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他们两人的精神一下就出现在了我探查的范围,他们两人是聚集在一起的,而且地点……
    恰好就是最顶层。
    于是短时间内我也就只能先在底下晃悠了,这么一想,于是我干脆插着口袋在大厅随意的到处晃着。安莫那两人现在都在顶楼,所以对于还在底层的我根本不造成威胁,有这个空档与其急着开展我还不如好好参观参观公司大楼。
    公司一楼的大厅很气派,装饰建筑倒也衬托的无比高端。但是其中有几个建筑的类型让我非常不爽,这其中就有一个“y”字形的聚光灯,那一个个圆滚滚的灯泡一个个密集而细小的镶嵌在两个支岔上,让我不禁会联想到某些猎奇的物种。
    看来建筑师当时估计是没有考虑过密集恐惧症患者的感受吧。
    默默把视线从那个不忍直视的聚光灯上移开,我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向别处走去。
    突然一丝怪异的感觉传了过来,我心中一惊,抱着手臂站在原地停止了走动。顶层楼的精神,突然凭空消失了一个,另一个则在缓慢的进行移动着。
    凭空消失,这是……
    身后传来了一阵声响,我转过身,只见一个巨大的棕色草系魔法夹杂着泥土与新生叶片混合的味道向我扑面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在心里秋奇其实已经将尤尼克当成自己的朋友,在察觉到他得精神动态后同时也认定了公司肯定在做什么诡异的实验
    于是这便首次有了打算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的打算。
    其实精神探测在战斗中是一个特大的优势
    下一章是秋奇与安莫的打斗,要知道中间插个克尔斯可不止只有电灯泡的本质哦
    ☆、十四、应战安莫
    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的防备,一个巨大的魔法球就向我轰了过来。
    心中一惊,于是一句响亮的国语就骂了出来,但是在这种情况嘴炮也无济于事,最起码它不会让我面前这个魔法消失。
    虽说心里没什么把握,但我还是尽全力向后退去与攻击拉开距离。我将枪刃紧紧握在手中,对着袭来的魔法进行不断的反击希望可以阻挡下来,怎么说发出的魔法也是有一定的效果,至少可以中和面前这个魔法球的攻击力量。
    极为勉强的将魔法球消灭掉,下一轮的攻击却接二连三的涌了过来。这种把人往死里打的招数绝对不会是克尔斯,可恶我竟然忘了安莫也有瞬间移动的技能,这么说来x也绝对不会差!可恶啊!x的能力你倒是快给我发挥出来啊!!
    对于安莫的魔法攻击,正面冲突绝对不是有利的作战。我快速躲闪开他的攻击,身体一闪便藏在我不爽很久y字建筑后面,紧跟着一个炎系的火球就贴着我的后背直接扫过。
    我心惊的摸了摸后背,火焰余留的温度还存在着,给他这么一弄我立刻火气上升,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
    他的精神波动使我准确的确定下了他的位置,我摊开手掌,手心里渐渐升起无数微弱的光圈。好吧,我是时候应该履行自己当初那个把他往死里打的决定了……
    “burn!”
    手中的光球忽的扩大开来,紧接着产生的魔法一连串直击而向安莫的方向,即快速又强大的攻击力。x的能力使我在心中就像有一个微型雷达似的,安莫的能力波动清晰的在雷达上显示出位置方向的一点,因此我不像他似的瞎乱搞,砸了一堆魔法结果命中率低的要命,我清楚他的位置,所以……
    发射出的魔法没有一丝偏斜,紧追着安莫的身影追随过去。魔法中央突然红光一闪,随后球体猛地炸裂开来无数细小的魔法破碎掉落在地上,安莫挥着血红长剑从空中缓缓降落了下来。
    攻击而去的魔法直接让他从中劈了开来,见此我不禁咋舌看着他。看来一般的魔法攻击还对他造不成危害,既然如此我也只能使用精神攻击了,否则搞不好还真能让他给打到扑街。
    我跳出藏身的建筑,与此同时对着他发射出了强烈的精神攻击。对于x的攻击安莫怎么说也有一定的了解与提防,他见到我的攻击并没有任何反应,早有对谋似的后退一步,屈膝在原地一转,只见身后倏的出现雪白的披风遮挡在他的前面。披风如同一道屏障,将我的精神攻击毫无保留的阻挡了下来,同时披风也以可见的速度,如同烧开的破洞似的迅速扩大开来,只是一个瞬间我的攻击与那遮挡的披风便消逝不见了。
    我心里瞬间一个卧槽就蹦了出来。
    安莫的身躯如一支离弦的箭,手中举着红刃直指我的胸口就冲了过来。我侧开身子躲开了攻击,同时枪刃对准他的身影就是几下,安莫在空中旋转躲闪着子弹的准星随后稳稳的落在地上,他站起身对我轻蔑的笑着。
    我被他的笑容惹得火冒三丈,混蛋,等我完全掌握了x的力量,第一个惨的人绝对是你!我跳跃在空中,子弹对着下面的安莫飞速射了过去,同时左手连续释放着最高级的攻击魔法快而狠的对准了他。
    砰的一声安莫的位置爆起了一团焰火与烟雾,他的身影被模糊的火光吞噬了下去。我落下地注视着他的位置,然而就在那一秒之后,安莫的长剑便破开火光,剑刃带着浓烈的邪灵之气直直的向我刺了过来!
