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与之前村庄的魔兽们同样安居乐业,都过着平静的生活,如此相似的生活更是萨沙心里的伤痕早日康复的关键。
    由于萨沙一直保持着人类的形态,而且小助手并未对外界公开妻子的身份,所以乡亲们从来没有想过他竟然找了个魔兽来当自己的妻子。
    这要是传开了估计就是小助手一家的光荣历史了。
    不过他没有那么傻,看到各种魔兽的结局后,他可不敢把自己妻子的事情告诉别人,甚至连自己的母亲也不敢。
    婚后的几个月他发现一个让人非常恐惧的事情,那便是萨沙的肚子竟然越来越大了起来!妻子怀孕了,邻居乡亲都为小助手高兴的不得了,正常来讲丈夫也应该眉开眼笑才对,但小助手他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原来人类与魔兽真的可以□□产子,原来真的有混血的这种生物……
    尽管有着人类极美的容颜,但萨沙却是个纯粹的魔兽,与人类结合生下的孩子……会是个什么形状的东西?
    要是一出来就是个长着翅膀扑扇扑扇的,或者龇着两颗獠牙嗷嗷乱叫的玩意,这要是给乡亲们见着了,那能直接一把火把他们一家子给烧咯。
    在这以后小助手眉头上成天打着一个结,担心着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
    而萨沙却不以为意,怀孕后心情反而更加美好起来,魔兽与人类的思想果然还是无法叠合,它们想得很单纯,完全是抱有第一次当母亲的新鲜感。
    于是日子一天挨着一天的这么过去了。
    数月后的一个夜晚,血色的圆月挂在夜空中,墨云随着风的吹动快速划过天际,一道闪电呼啸而下,随即而来的便是百年来最为罕见的一场暴雨。
    在这场暴雨降临的夜色中,天上坠落下一颗流星,同时在血月旁,一颗微弱的亮光颤颤巍巍的闪耀着……
    萨沙死了。
    她留下了孩子,然而最终自己却未能看上他一面。她死于难产,小助手抱着孩子发愣了整整一天,直到最后孩子的哭声才把他唤醒过来。
    这是个和人类婴儿一个模样的孩子,没有魔兽的体态,闭着眼睛安静的缩在小助手的怀里。小助手低头看着自己的孩子,鼻子莫名有些酸酸的。
    “这个孩子,是我们之间的爱……”
    这是萨沙临终前最后一句话。这个孩子一直很安静,不哭不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睡眠中。
    小助手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为aour,纪念着他与萨沙的爱情。
    失去萨沙后的日子他过的神魂颠倒,甚至魂魄都要随着萨沙一同归于天外了。在之后的一天他猛然醒悟过来,现在如此颓废的自己根本没有能力照顾这个孩子,他的心已经不在任何事物身上,这样下去只会害了这个孩子……
    然而安莫毕竟也有魔兽的血统,他怎么说也不放心交给乡亲们抚养。倏的,数年前的某项任务在脑中一闪而过……
    经过深思熟虑犹豫了再三,他手指颤抖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博士吗?对,我是莫瑞,我想告诉您……那个任务,我……我、我完成了……
    我这边有一个人兽□□的混血,请您…请您带他回redeption吧……”
    博士把安莫带回了公司,经过实验后发现这个婴儿确实是个混血生物!这让研究部的人胃口大开,恨不得每日每夜都把自己锁在实验室内。公司对莫瑞进行了大大的表彰与奖赏,同时希望他能够回归公司,但立功者有权利拒绝,redeption最终也无可奈何。
    从此莫瑞真正脱离了redeption,到达另一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与奋斗。
    安莫还是很弱小的婴儿,所以实验的次数降到最低的数量,并且由博士对他进行着精心的照顾。
    指针转的飞快,两年后,已经任命于政府人员的莫瑞接到了这么一条消息――安莫将要回到他的身边,由他继续进行抚养。
    虽说现在莫瑞的心态早就已经平和下来,身份地位也大大有所改变,但他却不明白这个公司早就垂涎三尺的混血怎么会又还给了他。
    原来redeption醉翁之意不在酒,莫瑞一直认为他们只是想单纯的把安莫作为研究,结果他们竟然是想把他作为用于战斗上的一个武器!
