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的多。如果发挥得恰当,只用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让对方全军覆没。”
    主管你太看得起我的力量了,其实我就是一个渣啊……
    尤尼克立刻否决了这个决定:“不行,以自身发出的能力本来就太过于消耗自己的力量,更何况是强大的精神攻击。”
    “我当然想到了这一点。”主管皱了皱眉,道:“听着,之前的x我只需要下发任务他都会做好,所以我倒也没有在意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给我完成的。失忆的症状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我并不懂你的精神攻击会给自己带来多大伤害,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以后自然也不会让你去做,按照自己适应的方式,我只需要你们完成自己份内的任务就好了。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主管深呼一口气想了一会儿,继续道:“我们必须要赶时间。尤尼克的能力消耗过度所以这次任务没你什么事你现在给我回去。安莫,克尔斯和x你们去准备准备,七点一刻天刚暗下的时候,立刻到我办公室集合!”
    离开了主管的办公室尤尼克就说先回去休息了,并且祝我们任务成功。安莫整个过程中就说了一句话,所以现在自然也不会开口。
    克尔斯陪我回到房间拿了小银卡。谁也不愿意在那之前再出现在主管面前,所以他带我去迪斯潘那里领了一部新手机。手机里基本的几个号码便是精英部门与主管的,我加进了克尔斯的号码,方便以后任务时的互相联系。
    之后,他又带着我去了武器部门。一件武器是要陪伴主人一生的东西,然而x之前的那把我并不喜欢,而且使用起来难控制的很,只怕在战斗中一半的失算都要因那把武器而起了。所以挑选一个称心如意的武器对于战士来讲是多么重要。
    安莫与尤尼克的武器都是长剑,而克尔斯的便是巨刀,可谓一分长一分强,长有长的好处,但是短自然也有短的好处。
    部门人员带我们走进了最里层的储藏室。1st的武器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最内层的武器都是稀有矿铁与魔法介质打造而成,杀伤力那自然是不容小视的。
    我环绕了一圈,将储藏室摆放的各种武器都粗略看了一遍。最后挑选了一把印有蓝色暗纹,刃背带有锯齿通身为银灰色的枪刃。
    部门人员说这把武器的名字唤为噩梦。枪刃,名副其实是刀的外型,不过刃与手柄的交合处略微倾斜,从中探出一个小小的枪口。枪原本的发弹扳机化为在手柄上隐匿的按键,由于制作的材料就包括了十几种魔法的介质,所以凝聚的子弹也并非是真实的,而是魔法聚集起的力量,不过这却比子弹的杀伤力强大的多。
    我跑去天台试了几下武器,觉得的确很中意便和克尔斯跑去侦查部门了解绑票那边的情况了。
    ? ? ? ? ? ?
    傍晚,天很快就暗了下来。
    克尔斯指导我做了几次速度训练,虽然提升不是很高,但最起码我不用跑路了。在这里我倒是没有像小说里获得什么秘籍就无敌了,完全是自己摸索与努力换来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整理了一下装备,和克尔斯到达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安莫早就已经在和主管核实获得的敌方资料。
    我们进来的时候主管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起身把桌上的资料整理为一沓放到旁边。“到齐了,任务已经下达下来,我们现在就出发。”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五星级的,这简直让我受宠若惊啊。
    整理了一下衣领,带上漆皮手套便和他们一起乘坐电梯通往楼下。
    主管把大衣上的扣子一个个扣好,他看向我问道:“x,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毕竟这是我第一个任务,困难系数太大了我怕我做不好。”
    “每个人第一次都会这样想。”
    安莫这时开口道:“主管,我所知你一般很少亲自执行任务,身手也并不在我们之上,那这次怎么和我们一同出发了?”
    “会长的指令,我就算身手再不济也不能干坐着。”主管叹了口气。
    我这才知道原来主管他一直都只是任务的发布者,可谓是文官,并不擅武,身手可谓只在普通人上一点点。
    克尔斯笑道:“怕什么!主管不是说过x是很强的吗,所以就不需要担心那么多啦!”
    可是我不是你们之前的那个x啊啊啊!
    我没有接话,克尔斯冷场之后可能有些尴尬,挠着自己的头发尽力想再找些话题。电梯到达了底层,我们走出的时候迪斯潘已经在大门等候,她抱着一叠纸张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虑。
    见到我们,她走过来道:“多格拉尔主管,你们准备出发了?”
    “没错,还有什么提醒事件?”
