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喂!这次进入我身体的家伙!你也倒是够蠢的不会好好开门吗?这下好了把警报砸开,他们在十分钟之内就会赶过来了你知道吗!”
    谁在讲话?这又是哪里?
    我放下手臂缓缓睁开眼睛,远山碧水,绿色的水面,这里是……这里是陌流之源?
    “喂,我在这里!”碧绿的水面突然涌起一阵水花,我愣了一下,随后走向湖边往水面的方向望去。
    湖面中给水花激起而破碎景象缓缓恢复了平静,待湖面完全重新归于镜面的模样时,一个少年出现在了清澈的湖水之下。
    暗红色的短发与明亮的蓝色双眸,这个漂亮的少年在水面下眼中带着笑意凝视着我。这,这不是倒影!这是x的样子!
    我有些恍惚的看着他,x摸着下巴好奇的左右看着我:“这么久了我的身体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嘛?啧。”
    听到他在水面下发出声音,我便伸出手想要向他的身影伸去,没想到刚有动作他就立刻叫出了声:“喂喂!别动水面啊!我可不知道受不受得起水面的震动接下来还能和你讲话!”
    听此,我收回手盯着他问道:“x,修尔德?你是修尔德对吧?”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谁?”水下的少年昂了昂头,环着双手对我笑道。
    “你,我现在在你的身体里,你不觉得奇怪?”
    “那有什么,在这之前已经有一个人进入过我的身体了。”
    x的一句话让我有些不明所以。他左右看了看四周,快速对我讲道:“听着笨蛋,你把公司内部的报警器弄开了,所以我们的对话必须要迅速起来,而且我还要保证你有足够的逃跑时间把你送回去知道吗?”
    我忙点点头,自己逗比把报警器启动了所以还真不好说什么,但是心中还是有一堆疑惑想要问面前的x。
    x的双眸始终带着笑意,他道:“我原本是这所公司运用古老的未死亡基因创造的最高生命体,身体创造之后,在苏醒前已经沉睡了数十年的时间,当我真正醒来的时候,经过主部的训练很快便成为了精英部门的重要武器。但是创造我的实验部门并不满足这样,他需要我更高级的能力与无数和x试验体一样的高等工具,于是他便开始了之后的更多次实验。
    我虽然是创造出来的,但是我也有个体的精神与想法,我自然不愿意成为试验体与一个纯粹的攻击武器。实验室那边虽然造就了我,但是对于我的能力一无所知,于是我运用了自己的精神攻击把他们搞得很惨然后逃了出去。
    可是在那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我还是给捉了回来。他们觉得我的精神太过于暴躁会对公司产生不利,于是强行把我的精神与身体抽离开来,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漂浮的幽魂,与孤魂野鬼差不多的性质。他们对我的身体做了更多的实验研究,最终发现,如果可以把我原本的精神抽离出去,那么一定也有办法让其他人的精神进入我的身体,继承我的能力继续成为公司的杀人武器。
    在这之前他们选择了一个性格比我好太多的精神进行了放置,但是温和的精神根本没有斗志,而且他与我的身体完全不合,所以只是一周的时间,在他进行任务的时候就应控制不妥我的身体而脱离了开来。”
    我立刻问道:“任务?是与克尔斯的那次吗?于是我就继承了你的身体?”
    “之后可能就不止使身体了,不过我没想到你与我的身体竟然这么融合!”x的语气有些愉悦,他飞快地讲到:“在我身体里还好没有精神脱离的危险,不过你倒也是聪明,用失忆的手法就混了过来。公司的其他人员对你还没有任何的怀疑,他们以为还是原先那个精神真的因为任务的原因而造成的失忆。于是他们对你灌输着其他的思想,让你认为自己是公司收留的一个天资过人的孤儿,让你恢复原本的攻击力心甘情愿为他们做事。”
    “可惜他们不知道,我的精神在你身体中也充分运用着你的能力,我感受得到他们的精神动态。”
    “对没错,所以你也是蛮聪明。”x笑眯眯对我讲道。
    我无语的看着他:“现在不是夸我的时候,你还有没有办法回来我这样占着你身体也不是个办法!”
    “哈你还惦着我回去啊?我这一时半活估计还真不行。”x挠了挠头发继续道:“你的精神很特殊,与常人完全不同所以才能与我被创造的身体进行高度的融合,这样吧你要尽可能掌握我的能力并且最好跑路的准备,离开公司你找到一个能源充沛的地方,我也只有在那种地方才能勉强出现,到时候我和米诺一起想想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米诺?果然你们之前是认识的?”