    靠靠靠靠靠!一个恍惚间他已经到达了我的面前,杀气与恶意瞬间将我笼罩起来,几乎是一个本能我抬起手作出了精神能力的防御。
    身体猛地被撞击飞跃了出去,我迅速在手中凝聚了体内所有的魔法介质瞄准了安莫,同时对着自己释放了缓解魔法降低落地的重力。没有想象中惨烈的直接砸在地上,我轻轻落地后就快速爬起,然后对着空中某处立刻继续发射强大的魔法,膝盖一曲我跳离了刚刚落地的区域,在下一刻那个地方则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刚刚看似射向空中的无意义魔法被跃出魔法范围的安莫直接撞上,这完全在我意料之中,战斗不行但是战略还是要有的。我感受他的精神微微颤了一下随后立即恢复了平静,只可惜落地的方式有那么力不从心就是了。
    我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便躲到了大厅上层的钢筋上去了,肩膀很痛,显然是刚刚的撞击造成的。安莫还是很平静,看不出他受了伤,也觉得他应该没有受伤。
    噢天哪,我揉了一下额头,马上起身向一旁翻去,原本停留的位置钢筋给破了一个大洞,安莫的红剑脱离主人之手再次向我飞了过来。被迫之下我只好跳回地面,然而就在我跃下的那一刻一股来自不同方向的力劲就向我打了过来,身体一斜在空中翻身躲过了那道攻击,剑刃对着那个方向果断进行了连续的射击。
    克尔斯从天而降,手中的巨剑一边挥动着挡住我的子弹,一边掌心对我发射出魔法。我落下地就地打了几个滚,身后立刻留下了一堆魔法的痕迹,抬起手枪刃对着他的几处要害连续射出了数发子弹,在最后一发射出时我将枪刃直接向他甩了过去。
    克尔斯挡住了我的几发子弹后,那把枪刃已经离他近在咫尺了,我基本有把握他挡不掉我的武器,但是……
    血色长剑倏的将那把枪刃打落开来,没等我有所反应,枪刃反弹射向我直接在我胳膊上来了一道口子,克尔斯的精神在那一刻有些慌乱,见到我受伤他立刻停止了攻击,安莫缓缓落到他身边,举着长剑随意挥动了几下,剑尖带动了一条红色的光芒来回摇动着。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有些深,血液正往外不停渗着,无奈笑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安莫。更加强大的精神能力在我抬头的那刻就从我身上争先恐后的向他涌去,仿佛可以看到身旁的一切景色变成了一片黑暗,我的精神力量幻成了一只只大手拉扯住安莫,他越是挣扎那些手拉扯越是牢固,强烈的攻击侵入到他的精神世界,对着它进行肆意的扭曲与撕扯。
    等等!他的精神……
    我的心震了一下,同时立刻断开正在实行攻击的精神力量向后躲去。精神攻击本就是以我自身的精神侵入而发挥的强大力量,在过程中突然断开攻击,那么便使能力对对方的攻击直接反侵到自身的身上。
    我全身一阵阵痛,身体的行动随后也停顿了数秒,为什么不再对其进行攻击?因为我在入侵他的精神世界才发现――他不是真正的安莫。
    它只是一个幻化出的傀儡,安莫使用它在迷惑我将其进行攻击,消耗我的力量。
    还真是聪明极了。
    蹲下身我缓解了能力反侵带来的伤害,一抬头便看见安莫直接向我扑了过来。没来得及躲闪,我被他扑倒在地飞快按住,安莫坐压在我的腰上牵制住我的下半身,同时苍白的双手稳稳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不等我开口说话,他手上的力度瞬间加大用力的掐着我,仿佛真的动起了杀心。脑海里模糊的精神波传了过来,有些迟疑,但是我还是感受到了杀意。
    颈上的双手越来越大力,我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双耳渐渐响起了鸣叫声,混蛋,我真的会死在你手里……
    “安莫!!”克尔斯的声音在远处由远而近,“你在做什么!快放开他!”