    “这次任务关系到乔的安危,务必要谨慎行事,要知道敌方精明的很,所以营救过程绝对不可以正面攻击。”
    主管点了点头:“放心吧这次尽力一盘拿下,把人救回来。”
    “好。升降机的目标太过于明显所以这次我们采取的是装甲车,为了防止敌方发现,到达离目的地一段的路程之后你们可能要徒步进去。”
    “事先的侦查人员给的数据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好。”
    走出公司大厦,外面一片灯火通明。隔着围墙可以看到人声熙熙攘攘,街道上非常繁华。我跟着主管他们上了一辆装甲车,里面还有一位带着头盔的人,不过他只负责开车,并不与我们进行交谈。
    一行人都沉默着,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脸。狭小的环境里使我不得不注意对方的精神波动,出乎意料的他们都平静的很,不过话说回来也是,这里只有我是第一次参加任务,主管他们可能都把这种事情当成家常便饭来看了。
    压抑的气氛让人心堵得慌,我轻轻合上双眸,试着用精神注意着外面的景色。
    漆黑的树林张牙舞爪的向后退去,灰蒙蒙的月亮悬挂在空中,云也是黑色的,包括在月空中行驶的这一辆装甲车,也给笼罩上一层阴纱。
    云,随着风掠过天空,消散或者飘向远方……
    不知过了多久,我闭上眼睛感觉身体都在进入一种松懈的状态,迷迷糊糊将要睡着时,一只手轻轻抓住了我的胳膊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抬起头,安莫的脸就在我面前,黑暗中那对突兀的蓝色正盯在我的身上。
    我忙直起身端坐着。在另一个世界也是,无论是考试听课还是来回的车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轻而易举的睡着,要是这个毛病带到现在的任务上,那我都不知道能死个几百回了。
    安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我们就要到了。”
    一个场景恍惚的出现在我面前――废弃的矿场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矿场内,星星点点印着火光,前端的守卫,后方的看守,与最内层的领袖与俘虏乔……
    作者有话要说:  主管的训人技能点其实是为满格的,工作中对于自己的特种兵们都是比较严厉,但平时就是个逗比
    在选择武器上我原本的打算是使用枪支,但由于设定是秋奇在原本的世界中会使用近身格斗,而且从未接触过枪械的他写起来也是有一点难度,于是干脆枪与匕首合二为一成为枪刃。
    对于x的精神探测,更深层便是将对方所处的景象完整的映入脑内,难度系数五颗星。
    ☆、十、出动
    克尔斯帮我在耳边挂上通讯器,细细的调整着讯息的接受能力。后面的这段路程很颠簸,车里面人都在左右摇晃着,我能看到离我距离较近的安莫脸色越来越不好。
    我说,这样我想到了宴会上来回晃动的香槟,摇久了,它便就呼的一下喷出来,吐了。听完之后安莫的脸色更加差了。
    然而就在我也快要晕车撑不住的时候,车终于停止了摇晃并不平稳的停了下来,安莫抬腿踹开车门第一个跑了下去。
    主管和克尔斯也先后跃了出去,主管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看了几眼我和安莫,眼神倒也是有些神奇:“你们两个能不能行……颠这么几下就把士气给磨没了?”
    我跳下车深呼了几口空气,然后道:“晕车是很常见的事情好吧?要不然你以后回去加个特种兵晕车训练好了。”
    主管笑了笑没有回话。
    夜很静,虫鸣的声音簌簌的在这片安静的领域异常明显。
    载我们过来的装甲车驶去了安全的地点等待,安莫在原地缓了一会儿,脸色也算恢复了正常。
    主管调试了一下耳边的通讯器,里面有人在模糊的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主管应了一声,里面就没了声音。
    “都和我来。”他眯起双眼看向远处,然后便抬腿向要抵达的目标奔去。
    ? ? ? ? ? ?
    我们在一片废墟前面停了下来。与我之前在车上模糊看到的情景一样,这片已经成为废墟的矿场就是敌人所劫持乔的地方。
    主管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地面上摩擦的痕迹,很混乱,我感觉到了有不同的车辆与十几个人的精神痕迹。
    “就是这里了。”主管摸着下巴望向前方,他站起身想了一下,继续道:“安莫,你和x绕到敌方后侧,我与克尔斯从侧面攻击进去,务必要保证乔的安全!”