    “我说过我是依靠古老的基因而创造的精神,而这个精神巧的很,是整个世界唯一一个幸存的奥斯音种族。这个种族自古以来就有拥有与星球的凝聚力进行沟通与交流的能力,他们是星球与人类之间交流的媒介。所以不用说是我本身,就算是米诺也不会让唯一一个可以与自己交流的人类落在redeption手里。”
    “可是你之前都跑不出去,更何况是我!”
    “我之前是没有做好准备好吧!一时兴起于是就直接跑了才落到这个下场,你自己看着办我看你这几天也是挺有能耐的,把公司网摸的挺熟啊是吧,而且安莫……”x顿了一下,继续道:“他虽然性格可能不太好,但是以他的义气与作风逃跑的时候和他同路是绝对不会错的。尤尼克太在乎荣誉所以他肯定会留在这里,而克尔斯,我之前和他没有过交集,但是最近看来,他肯定也是和尤尼克一类的家伙,也不用想指望着他。”
    “尤尼克被实验室带去做实验了,好几天都没有出来!”
    “我知道,所以在这之后目标肯定还会定在你们身上所以你们的速度要尽快。噢对了,钱的问题,公司外围墙有竖着一只黑猫雕塑,那下面埋着银行卡上面我写了密码,为公司卖命那么多年它在钱的方面还好不会亏待我们。喂,你听着,比起先前那个精神,你与我体内的能力融合度简直高的太多,所以如果就算是被公司发现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你,这也是你的一个优势。我平时没有什么人际关系,这倒也是个不足点,总而言之从今天起你就要做好准备工作了,想必对于你而言公司也绝对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好。对了x,对于你之前精神被抽离的状况其他1st的人员知道吗?”
    “并不,他们现在还是认为我的确是失忆才造成现在的状况,因为我逃跑与新精神到达的那一段时间安莫与尤尼克都在外面出任务,你继承我的身体回来的时候他们也才回来。但是对于我的逃跑,事情闹得那么大他们也有一定的听说,可是你失忆这一出闹出了他们想问倒也是没机会问了。”说完,水面突然又掠起了一番波澜,x皱了皱眉继续道:“特种兵那些人员来得到也快,喂我必须要送你回去了,你尽量跑快点别让他们抓到,我会适当的帮你。我身负的使命以后就由你来继承了……”
    使命?什么使命?
    我正要开口,水面一下冲击到我面前,水中的x倏的将我拉下了湖中,眼前的景象瞬间又被一片蓝幽幽光芒充沛着……
    报警器还在不知疲倦的发出刺耳的声响,闪耀的红色光芒更加带有警示的气息。危急时刻我还不忘顺手牵羊几个高等魔法,随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外的方向蹿去。到达门口的那一瞬,天花板的监控器同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
    我蹬着墙壁迅速的往自己的房间跃去,无数脚步声回荡在前面的楼道,看样子特种兵部队那边应该已经到达了电梯口。
    我的速度很快,对于x的速度掌握我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眼看还有几米就要蹿到了自己房间门口,没想到旁边的房门突然打了开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于是直直的撞了上去。
    噢糟糕!看来要给抓住了!我捂着脑袋哀怨的抬起头,不行,撞的眼花……过了一会儿,待看清了面前站立的人,我一扫先前的想法立刻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安莫还处于打开房门的姿势一脸不明的看着我,我忙起身把他推进房间,随手迅速把房门带着关上。
    过了几秒,走廊的脚步声清晰的传了过来,直到熙熙攘攘的脚步声慢慢消失之后,我这才靠着房门坐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安莫饶有兴趣的环着手臂,似乎很愿意听我接下来的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  真正的x终于出现了,不过由于公司报警器的问题,他所说的“使命”还没有给主角一个正确的说明呢
    之后便是两位逃跑的戏份,而安莫对主角的感情也会有更为鲜明的交代。
    ☆、十七、你要逃离这里吗
    “呃,那个……”我坐在地上,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看着他。
    安莫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眯起双眼然后道:“部门接到警报,说特种兵门下有一间管理的小型储存室受到外来的入侵。”
    嗯?收集了暗魔法的储存室原来那还只是小型的?这么来说,主部门储存室里的东西岂不是比这要强悍的多?我在心里暗自想着。
    “你刚才速度飞快,显然是在躲避着什么。而在这一时间段可以躲避的……”安莫摸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样:“噢?似乎也只有那些愚蠢的特种兵们呢?”