    失去力气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做出反抗,我死死的盯着安莫,视线越渐模糊了起来……安莫的表情依旧冷静,似乎在做与这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混蛋……
    我会死掉,这次真的会……
    “安莫你疯了吗!x会被你掐死的!”克尔斯的声音清晰的带着急躁。
    双眼中的世界变得漆黑了起来,鼻腔中再也无法进行呼吸,身体与精神似乎要脱离了……
    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瞬间,脖颈上将我送入死亡的双手倏的松了开来,腰上的重量一轻,同时我身边就像落入了一颗炸弹似的膨的一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我躺在地上躬起身剧烈的咳嗽着,鼻腔中重新进出着空气,所有的感官渐渐开始恢复,意识也越渐给拉扯了回来,然而脖子上的勒痕却更加的疼痛起来。
    放空的视线慢慢产生了聚焦,我看到克尔斯正一脸担忧地看着我。见我有所恢复之后他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把我扶了起来,他转过头看向树立在一旁的白色人影,气愤的吼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存心想要杀死x吗!”
    安莫缓缓的走到我身边,低头瞥了一眼地面,我看到我身旁的地上有一个严重被破坏的痕迹。只见他冷笑了一下,然后道:“如果刚才你什么也不做,只是一个劲的叫我住手,那么修现在已经死了。”
    “你!”克尔斯还要说什么,我伸出手制止了。
    还真是煞费苦心,我笑着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颈上的勒痕:“咳,我算是明白了。”声音有些沙哑,毕竟我现在的状态一点也不好。
    克尔斯有些不明的看向我,我咳了几声继续道:“安莫,用这个方法让我身临其境,你倒也想得出来咳……”
    安莫仰了仰头,缓缓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直追究,想要了解对方的情况这并不是帮助他的最好方法。刚刚克尔斯知道我想杀你,然而他一开始只是不停地劝阻我要我放开你,口头的劝阻而不赋予行动,在危机面前是最无用的表示,他最后对我进行了攻击将你救下,这才是最直接的选择。”
    我笑了,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一心想要了解尤尼克的情况这并不是真心或者真正可以帮助他,除非做出实际的行动。你是要我把实验室毁了吗?”
    他摇了摇头:“并不,你以前也是试验体,我知道这些,很糟糕,那些实验。我们在这之前一直在进行策略,最起码我们有所行动。”
    “咳,那你直接和我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还把我掐个半死?”
    “旁观者哪里清楚当局者的想法。”
    我们之后和还处于迷茫状态的克尔斯道清了事情。他马上也要成为1st的一员,所以那些实验有可能也会落在他的身上。
    我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精神力量的反侵让我没有那么迅速的恢复,手臂上的伤口在尽可能的愈合,不过疼痛感还是一阵阵的袭来。安莫那个时候的确对我动了杀心,不过只是那一刻,我没问为什么,最起码我现在没死。
    安莫告诉我,之前x给带去作为研究计划的时候被抽取了血液基因,他偷偷潜入内部发现他们用x的基因做出了几个复制体的x。想想都觉得可怕,那几个复制体被送往了用于亚特的战争,但似乎结果并不理想之后便不了了之。
    在那之后x又给叫去抽了几次血,“x计划”就这么简单,此后便没有过多的研究。但是x对于实验室用他做复制体这一点特别不爽,与那边争吵过几次,最后却也没有得以妥协。
    “那么这次的y计划大概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我摸了摸下巴看向安莫:“你知道尤尼克在这之前给叫过去多少次吗?”
    安莫摇摇头:“他从没有和我提起过,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他抬起头看向大厅顶层断裂的钢筋,继续道:“所以我今天把场景选定在了这里,想必从实验室与最高层那边一定可以发现什么。但是在这之前我去了高层办公室,那里给封锁了起来,除了专用的钥匙可以打开,如果强行打开的话那么整栋大楼的报警系统都会开启。”
    “反正只是模拟场景而已啊。”
    安莫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模拟的公司内部场景在训练室其实是完全禁止的,我是以我父亲的id卡才开启这一场景。而且训练室与外部还是有一定的关联,做事和平时一样还是要小心行事。”
    “你父亲?”