    “知道了。”安莫幽幽的应了,他转过身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示意了我一眼,我点点头跟上他的脚步往后方跑去。
    我们两个很快就绕到了废墟的后方,侧着身躲藏在枯木后面,我隐约看到入口的位置有两个模糊的身影,安莫探出头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情况,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只有两个人看守?”
    当然不止两个,在这里我感受到的精神是有四个,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只是个幌子,还有两个隐藏在后方的入口。
    没等我开口,安莫就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我愣了一下,随后暗骂一声便飞快向入口的方向冲去。鲁莽的家伙,竟然和队友都不商量一下直接就行动!
    安莫的突然出现使看守的两人轻而易举的失去了意识,当他转过身时我的魔法攻击也已准确无误的瞄准了隐匿的剩下两人。他明显惊奇了一下,随后立刻和我一起把四人捆绑好,堵住嘴巴并且将其敲晕。
    做完这些,我瞪了他一眼:“私自行动,那么想立功是吗?一点也不仔细敌人藏起来你就找不到了?”
    安莫食指贴了贴嘴唇让我安静,我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道:“任务过程尽量闭嘴,走吧。”
    “……”对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我继续跟上去,走进了废墟的入口。矿场里面一片狼藉,前进的路坑坑洼洼的亦或者给破碎的墙壁完全堵死,来来回回很多岔口,若不是怕目标太明显会给暴露,安莫估计早就跃到墙壁上去了。
    不断的岔口堵死与下一个岔口,绕了许久,我们也总算是抵达了敌人聚集的地方。我藏在一面破旧的墙壁后面观察着对方的情况,一共有六个人,一个首领模样的在和被捆住的男人说着什么。
    “他还在询问乔对于武器的制作方法与图纸。”安莫蹲在我身旁,看了那边一眼。
    我托着脸望向他,问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安莫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通讯器,打开开关调整着音量:“主管,主管,我和x已经抵达,你那方情况如何。”声音从安莫口中与我的通讯器里同时传来。
    过了许久耳旁也没有传来回应,估计主管那边的通讯器并没有打开。“现在就先待在这里,等待主管的指示。”安漠讲道。他抬起手,手指在面前上下摆动着,几道柔和的光随着他的指尖滑动着。待柔光重新注回指尖,他的身后渐渐出现一片银白色的光芒,光源瞬间向外大范围扩去并隐匿起来,同时安莫身后的银光褪去,一件与他的服饰同样雪白的披风挂在他身后,随风轻轻飘拂着。
    这周围应该给安莫用隐藏的魔法笼罩了起来,敌方那边没有任何察觉的意思,倒是对于之后的攻击有很大的优势。
    月光从云层透露了出来刚好照映在我们身上。本就一身洁白的安莫,在月光下竟然给人一种无害的错觉,和瓷壁似的白皙面孔显的越发的透彻,水蓝色的双眸也和湖水一般清蓝,一袭干净的白装与如同翅膀般飞舞的长袍,宛如月球降临的天神。
    只可惜,这家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神圣与温柔。当你打算真正去接触他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漠然态度,就和那月光一样,温柔,残酷,冷淡……睥睨众生。
    安莫转过头看着我,缓缓道:“看什么。”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直在盯着人家,于是收回视线,注视向远处的敌方,倒也直接诚实的回答:“看你好看就多看几眼呗。”
    身后一阵沉默,不过我也没指望他能回我这句话。过了片刻,我耳旁的通讯器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似乎是对方在调节什么可是完整的发音就是无法传过来。安莫伸手按着通讯器,眯了眯双眸站立起来,水蓝的眸子安静的盯着敌方的方向。
    几乎是瞬间,主管宛如凭空出现一般,朝着敌方前端两人的方向直接蹿了过去,速度极快,手中的两把细长双刃跟随主人甩动出去,带动的魔法阵势直接命中距离最近的两名。
    紧跟在主管身后的克尔斯也冲了出来。不过敌方的战斗水平与应变能力也不容忽视,在主管攻下那两名的瞬间,其余三个人立刻做起防御并飞快围到首领与乔的面前,所以当克尔斯的巨刃猛力挥过时,三人临危不惧冲着对方的刀刃就抵了过去。克尔斯被对方的攻击震开,顺势后退几步在空中一翻,脚蹬着墙壁向后退去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克尔斯与主管并肩站在一起,目光来回打探着寻找对方的攻破点。首领见到他们,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提起乔,往前走了几步笑道:“看来,特种兵部门的主管也不过如此啊,这次是不是连人都救不成,反而把自己也搭进去?”