    “笨蛋,你把我们自己也骂进去了。”我撑着门无奈的站起身来:“好啦,别整阴阳怪调的,那间储存室的确是我入侵,也不能说是入侵吧,我只是进去了一下然后警报就响了。”
    安莫挑了一下眉,他问道:“只是进去了一下?你是怎么进去的?”
    “这很简单吧,我挺好奇那里是什么于是就把锁弄开了,就进去了呗。”
    他看着我眼神有些惊奇,片刻后他缓缓道:“储存室的锁我之前研究了将近一周才弄开,而你一下子就进去了?”
    “是啊。”我挠挠头。总归来说,我还真要感谢实验室那边赋予x这种神奇的能力,这又开锁又开灯的,完全就是全能小天使的feel啊。
    “不愧是修啊。”安莫微微一笑,难得有些赞赏的语气对我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都夸上我了?我甩甩脑袋,走进安莫的房间随意靠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从里面顺手牵羊拿了些什么?”他走过来对我笑道。
    我从体内随意的唤出个魔法球抛给了他,然后便开始上下打量着他的房间。
    安莫的房间也异常的整洁,是那种如果有突击检查环境保证三颗星的房间,当然我不觉得公司会有这么无聊的活动。和之前x的一样,这种房间与酒店的住所没什么区别,干净整洁的要死,特种兵的怪癖倒也够多。
    这么想着,突然心中硌的一下,我立刻站起身飞快推开面前摆放着的茶几,待茶几推离它原本的位置时,一个类似于小型炸弹的东西赫然出现在原地。
    “噢,安莫……”我捂住眼睛,转过头颇为无奈地看向他。而对方只是摊了一下双手,随后便环着手臂一副如你所见的表情。
    我抿着嘴缓缓的把茶几移了回来,毕竟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炸弹,要是不小心砰的一下那就铁定是玩完了。移回茶几之后我长呼了口气,看向安莫正要开口说话,而他却先一步讲道:“侦察能力不错,不过我房间里当然也不可能只有这一枚。当然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它可没那么容易引爆,否则我这几天还在这里待着岂不是早就给炸得连渣都没有了。”
    “……”我扶着额头无语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想走我随时都可以走。”
    “然后你把炸弹按在自己的房间,逃跑的时候顺便启动炸弹……噢槽,我房间离你那么近你是打算把我也炸了吗?!”
    安莫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会征求你的意见,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像电视剧打算私奔的的男女主所说的对话呢?
    ……屁啦!
    “这是当然,不过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也需要准备一下嗯?做好充分的跑路准备。”
    “无妨。我这里反正是已经准备得妥当,等你那么一段时间也不是问题。”
    一时我的接受能力没有那么强,我揉着太阳穴非常苦恼的想着,到这里也是才几个月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跑路了,一想到即将成为公司的反叛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些激动。
    我试探的问着:“那尤尼克与克尔斯,我们要丢下他们吗?”
    听后,安莫语气冷冷地讲到:“这没有什么丢下不丢下的。尤尼克为了他的荣誉绝对会留在这里,而克尔斯那个精英部的新人,自然会更加在意他一直所追求的荣耀了,他们……”说着,他嘲讽似的笑了一声:“他们,搞不好之后还会与我们反目呢。”
    “但是尤尼克现在成为实验体……”
    安莫冷冷的打断了我的话:“实验室那边的炸弹,可比我这边多出好几倍呢啊。”
    我给堵的说不出话,最后也只好随意点了几下头算是对他的认同。“尤尼克的能力在爆炸中逃离绝对不在话下,所以最后究竟是去是留,还是交给了他自己做决定。”
    我等到这一楼层的特种兵全部撤离之后,才从安莫的房间迅速跑了回去。在自己的房间连上网络没多久,安莫那边就发来邮件,听说特种兵那些人对于入侵储存室的人员依旧一无所知,监视器的内部网似乎中了病毒,将全天的纪录都清除了。我之前还在担心去时的监控会给发现,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应该也没什么了。
    不仅是清空录像,还有我在离开时那些监控的毁坏,大概也是真正的x对我所作出的保护吧。
    这之后的几天我都有在监视着实验室那边的情况,并且也一直在寻找着克尔斯,但是听到的消息是克尔斯似乎被派去进行海外的一项高级任务,短时间内看样子也无法回来了。
    我拿走了x所说的那张银行卡,查询的数目金额让我咂舌不已。如果这所公司不搞那些变态实验的话说不定我会在这里一直工作下去,不过卡里的这些钱倒也是足够我后半辈子安静过个好日子了。
    我发了很多邮件给克尔斯但是他一律都没有回复。于是我在一个午夜,他绝对在出任务的时间点用几十部电话开始对他进行轮流的轰炸。
    克尔斯的耐心比我想象中差得多,我只轮了一次便听到他急躁的声音响在电话的那端,还夹杂着各种撞击与爆破的声响,看来那边的情况和我想象的一样糟糕。
    “哟小藏獒好久没见到你过得还好?”