    x迟迟不肯醒来,于是redeption干脆来个双重保险,安莫是混血,所以他的能力自然也不会亚于高等的魔兽,于是公司便想训练安莫,让他成为为redeption战斗的强大武器。
    在不同的方面公司也做了不同的决定,他们把安莫送回来的目的,便是希望他混血的身份不被自身所知。在心理学这方面redeption不得不说想的还蛮周到,他们害怕安莫得知了自己的身份而产生叛逆心理,终究做出什么对公司不利的事情。
    于是他们把安莫送回了莫瑞的身边生活,在以后他成年之际再由莫瑞搬出一个理由将他送进公司,让他以普通士兵的身份为他们效力,而这样研究部也可以在暗中继续对这个混血体进行研究,进行更多不为人知的实验……
    算得倒是很周全,把安莫之后的仇恨直接推给了自己的父亲,然而他们怎么也没算到,安莫冷漠的性格便注定他们之后的失败。
    莫瑞天天忙于工作,对于安莫的照顾也是少之又少,随着安莫的成长他渐渐失去了对这个父亲的信心,把自己的内心所在最深层再也无法被外人敲开。
    尤尼克的出现仅仅只是一个巧合,他成为安莫唯一的玩伴,并且他的本意便是成为redeption的战士,于是莫瑞私底下与尤尼克一合计,便直接让他带安莫前往了公司。
    以新人士兵的身份,重新归于redeption。
    但是幸运的是,在安莫回归公司的前些年x便已经苏醒了过来,同时他的存在创造了特种兵的精英部门,他的攻击力使任务一次比一次顺利,他的能力让下层的士兵们仰慕尊敬。x的苏醒,使整个公司上层领导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安莫的回归最终还是没有引起多大注意,因为x确确实实是一个强大的武器,他的能力他的破坏力可以说连高等魔兽也无可奈何。
    于是安莫在之后也仅仅是作为普通士兵同样的待遇,实验室也只是偶尔偷偷抽取他的基因,继续作为研究罢了。
    莫瑞以为redeption得到了x终于能够消停了,结果他没有想到,之后x的逃跑改变了一切,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作者有话要说:  莫瑞的往事与安莫身世全盘托出,带有的魔兽血统后期说不定能发挥出重要的用处呢
    ☆、三十五、保护
    “redeption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从x的实验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我终究不是个好的说谎者,我知道自己最终一定会暴露出他们一直想要隐瞒的。”莫瑞点上第五支雪茄,在叙述的整个过程中他始终都是愁着一副脸,但他把所有尘封的往事都坦出来后,也看得出的确释怀了许多。
    只不过安莫对于自己的身世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反应,他只是微微蹙着眉,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淡,然而那蓝色的眼眸中,透露出的情感却如十月的冰霜般寒冷。
    能力进行深入,在他层层封锁着的内心中我似乎察觉出了一丝波澜,就像在深厚的冰层下波涛汹涌的黑色海水,一下接着一下的用力拍打着冻层,暗涌越发的明显却被表面的平静遮挡下来,只能在最底层苍白无力的挣扎着。
    “我至今还不清楚你究竟有没有幻化为魔兽体的能力,”莫瑞深吸了一口雪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说不准,可能这个能力还有待开发,或者说已经变异失去了它。但是身为优异的混血血统,倒是可以明显察觉出有些能力你是天生便附有的,比如你的瞬间移动。”
    “对于这个技能的掌握,尤尼克并不比我逊色多少。”
    “不,他用了五年之久才掌握了少范围的移动,而你则天生便会这些……要知道你的母亲可是一个相当优秀的魔兽,或许你还有继承她的其他能力,但是我对魔兽可是没有什么专业研究,所以对你也并没有多大的了解。”
    “你从来没把我当成过你的儿子,怎么可能去做这方面的了解。”安莫冷笑着,身上竟然开始无意识的释放出淡淡的杀意。
    糟糕!我立刻示意了克尔斯一个眼神,但终究默契度不够,这只小狗最后还是没能明白我的意思。
    安莫竟然无意的放出了杀意,这说明他对莫瑞的感情已经容忍到一个极限点了……把自己当成无意义的实验体随意贡献出去,把自己当成累赘的包袱,到了一个时间段重新丢弃,这就是你那可笑的aour。
    我们必须得阻止安莫身上杀意继续的蔓延,可克尔斯他根本察觉不出这些杀意,而且他脑子不太够用似乎也理解不了我要表达什么……
    万一安莫真的错手杀害了莫瑞,那我们还寻求个毛线保护啊!