    安莫眯起双眸,有些自嘲的笑道:“哈哈对,他基本代表着整片国家的地域政府,然而我和却他完全不合。”
    作者有话要说:  安莫的“煞费苦心”也算是得到了秋奇的理解,不过当时下狠手的时候却可是别有用心噢之后两个角色会有更多的交流空间,不过是否会相爱相杀呢看情况而定吧
    ☆、十五、你所需知的真相
    估计这算是难得的共同点了。
    和x一样,安莫也很厌恶公司。
    但是同是精英部门的尤尼克却恰恰相反,他身为战士,本就是为了保护要保护的人,他拥有着不可割舍的战士的荣耀,所以他会为组织奉献,直到最后一刻。
    “真是不理智!如果这所公司的本质就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么神圣伟大,那他岂不是直接成了恶人!那么他还有什么战士的荣耀?”我心急的一拍地板,结果遗忘了自己受伤的伤口,动作牵扯到的伤口立刻疼得我龇牙咧嘴。
    安莫用看蠢货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还有伤,别那么激动。”
    我刚想说话,一只手便轻轻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抬头望去只见克尔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问道:“怎么了小藏獒?”
    “小藏獒?”克尔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抓了抓头发无奈道:“才不是咧!我才不是小狗!”
    “小藏獒也是大狗。”
    克尔斯摆摆手索性算是任了,他顿了顿继续讲道:“x,我觉得在没有确实情况之下,能不能不要那么早就下结论,你怎么知道对于尤尼克的实验是无益的……”
    “我去找过他,结果给实验室外部的特种兵拦截了下来。实验室里面那种强大的冲击力我是可以感受得到的,非常不正常的异能,如果释放出来,那么估计就不止整层楼毁坏这么简单了。”
    “能力查实也是特种兵的一项检查啊!”
    “……”我盯着他,怎么说?我难道要告诉他我可以察觉到尤尼克的精神动态,我所知道绝对不止是检查这么简单吗?
    克尔斯对着我竟然有种说教的口气,他继续道:“x,你现在还只是个小孩子,对于外界的起伏容易太轻易就下定了结论。这可是你一直在生活的地方,公司一直以创造强大的科技能源与保护地域为本,它怎么可能,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啊!”
    “哈,对!我是小孩子!?”当初不知道是谁和我讲的年龄与心智和实力无关?现在又反过来说我!?
    心智已经处于成年阶段的我听到这句话立刻就火冒三丈,克尔斯这是给公司洗脑了吗怎么处处为它反驳!“克尔斯我告诉你,我的能力你以为你清楚多少?我能察觉出来的,我可以知道的你又知道多少?你不怀疑公司,我怀疑!等以后你给做成试验体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相信公司不会做出对我们有害的事情!我们特种兵都是一个个删选出来为的就是保护公司所在的领域,我们保护着他们他们又怎么会伤害尤尼克、伤害我们!”
    “他们利用的就是像你这种为了荣耀不惜付出生命的蠢货!哈,战士的荣耀是什么?你为公司死为它做出所有无理的要求便是你所追求的荣耀!”
    “噢?那你不在乎这些荣耀,你为什么还要当特种兵!”
    “我鬼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要是能预知到后来的事情打死我也不会来到这地方啊!”
    “你……”
    “都给我闭嘴!!!”