    克尔斯听到我的声音更加焦急了,但是他也不敢轻易挂我电话,要知道再被几十部轰炸的滋味可不好受。“x!你在搞什么我在执行任务!”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你一直不回我邮件。”我咬着牙非常亲切的讲着。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好吗!我这边的情况非常紧急!”
    “ok ok!”我对着电话大声说道:“克尔斯!我今天打电话是要告诉你,你任务回来就看不到我了!笨蛋!”
    那边明显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一声巨响似乎是什么爆炸的声音,我立刻惨叫一声,飞快把手机从耳边拽开用力揉着发疼的耳朵……
    妈蛋,这小子保证是故意的!
    克尔斯的声音又在那边响了起来,似乎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x你真的要走吗!?”
    “对!没错!”我咬牙切齿没好气的吼道:“我给你个机会!打算和我一起跑路的话,五天后到海奥姆的外区!午夜过后还没看到你那我就自己跑了!”
    “x……”
    “少废话我知道你那边的任务三天之内就能结束!自己考虑去吧!”我狠狠的按下结束通话,随后关机把手机用力丢在床上,我哀嚎着继续揉着发疼的耳膜。
    克尔斯,算你够狠的啊!
    在几天后一次午餐的时候,安莫用手机编辑出了一行字递给我看,我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大字:我们给监视了。
    看完,我立即删掉那些字把手机还给了他。
    我当然知道,在这之前我就发现了许多熟悉的精神波频繁的出现在我们身边,之前还以为是高冷的安莫惹来什么追求者,结果后来才发现那些人全是迪斯潘手下的侦查人员。
    缘由很简单,安莫先前派去偷取暗杀人员名单的家伙,他的手脚没做利索,迪斯潘回来之后在蛛丝马迹中便找到了他。
    我和安莫当然怕他买人,他也的确没让我们失望,逮捕审查中他很快就打算把安莫供出去,然而刚脱口一个“安”字,我追寻的精神波立刻发动精神能力直接杀死了他。那个“莫”他始终没有说出口,但是能动用他的上层人员中名有“安”的也只有安莫一人,于是他很快成了侦查部门第一怀疑人。
    储存室就在安莫的楼层,于是入侵的怀疑者也理所当然加之在了他的身上。暗杀人员名单偷取再加上储存室被入侵这两件事件,安莫直接顺利的跳级成为侦查部重点的监察对象。
    而我却由于与他交际密切,亦或者是x之前前科的缘由,迪斯潘那边倒也顺便的把我带了上去。去你妹的跑路计划看起来的确没那么顺利啊!
    安莫拿过手机又打了一行字,接着递给我之后便垂下眼帘盯着他面前的饭菜。手机上那行是:修,我们要尽快行动了。
    我关掉手机屏幕,然后闭上眼睛,监视侦查人员又开始在四周聚集起来。睁开眼我收起盘子正要结束午餐,眼神一扫就看到安莫盘子上酱汁洒出的一个英文:tonight
    当即我便轻轻摇了下头。与克尔斯定下的时间在明天,虽说他不来的可能性的确很大,但是就算只有一点点来的可能性,我也一定会等他。
    安莫蹙着眉看向我,我放下盘子凑过去伏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好吗。”
    周围侦查人员的精神有些奇怪的躁动,我弯眸抬起头对他眨眨眼,然后拿着盘子放回发送食物的台子上便转身离开了食堂。
    那些侦查人员当然不会认为我们在讨论什么机密,因为他们竟然在认为这只是小情人之间的卿卿我我,对于这种精神我倒也只能说是……醉了。
    那晚安莫来了我的房间,侦查人员的精神越来越神奇了,偷情?这算是什么玩意?亏你还精锐部的侦查组就不能想些实际的东西吗!?我收回精神探测无可奈何的撑着额头。
    安莫看着我一步一步向我逼过来,我举起手忙说道:“喂伙计,别这样。”
    他冷冷地问道:“别这样?我们原本今晚就可以行动,而你为了等那个完全不重要的克尔斯就要拖延我一个晚上。”
    “一个晚上而已,迪斯潘他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不会那么快就有行动的。而且如果万一克尔斯真的和我们成为同路,要知道对于逃亡人手多一点怎么说也是比较好不是吗?”