    我立刻沉下心来思考了片刻,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怎么说关键也是要先把带着威胁的安莫转移开来,我得和这个与x几十年不见的小助手好好谈一谈,然后再看看之后的打算。
    “你一直冷眼对人寡言淡语的,要我怎么去了解你?”莫瑞掐断手中的香烟,直视着安莫道。
    “哈?那这么说,原来你一直是把责任推在我身上咯?”安莫伸手在桌子上一拍,眼眸微微眯起带着几丝危险之意:“如果你有把我当成你的家人,甚至有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过的话,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本就不是一个人还要我怎么看你?而且你一出生就是个孽障,不是你的话萨沙她怎么会死!”
    “推的还挺干净啊这……那这么讲要不是您如此饥渴我又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怎么会害死你老婆?”
    “放肆!你这混账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
    “怎么?还有更不像话的呢……”安莫的眼眸眯成一条蓝色的缝隙,包含着几分诡异的笑意,呼啸而起的杀意在瞬间散布开来布满房间每一个角落,暗藏的杀机目标直指着沙发上莫瑞。
    见此,我默默伸出手掌心对着他。
    突然安莫眯起的眼眸猛地睁大开来,浓郁的杀意迅速从房间内倾斜而出,他躬起身捂着胸口似乎反应过了什么,只见他抬起头对我苦笑着,然后慢慢倒在了沙发上。
    顷刻间他鼻腔里流淌出来的血液沾红了洁白的衣领。
    我对着不小心包括在精神攻击范围内的克尔斯打了个响指,看他愣了一下随后很快清醒了过来,并无大碍,于是我便跳下床朝着莫瑞先生走去。
    莫瑞显然被我一瞬发动的攻击能力吓到了,待他稍稍回过神来,再仔细一看自己手臂搭放的桌面,他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几粒细细的汗珠。
    我走过去轻轻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伸出手拔出了扎在桌面上、离他虎口只有一毫米之距的枪刃。刚刚一瞬投掷出来的,准头还不错,挺庆幸没直接把他扎了。
    吓唬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对于安莫我挺不厚道的直接采用了攻击的方式,因为再不直接点的话,那么莫瑞先生现在就差不多是个死人了……
    而对于莫瑞,我只需要让他亲自体验一下x的能力就妥的差不多了。
    我拿着枪刃在手中把玩着转动了几圈,随后再往桌面上猛的一插,只见莫瑞看到我的动作后下意识的缩回了手。
    “别吵,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么。”我冷冷的撂下这么一句话,视线再往安莫那边一扫,扫到某处后我的眉头不禁跳了几下,随后便扯了一团桌上的纸巾塞进了一旁安莫的鼻孔里。
    抱歉兄弟,尽力控制了,手下的可能还是重了点,血看样子似乎止不住了……
    安莫拿着纸巾胡乱的擦拭了几下,拿起一看见还是一片猩红后,他有些幽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便捂着鼻子飞快跑了出去。
    对不住归对不住,但他一走我就安心了许多,最起码莫瑞的命是保住了。我立刻一边招呼着克尔斯下来,一边收起着还插在桌子上的枪刃,人已经吓得差不多了,那么现在怎么说也该谈谈正事了不是。
    克尔斯一走进就看到莫瑞那依旧受惊的小眼神,“莫瑞先生,x他只是想让你们冷静下来而已,他其实没有什么恶意的。”老好人忙撇清了我的罪恶。
    我双手撑在桌面上,弯着双眸看向莫瑞:“政府高级职员莫瑞先生,您的家事按理来说我是不应该插手,但我更不愿意看到一个为政府效劳的人员就这么死在自己儿子手里。”
    “你说刚才安莫他会杀我?”莫瑞并不相信我所说的。
    “是的。”
    “哼,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就被杀了么。”
    “是的,以安莫的能力杀您十次都不算是夸张。”我毫不犹豫的讲道。
    “噢?何以见得?”
    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因为我是x,而你还不怎么了解我的能力。”
    “……那你刚才的举动又有什么目的?”