    一声巨响,我们周围的地面瞬间爆裂开来形成圈形,破碎的石片散落在四周掉落在我的身上,弥漫的灰尘向带着烦躁精神波动的空气缓缓散开,安莫自身发出的物理攻击将他脚下的地面轰开一个大洞,他握了握拳头,一脸不爽的看着我和克尔斯。
    “两个笨蛋,别外界的因素还没有查实好,自己内部又起了内讧。”
    我扭过身环着手臂,由于心情一点也不美好所以我并不打算回话,而克尔斯则蔫蔫的垂着头,似乎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
    安莫来来回回踱着脚步,他抬头看了眼大厅的上空:“我们现在得先离开模拟室,免得在这里待太久让人心起疑。等以后尤尼克的实验检查报告出来时我们再过来。”他眯了眯双眸,缓缓道:“我到要看看博士那边又要玩什么鬼……”
    离开模拟室,安莫便带我们去了楼层的天台,这期间我们经过了主管的办公室。主管他不在里面,我想估计尤尼克的计划的实验也有他的一份工作,毕竟了解一名特种兵。从他的上司那里是最好的入手点,所以他现在十有□□还是在实验室。
    天台的空气很不错,尽管69层并不是公司的顶端,但是与城市的其他建筑比起来,也已经高的太多。故此一眼望去城市尽揽眼下。
    安莫靠着一旁的墙壁对我们讲道:“我来这里当特种兵,仅仅是我父亲的一个命令而已,他嫌我麻烦,所以干脆把我丢到这个军事机部自生自灭。我没有那么神圣高尚的战士的荣誉,我拼命成为1st只是想变得强大,只是想这样以后才足以杀死我想杀的人。”
    克尔斯瞪大眼睛看着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向追求的目标竟然是这种心态。安莫扯了扯嘴角,随后看向我:“修,尽管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却依旧和以前讨厌这个地方呢。”
    我耸了耸肩,倒也不想和他们继续隐瞒什么:“不知道你以前清不清楚我拥有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它可以让我感应外界的各种精神波动,任何人所抱有的心态任何人的精神动态我都可以清晰的察觉出来。”顿了一下,我继续道:“所以,我对于这个公司那些糟糕的感受,你们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我之前听过你略微提起过,但没想到原来可以这么强大。”
    我轻笑的望了克尔斯一眼,他的精神渐渐开始变的矛盾起来,他很怀疑我说的话,因为我知道他依旧放不下战士的荣耀。但是荣耀与伙伴,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从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安莫语气轻飘飘的说着:“我早就厌恶这里了,我要毁掉这里,然后带领着那些早已动起反叛之心的家伙一同离开。”
    “不行!”克尔斯看向他,继续道:“你不能毁坏公司!不想留在这里那就辞去特种兵一职就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还真是一只单纯的小狗么?”安莫走过去靠近他眯起双眼:“嘁,要知道只要是进入这所公司,那可就没有人能够离开了呢。”
    这是什么意思?我也略微疑惑地看着他。克尔斯有些失神,他默默注视着面前安莫靠近的脸孔。
    安莫冷笑道:“只要是想要离开公司,或者心起叛变的人,无疑都是给侦查部门直接暗杀掉了呢。”
    “怎么可能?我有一个朋友前不久离开公司,现在已经回到自己的家乡了!”
    “我说过是暗杀,”安莫笑道:“而且,你在那之后还有见过他吗?”他一字一顿,冷冷盯着克尔斯问道。
    “没有……”克尔斯眼神躲闪着。
    安莫后退几步与他拉开距离:“迪斯潘,侦查部门精锐部部长,所有退出公司的暗杀职员名单都在她那里,想要的话自己去偷吧。”
    “等等,”我忙问道:“安莫,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安莫继续笑着,他看着我说:“当然这原本不是我知道的,这可是你之前偷偷带出了迪斯潘的文件,给我和尤尼克看的啊。”
    于是我不说话了,再回头一看发现克尔斯竟然不见了,我们这个位置离楼层的入口最少也有200米差不多,所以我有些惊奇他是如何在我们说几句话的功夫就消失的。
    “让他去考虑一下吧。”安莫双手环胸,转过身看向远处。
    “他要是把我们给卖了怎么办?”
    “放心,我们也值不了多少钱。”
    “……”
    之后的几天内我们都没有见到过尤尼克与主管,y计划也越发隐藏着神秘的色彩,我几次想要潜入实验室,但发现那一楼层已经对外完全封锁了起来。
    安莫说,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而克尔斯平时在路上看到我与安莫则也是尽量避着走,这种情况也并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在之后的这一段时间,安莫还派遣了他手下的人趁着迪斯潘出行任务的空档,偷偷盗取了那所谓的暗杀人员的名单。偷取的过程很顺利,当那份文件拷贝到了他的电脑上之后,他立刻以邮件的方式发给了克尔斯。
    于是在这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连克尔斯也没见到了。
    我让安莫也发了一份文件在我的电脑上。平时无事倒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份名单,我到要看看都是谁的离开而侦查部又杀了什么职位的人员。
    安莫他给了我一份病毒包,要求我安装在自己驱盘里。并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但是听说这是为以后做准备,对我和他都有利的一个准备。
    我坐在桌前,颇为无奈的撑着脸将自己的电脑设下病毒包,看来事情往奇怪的地方开始发展了……因此搞不好我大概也会落下叛变公司这一罪名给侦查部作为暗杀的对象。
    我关闭了电脑,趴在桌子上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桌面。究竟要怎么做,离开这里是一定的,因为我可不知道之后的某天我会不会再给做成可怜的试验体,尤尼克的模样我不是没看到,失控的感觉连自己都想轰了自己。
    但是,究竟要如何离开。跑路最重要关键的就是路线与工具,并且绝对不能草率的离开,毕竟古往今来因战略而败了战斗的勇士一点也不少。
    这么想着,我重新打开电脑在上面搜索些什么。
    突然,察觉到的一丝异样使我倏的直起身立刻发动起大范围的精神探测。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我又察觉到了那个隐匿的精神源,这是它的第三次出现,这个奇怪的精神与常人完全不同,并不明显的隐匿状态恍若随时都会消失,他究竟是谁?