    听此,主管放下手中的两把剑刃,他道:“这么说,我们从一进来你就已经发现了是吗。”
    “要不然你以为这烂地方那来的那么多魔兽?”
    耳边的通讯器终于发出了声音,我听到了先前主管给我们留的语音提醒:“安莫,x!我们这边的魔兽造成了大面积……阻碍……所以前进的速度会有所推迟!”后面的杂音是克尔斯在抱怨怎么会有那么多玩意与各种魔法碰撞的模糊音,主管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可是又一阵沙沙声便没了声音。
    看来还是难为这不擅打斗的主管了。
    “公司这东西质量不行啊,发条语音半天也收不到。”
    安莫也听到了主管的留言,他压低身子继续盯着与主管他们正面交际的首领,道:“主管那边的情况比我们糟糕透了,我们是后方潜入,所以并没有给发现,然而他们却遭到了无数魔兽的攻击…”
    “那这么讲,主管他们岂不是没有占有优势。“
    “优势?只怕他们到时候自己也给抓去了。”
    “我们需要怎么做?”
    “等。”
    等?我们要等的是什么情况的发生?虽然有些不满,但目前似乎也只能先看主管那边如何处理。
    主管听后也只是微微一笑:“看来你也是挺费心思,不过你抓住了乔,却什么也问不出,这又有什么意思。”
    首领伸出手在乔的肩上用力拍了两下:“哈哈只要人在这里,让他开口也只是迟早的事情!怎么,多格拉尔主管?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的俘虏?”
    克尔斯向前几步举着巨刀直指着首领:“少在这里废话!我们是一定会把乔救出去的!”
    主管拉住了克尔斯,给了他一个示意的眼神,因为就在刚刚他向前走的时候,守在他身前的三个人也纷纷做出了攻击的准备。
    安莫站立起身,抖了抖立起的衣领,伸手在空中握住了什么向后一甩,他那把暗藏着杀气的血红长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该我们上场了。”安莫勾了勾嘴角看向我:“修,你负责前面三个,我对后面的老大。”
    “好,不过一定要同时出击,他们的应变速度极强,即使是01秒的误差我们也会输。”
    “我才不会输。”安莫轻轻瞥了我一眼,转头盯着敌方缓缓弓起了身子。
    死傲娇。在心里骂了他几遍,随后便也弓着身体把力量集中在腿部,使得之后可以发挥出最快速的力量飞跃到敌方面前进行攻击。
    “准备。”
    我握住那把枪刃,在安莫一声令下后同他一起跃出去直冲着前面的三人。手中的枪刃对准其中一人的心脏进行了准确的射击,并且同时左手发动出冰冻系的魔法直接射向另一名敌人。飞快踏着给冻成冰块的敌人再次跳跃在空中,我转身抬脚勾住最后一人的脖子,在空中猛的将他甩了出去并且枪刃的子弹直直的射向他的胸口,鲜血随着子弹的穿透而飞溅在地上。血液的味道淡淡的涌入了鼻腔。
    我握着枪刃退到克尔斯身边,那边主管已经去支援安莫,他们两个人怎么说应该也能把首领搞定。首领现在的精神状况很混乱,还有些不明所以,估计他没有想到主管在后面还留了一手,原本三个进行防护的看守也在片刻死伤,一转眼他所认为的成败也已经颠倒过来。
    不过混乱是混乱,他的战斗能力还是以一抵二的对抗着。主管本来就体力有些不支,几招放下来便给首领甩到了墙上。
    而安莫向后蹿出好几米才避开了首领的一道攻击,他稳了稳身子,伸出胳膊把身后的披风拂到空中,先前隐匿在四周的柔光与幻回光芒的披风同时向首领涌去。我看到首领的表情,在那一片光芒中明显的凝固了起来。
    趁着这一空档,身体本能的抽出地上的一个看守佩戴的匕首,顺势一刀掷过去直接戳穿了首领的喉咙。血液随着刀柄无息的流出,血腥味越发在周围的空气中浓烈散发着。
    首领眼珠瞪的仿佛要跳出来似的,他死死的盯着前方,向后直接倒了下去。
    主管有些狼狈的捂着腹部,撑着墙壁站了起来,克尔斯立刻跑过去扶住了他。“先把乔放开。”主管指向被五花大绑胶带封口的乔。
    安莫看了他一眼,手中的红剑缓慢呈烟灭状消失在空中,他走到乔的面前将他身后的绳子解开,再撕开他嘴上的胶布时,这个胆小的男人一下扑在安莫身上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安莫明显有些厌倦的打算把他推开。乔的情绪看起来很不稳定,不知道首领做了什么,他哭喊着抱住安莫就是不松手,然而,我感受到他的精神波却是异常的冷静……
    糟糕!