    “我们总算回归正题了莫瑞先生。”我靠着沙发笑道:“之前安莫说过了,我们三个现在是redeption的逃叛者,怎么说也算是步了您的后尘,我们一路逃到西特卡亚,目的就是为了寻求您的保护……”
    待安莫捂着鼻子从外面走进来时,我和莫瑞先生已经端着茶杯,正安心的在桌面上下着五子棋。
    安莫先是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向一旁和卡特玩的正起劲的克尔斯望去。
    “该办的都办妥了,x的办事能力比你可是强的多啊。”克尔斯头也不抬继续和卡特玩耍着,他伸手往安莫站立的门口一指并且下发了一道口令,卡特立即愉悦的奔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房门给人重重的关了上,大狗扑来的身影也直接被挡在了门板后面。
    我抬起头向门外看去,安莫的精神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可究竟是真正平静了,还是说他的情感又被封锁在更加隐匿的冰层之下,使我越来越难以挖掘出来了呢?
    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在安莫出去的这段时间,我先是代替安莫对莫瑞道了个歉,我知道让这个家伙回来道歉完全不可能,而毕竟之后要寄人篱下,太蹿也不好。
    之后我又表达了我的诚意,并且在磨人这方面极为擅长的克尔斯也是个很好用的队友,于是之后莫瑞很快就妥协了我们。
    亦可以说,我刚刚把安莫弄得那么狼狈也算是给他出了口气,让他心理平衡了……
    在这之后我们入住在莫瑞的别墅里,也算是暂时过上了一段平静的日子。莫瑞和往常一样依旧忙于公务,但这也直接避免了他与安莫的碰面,最起码两个人不会再掐起来。
    虽说redeption与政府这个时间还不敢明战,但防人之心绝对不可无,尤其是什么鬼实验都做得出的redeption。别墅附近的警卫有所增多,而且城市外围也增加了一圈防护措施,如果公司的人步入西特卡亚内的话,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得知。
    可以说来找他父亲寻求保护的这个决定,安莫他也总算靠谱了一回。
    安稳下来的第二天我联系了我的乞丐朋友打算了解情况,因为我想redeption这回就只剩下尤尼克一个顶梁柱,所以我在猜测公司与亚特的战争究竟还能挺得了多久。
    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我有些惊讶,那就是尤尼克的实力竟然达到了一种让人恐惧的地步,他独自闯到亚特内部进行了一次大屠杀,使对方损失惨重绝不亚于之前的redeption,目前双方都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于是现在他们正处于休战期间。
    尤尼克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变得那么强大?这唯一的可能性就是,redeption的实验组在紧急情况下又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果然,尤尼克确实是个很容易改造特种兵,或者可以说是,最高级武器啊……
    仅仅是为了redeption杀人那便是战士的荣誉了,这个想法在他心里根深蒂固,已经到了无法改变的地步了。
    真是可悲。
    这之后有好几次我都想过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我不是真正的x,我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是话语蔓延到了嘴边我却依旧开不了口,不知道是害怕他们不相信我所说的,还是说害怕他们相信之后我会失去他们。
    好在没有其他人拥有x的探测能力,否则察觉到我这么纠结的精神,绝对也会发现什么不妥。
    但是这种事情不说出来真的特憋屈啊,于是在一个夜晚我对着一支录音笔,将所有都对它倾诉了出来。
    等到以后我真的做出了告诉他们真相的准备,那么就由这支录音笔来代替我完成吧……
    总的来说,我还是不敢面对这个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  安莫与莫瑞之前微妙的关系不得不说让秋奇头痛的很,不过也算是勉勉强强在这里住下了
    之后可能会安逸一段时间,因为更险恶难缠的还在后面
    ☆、三十六、安逸
    “太享受这种安宁,会让身体不由自主的松懈下来。”
    苍白的手指拉下我蒙在头顶的被子,窗外的光线猛地跳跃进来,让我好些不适的眯起了双眸。我睁开眼抬起手臂,看了眼手腕上的钟表:“才六点半啊,再通融我半个钟!”
    说着一翻身我把脸埋进了枕头里,但腰间随后被一只手臂紧紧搂住然后抬了起来,安莫把我整个往床下拽去,而我则死死拉住床单抗议着:“这么早你是要干嘛啊!要知道我自从跑出来没一天睡得好觉你就饶了我吧!”