    “人手多一点?你之前逃跑的时候有问过我们吗!?”
    “……”我盯着他,一动不动地盯着。
    x之前的跑路的确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估计也是独自一人没有与精英部的任何人有所提起,这一点想必安莫也已经不爽他很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要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不是x,最起码我自身的身份不是。我是一个失忆的人,我没有继承x先前的记忆。
    我们就这样一直对视着,直到最后安莫用力的挥了下手,发出的攻击将我的桌子掀了过去。他转身跑出去大力的把门甩上,一声巨响在四周来回回荡着……
    作者有话要说:  克尔斯是主角来到世界所遇到的第一个人,所以怎么说也是带有一定的感情
    不过克尔斯和尤尼克一样,也可以说是很在乎荣誉与梦想的一位战士
    所以之后他究竟能否加入主角的队伍,这也是要有一定的考虑
    ☆、十八、拖延与推迟
    安莫虽说不情愿,不对,应该是相当不情愿,但也没有我想象之中的独自跑路。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的平静,平静的……都有些不可思议。
    ――侦察队的人员一夜间全部撤回了。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侦查人员的精神在四周没有明显的出现过。
    当我拉开窗帘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正午,果然嗜睡这个毛病无论如何都是改不了了,我推开窗户呼出一口气,便整理整理带着小银卡出门了。
    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我们就要开始跑路了。昨晚安莫那个家伙因为时间的问题和我置气,我当然知道给迪斯潘他们盯上可能会有些麻烦,不过今天侦查组的人既然全部都撤离了,那么我想安莫他应该也不会再说些什么吧。
    这么想着,我走到他的房门,抬起手象征性的敲了几下便推门进去了。走进了他的房间,他正在一手撑着脸对着电脑在查询些什么,见我进来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并没有讲话。
    对于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倒也是见怪不怪了,我自觉的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看着他的背影道:“侦查部门那边的人员全部都走了。”
    他点了点头,似乎在意料之中的感觉,他继续撑着脸问道:“为什么要走?”
    “这你要去问他们。”
    安莫合上电脑,双手交叠放在下巴下面,转过椅子却依旧没有看我,他道:“走了,这不符合侦查部门那边的作风。”
    我耸了耸肩:“反正我们今晚也走了,他们怎么做都无所谓。”
    安莫抬头看着天花板点了点头,我见他不再说话于是起身打算离开。在转身的一刻,突然我的手机响了,当我拿出手机看清来电人姓名之后,下意识看了安莫一眼。
    “是主管?”他注意到我的动作,于是看向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主管在尤尼克实验之后也消失了,大概实验室动用的是他部门的人员,所以实验的参与也有他的一份。我先前试过联系他几次但是都失败了,毕竟实验室已经封锁了外来联系。如今他既然打电话给我那是不是就说明……尤尼克出来了。
    “接他。”
    我按下接通健把手机放到耳边,主管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听后,我应了几声便挂了电话。
    安莫的表情还是依旧漠然的,但是我看得出他也有些好奇主管到底和我讲了什么。我放下手机,慢悠悠的说道:“主管说,让我和尤尼克出一项任……”
    “我也去!”
    “……”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打断我话的安莫,刚刚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些激动?我还以为他天塌下来还是那幅漠然的样子呢!
    我惊奇地看着他,而他的瞳孔也微微收缩的注视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他别过脸收回视线,手指撑着额头又恢复了之前散发冷气的模样。
    看他有些不自在的样子,我抿着嘴笑道:“安莫,你其实是很担心尤尼克吧?”