    难道是公司内部饲养的隐性魔兽或者奇怪的试验体?要知道安莫的精神也是在顶层就瞬间消失了,但是那是他依靠瞬间移动的技能而造成的,并且他的精神波动比这个强烈的多。
    所以这个突然消失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起身我立刻奔出了门外,我要找到这个精神,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神奇的精神波动究竟是什么人。
    模糊的精神能力从楼层的最内部传来,我飞快的往那个方向蹿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主角准备开始跑路了,逃亡马上开始。
    而那个三次出现可以隐匿起的神奇精神,它其实也是本文重要的角色之一噢
    ☆、十六、真正的x
    69楼层的最内部房间,我找到了这里,我并不清楚它究竟是一个住处还是放置杂乱的储物室。待我靠近时才感觉到,这间房间里面似乎还有无数的空间领域,看来并不只是一个小型的室所。
    那个神奇的精神现在就处于我面前的房间里面,“神奇的精神”,我目前姑且这么称呼它。
    现在只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只要我打开门那么便可以见到它。
    抬起手放置在面前的门沿上,这室内冰冷的精神清晰传输了过来,只有那个神奇的精神处身于其中。看来这间房间并不是公司人员的住所,最起码残余的精神动态我无所查实。
    稍稍地运用了一下能力,我轻而易举的便打开了这间房门的锁,推开门我发现,这间房间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储存室,而它储存的东西是……
    无数的魔法球与各样的魔法介质。
    放眼过去,室所的周围满满的摆放着各种颜色的球体,有高级魔兽与最高等的魔法攻击。天哪公司对于魔法的研究与收藏竟然强化到这种地步,也怪不得可以担当起保护海奥姆这一领域的职责了。
    我走进去忙关上房门,看着遍地的魔法球,于是缓缓往室所里面走去。克尔斯之前告诉过我,魔兽中攻击力最高级的是一种名为萨罗迪亚的高等魔兽,这种魔兽极为稀有,幻身而成的魔法球为阴暗的七彩之光,与其他魔球放置在一起异常惹眼。在公司内部的区域网我见识过一次它的幻身与形体,然而公司这间储存室内,我却看到了不下十个个它幻置而成的魔法球。
    越往里面走去,那些富有高级攻击的魔法看得我简直眼花缭乱,各色的球体遍地撒落在地面,这场面倒也是极为好看。
    一低头,我就看到一颗纯暗系魔法介质安静的躺在脚边。
    于是毫无犹豫的我立刻弯下腰将它镶入体内占为己有。
    公司的网络逛多了,这个世界的知识也一定的有所了解。纯暗魔法整片东南地域也就分布着三颗,而且这种魔法属超大范围的毁灭性攻击,持有者若没有强大的能力是无法进行对其的使用。这并不是打游戏,对于强大的魔法没有控制其的能力,那么反噬的魔法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此魔法恢复的速度相对其他而言也是极慢,从使用后到魔法介质的重新恢复启动将近半年的时间,但是它超强的攻击力却是众人一直追求与寻找的。
    ――想不到,redeption手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张王牌。
    暗魔法一接触到体内,那种力量让我瞬间就感觉到我那些其他的魔法介质完全都是渣渣。
    这间储存室还有无数小间,像蜂窝一样互相交错着。那神奇的精神在我开门的瞬间就躲去了最里面的房间,我在遍地的魔法球中踩着空隙,一步一步向那边挪去。
    不一会儿我便到达了神奇的精神所在的房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态,似乎就是想给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于是我……抬起脚直接把门踹开了。
    房门砰的一声向后撞去,砸到墙上反弹回来又发出一声巨响,没等我向房间里面看去,四周墙壁立刻发出一阵红光并且响起了巨大的警报声响。
    装你大爷的潇洒,这回完蛋了!
    我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回过神一看只见面前的房间涌过来一片水蓝色,就像开闸的水流向我喷涌了过来,我立刻闭起眼睛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挡在面前……
    “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