    我心中一沉,跑过去挡在正要走去的克尔斯与主管面前,并且对安莫大喊:“安莫!快离开他!”
    紧跟着我的声音之后一声巨响,安莫的身体重重一颤,随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我看到那个所谓的乔,手中正握着一把手枪。
    可恶!竟然发现晚了!我咬着牙,伸手举起枪刃瞄准他。主管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乔,而“乔”看到我的动作只是不屑的一笑,缓缓举起手枪对准我,同时另一只手在脸上一挥――一张与刚才完全不同的陌生脸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第一次任务并不是很顺利噢
    但最为主要的是提高了四人团队的默契与合作精神
    ☆、十一、乔
    “你不是乔?”
    “废话,这不是显而易见?”男人自傲的语气,昂了昂头举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我们。他抬起腿把地上的安莫踹到一边,我看到安莫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什么,目光在我们这边扫了一下,便轻轻合上了。
    主管看到他的动作立刻怒了:“喂!混蛋你把安莫怎么了!”
    男人轻蔑的瞥着我们,冷笑道:“两个伤势不轻的男人与一个小孩?你们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处境会带来什么结果,再去关心其他的人吧。”
    我咬着嘴唇发动精神能力上下打探着他,这个男人的心理素质非常好,完全没有一丝慌乱与任何的情绪波动,冷静,淡然,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们。
    得出这一结论我就有些想哭了。
    “真正的乔在哪里。”
    “不用担心~你很快就见到他了。”男人的语气有些愉悦,他笑着将枪口往上移,原本指在我身上的枪口对准了我身后的主管。就在他即将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我出手了,瞬间掷出的枪刃稳稳的刺入对方的手腕,他的枪口一偏,同时我们下意识下缩了身体进行防护,这一枪好在没人受伤。
    让你小看小孩子,活该了吧!我翻了个白眼对着捂住鲜血直流的手臂的男人。我知道武器不能轻易离开自己双手这一道理,但是刚刚情况迫不得已,我下意识的就抛出了我唯一的武器,导致的后果就是我现在只能赤手空拳的面对敌人。
    这是空手接白刃的节奏啊啊!我暗暗想着。
    男人拔出手腕上的枪刃,举着我的武器枪口重新对准了我的胸口。“啧,看来是我小看你啦!”完全是不在乎的口吻,他笑着说道。
    后面的克尔斯咳嗽了几声,然后轻声道:“主管,他们是不是亚特地域的人?”
    “还能有谁。”
    主管伸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他非常的焦虑,这次任务的严重性众人皆知,然而现在却僵持在这个地步。
    没有办法了。我轻轻呼出一口气,盯着对面男人的眼睛缓缓展开一个微笑……巨大的精神力量猛的向对方冲击过去,看不见的能力涌入敌人的身体将他的精神不留余地的撕碎,对方的精神毫无保留的清晰传入了过来,从原本的沉着冷静转换为急躁、恐惧,他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眼中尽是无法遮盖的惊恐。
    他倒下了,有血液溅落在地上。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攻击真的非常讨厌,虽然攻击力极强但是对于我的精神消耗程度也是不容小视。叹了口气回头看向主管,他点点头,靠着墙壁缓缓坐在地面上。
    我过去捡回自己的武器,便和克尔斯跑过去查看安莫的伤势。子弹贯穿了他的胸口没有留在体内,这样就免去他回去还要挨上几刀,但是让我觉得神奇的是,他的伤口已经停止了出血,而且似乎还是正在愈合的状态。
    克尔斯看着伤口道:“看来那个家伙的子弹上有蹊跷,否则安莫他不会还处于昏迷的状态。”
    我发出了疑问:“为什么?他的伤势愈合的这么快?”