    他没有回答我,但是从刚才的语气里早就已经告诉我答案了。我继续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我也去」,这说明你打算和我一起接这个任务?那我们今晚……”
    “……推迟吧。”安莫转过身打开电脑,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不和尤尼克说就离开那是迫不得已,因为我们本就联系不到他。但是现在他出来了,我们怎么说也要告诉他一声再走……”
    我笑眯眯应着,看来他给自己找的这台阶还不错。“那,我去找主管说一声,然后再告诉下克尔斯,嗯,那个我们下午就要出发哦。”
    安莫点了下头,于是我便转身往门口走去。
    刚才,我刚说出主管要让我和尤尼克去执行任务,安莫便脱口而出自己也要一同前往,明明昨晚还在怪我因克尔斯拖延,但今天反过来自己为了尤尼克而推迟……我没有说出来要怪他,因为尤尼克也是我在意的人。
    双方都是心知肚明,没有人想要抛下自己朋友,克尔斯也好尤尼克也好,我们都会告知他们尽管最后没有机会再同路。而且,我们现在都想见到尤尼克问清楚,这段时间里,他那边发生了什么。
    我打了电话给克尔斯,告诉了他这边的一些情况,跑路推迟还有我们与尤尼克有了新的任务,然后要今晚他直接回公司不用在外区等我。
    等到下午三四点左右,我和安莫一同前往了主管的办公室,推开门,我就看到了许久不见那熟悉的一身黑衣。
    而安莫却好似没有看到他似的,直直的走到主管面前就开始磨这次任务要一起去。我知道他的情绪不会轻易暴露在外面,最起码不会像我……我跳过去拍了一下尤尼克的肩膀:“嘿!你终于出来了?”
    手掌刚接触到他的身体,他那清晰的精神波动便传了过来,还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精神,可是带有的情绪却是……
    厌倦……烦躁……狂乱……
    ……浓烈的杀意。
    我的心震了一震。
    尤尼克对我弯了弯眼眸,露出与他的精神完全相反的微笑,和往常一样的金色双眸带着笑意,就像温暖的阳光似的。那一刻,我有所怀疑x的能力是否有误。
    不过奇怪的是,之前他的笑容让我感觉是正午最灿烂的阳光,然而,现在却感觉是即将泯灭的落日残阳。我怔怔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以。
    “这次的检查时间有些久,听主管说你们一直在打探我,让你们担心了。”
    听完后我明显微微一愣,但随后立刻对尤尼克笑道:“嘿嘿,没什么事就好,对了尤尼克你刚做完检查就可以出任务了吗?”
    “噗,放心吧没什么大碍的。”
    我继续带着笑容看着他。安莫已经在我几句话的功夫成功说服了主管,我没有注意他那边的情况,但是看得出主管有些头疼,勉勉强强允许这次我们三个一同出行此次的任务。
    临近出发之前,安莫说有东西落在我的房间了,于是带着我飞快往房间的方向跑去。跑出办公室一段时间,我开口说道:“你也发现了是吧。”
    安莫沉默着点了下头,缓缓停下了脚步。
    我深呼了口气继续道:“这个尤尼克,很奇怪,感觉他不是之前的尤尼克,可是……”
    可是,我察觉到他的精神并非另外一个人,如果说精神的状况没有变化,那么这个人也绝对不会是其他人。
    刚刚的那个人,完全就是个狂躁般的尤尼克,内心像个疯子,却虚伪的用招牌笑容遮掩着。
    安莫抬着头看向天花板,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现在也开始有那么一丝的焦虑了,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头看向我,他说道:“那我们就看看,这个尤尼克到底给实验室变成了什么样子。”
    我蹙了蹙眉,胸口总感觉什么东西堵塞一般,明明还不确定,可还是觉得之前相处了那么久的朋友,他很有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修,你要时常注意着他的精神动态,我会观察他的举动。”
    “好。”
    “还有,”安莫顿了一会儿,最后转过身往回走道:“……算了。”
    “不想说就别吊人家胃口啊!”
    我瞪着他的背影,跑去他身边直接安静的开始探查着他的精神。
    很平静,就像是一湖冰透了的湖水。
    你砸不进它的深处,也无法再让它起一丝波澜。
    到了楼下,公司的直升机早已经在外面停侯着,我们依次跳了上去,主管随后过来交代了一些基本注意事项后它便起飞了。
    远处的地平线上露出半个巨大的太阳,血红色的阳光照映着视野可见的一切……
    我们三人在直升机上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我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毕竟心中的一些疑惑不说出来真的很讨厌。
    我问道:“尤尼克,在实验室里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整个楼层都对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