    他抱起安莫站立起来,对我解释道:“这是我们后期注入细胞得到这种能力的缘由,可以使出现在身体的伤口更快速的愈合,在战斗中更加恢复与提升战斗力。”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这种能力看来还是蛮不错的样子,最起码减短了造成身体伤害的程度,要知道我可是很怕疼的。
    我转过头看着地上几具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些都是我造成的,之前战斗太匆忙所以没什么感觉,现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呕吐感便涌了上来。
    不行,想吐……
    血腥味越来越浓,在漆黑的夜空中弥漫着。虽然这些比起我原先看的那些血腥杀人电影与翻墙影片的程度轻多了,但是,这些人是死在我手里的。
    他们是恶人,罪有应得,我这样做虽然良心上没有过不去,但是……
    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我感觉神经一跳一跳的在叫嚣着,感觉真的很不好,特别想吐……
    我有些佩服那些连环杀人犯了。
    主管休息了片刻,撑着身子站立了起来,还没有找到乔,谁也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我跃上废墟中央的一个平台,默默感应着这四周的精神波动,然而除了我们,这附近已经没有其余的精神动态了,说明乔并不在这里,也就是说明――我们给敌方耍了。
    我不能告诉主管我的发现,我还不想把这个能力暴露出来。于是当他们在这片废墟搜查了许久终于得出这一结论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朦胧发亮了。克尔斯有些泄气,而主管一直沉默着,一行人现在也没有战斗的心思,只怕再出现什么变故也抵不住,于是我们带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安莫走出了矿场废墟。
    主管在外面联系了装甲车,它很快就驶了过来。上车之后他又联系了公司那边,公司会派直升机过去查看矿产那边的情况,所以之后发生什么也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回到总部,克尔斯与主管去了医务室,而安莫则是给带去了医疗部,我表示自己只是体力有些不支,于是直接回去自己房间休息了。
    进入自己的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到浴室洗了个冷水澡。冷水有助于头脑的清醒,而且我身上的血腥味,再闻下去就真的忍不住会呕的。
    冲洗完之后我就窝到了床上,这场战斗身心疲倦,于是很快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从昏睡中醒来,我发现米诺正安静的趴在我的床头,碧蓝的微卷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我的枕边,琥珀似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等等,米诺?是谁啊?
    我怎么会觉得她叫这个名字?而且她不是说过没有实际的形体出现在外界吗,怎么现在会在我的床边?
    “你醒了?想睡的话就再睡一会儿吧。”空灵的声音这时听起来倒也好听的很,像空谷里回荡的鸟鸣。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笑了,轻声说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啊。”说着,她抬起手向我的胳膊伸去,就在触碰到的那一刻我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触感,只看到她的手穿透过我的手臂。
    没有实体。
    “我一直都在陌流之源,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说着,她收回手轻轻的对我笑着。
    “其他人看得到你吗?”
    “并不。我听说你执行首次任务回来了,于是便过来看看你。”
    我从被子里伸出手,在枕边她的长发上抓了几下,确定触碰不到后,我问道:“你是叫米诺吗?”
    她垂了垂眼帘,点头道:“看来你的精神与身体的本身开始进行融合了。”
    “进行融合?”
    “就是说,你的记忆日渐会与星球所融合,与之前的x一样。”
    “x先前也见过你?米诺,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x的情况吗?”
    米诺顿了一下,然后道:“他之前做了很久离开的打算。”
    “离开?”
    “离开这里,摧毁这里,远离这里。”
    “为什么要这样做?”
    米诺伸手托着下巴,对我笑着:“我现在也不清楚,因为它原本的形体还没有出现,这也是能力身为守护星球的规定。”她靠过来,脸孔贴着我的耳边轻声说:“保持你现在的状态吧,你可以应对的,秋奇。”
    “……”
    ? ? ? ? ? ?
    真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看来无论是在哪个时空都已经改变不了了。
    米诺已经走了,她的每次出现也都很神奇,让我感觉自己始终在梦境之中,不过确实是真正见过她就是了。
    说起记忆恢复,我如果得到了x的记忆那我应该就能了解很多内部的情况,而且米诺所说的,x先前一直想离开公司,这个我也可以帮他实现。毕竟我也没有打算在这里长待。
    不过很奇怪啊,这明明是x长大的地方,为什么他还会想离开?是主管对我有所隐瞒还是x之前发生过什么?
    摇了摇头,我跳下床找了件衣服随意套上,这些还是等以后再想吧,现在我要去找克尔斯他们看看他们的状况。
    这次的任务出行,一行人除了我几乎都挂彩了。主管和克尔斯那边一进门就给敌方发现,因此比我们那边多轰了不知多少的魔兽。而安莫当时与那个假扮乔的男人距离最近,所以这一子弹挨的倒也结实,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还好对方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否则子弹穿过心脏我就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