    “不行。”
    我睡眼朦胧的坐在床上,片刻后感觉有些清醒了,然后起床穿衣,走到楼下打好水然后进行了洗漱。刚走出浴室,我就看到克尔斯装扮的整整齐齐,一手牵着卡特正打算往门外走去。
    他看到我便对我笑着挥了挥手:“嘿!修,怎么今天又是被安莫轰起来的?”
    “哪天不是……”我打了个哈欠,不知道哪辈子造的孽,从小赶着时间给外婆轰起来上学我早就受够了,没想到穿过来经过一番苦难,好容易消停会儿安莫这家伙天天早上来准时轰炸我,一天两天也就算了,主要你都快持续一个月了……这简直是噩梦般的情景再现啊,什么太享受安宁身体会不由自主的松懈,分明是不让我睡懒觉的借口!
    克尔斯对我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起床时不好的心情立刻也就烟消云散了,果然这家伙的笑还真是容易带动别人的情绪呢。
    “我和卡特要去一趟集市,你有什么东西要我们顺便捎带的吗?”
    我想了想然后道:“前些天你带回来的糕点还不错,可以的话就再帮我带点吧。”
    “没问题。”克尔斯对我眨了眨眼。安莫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他头也不抬的道:“帮我带一个鸟笼回来。”
    “鸟笼?安莫你要用来做什么?”
    安莫往后院走去没有回话,克尔斯倒也不以为意,他对我笑着招了招手便出门了。
    桌面上放着我的早餐,克尔斯与安莫比我起的要早所以已经结束了用餐,我就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天天雷打不动五点钟准时起床,工作期间可以理解就算了,主要现在一切都安逸了下来,他们还依旧这样保持着……
    果然当过特种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我坐到桌面前,碟子里摆放的是熏肉三明治与抹着黄油烤的焦黄的面包,还有一杯温热的牛奶。在这里第一天的早餐搭配的是咖啡,可惜我一向没有喝咖啡的习惯,于是安莫便将我的换成了牛奶。
    不得不说安莫这家伙除了战斗能力全能外,居家也绝对是个好男人,柴米油盐酱醋茶都驾驭的妥妥的,回来的这些天他说很久没有感受生活了,于是给厨娘放了假,自己天天三顿饭变着花样的给我们做。
    要知道我的穿越体制对于厨艺这方面可是个负数……进个厨房都能像上战场似的,番茄炒蛋直接变成西红柿炒番茄,所以什么上帝为你关一扇门便会开一扇窗,我相信他老人家绝对是把我这方面的门给封死了才对。
    安莫这个万能小食谱看样子我得抱着他不走了。
    吃完早餐后我把盘子清洗了出来,莫瑞先生的房门一如既往关得死死的,我跨过大厅,直奔着后院而去。
    到达后院一股清新的泥土味道与花香便迎面而来,这片后院我很喜欢,中央是一架白色的小秋千,在角落里小范围的种植了一些蔬菜,估计莫瑞先生有时候也想尝尝纯天然无危害的食物吧。
    院子其余的四周都种着各色的鲜花,这种花似乎是这个世界特有的物种,被称作“星球之泪”。花香而不浓郁刺鼻,香气淡雅,闻起来非常舒服,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安莫把之前从卡格塔冰冻的黄色小花种在了后院的角落,说不出来再看到它是什么感觉,但它似乎也是某些人一直坚持的意志吧。
    安莫正在给小菜园的蔬菜浇水,我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靠到他身后随之猛地一扑过去。“嘿!”
    我扒着他的肩膀整个人吊在他身上,怎么说自己还是有点童心未泯,后来仔细一想,才觉得自己之前这个样子简直蠢爆了。
    安莫蹲下身我便站回了地面上,他放下水壶转身看向我,他那浅蓝的眼眸和天空一样纯净,针织背心下干净的白色衬衫微微挽起,微敞的衣领露出了白皙漂亮的锁骨。
    果然,这个家伙总能给人一种纯白无暇的错觉。
    “今天的早餐很不错,给你一个赞?”我伸出大拇指对着安莫。
    安莫轻轻勾起嘴角,本就有些上挑的狐眼更是有些媚人起来。怎么说我依旧无法适应他面带微笑不说话,就一直盯着我看,于是我干笑了几声,然后指了指他身后的小菜园:“都是什么?”
    “可以吃的东西。”他淡淡回了我一句,然后继续给它们浇着水。
    “我当然知道是可以吃的啊。”我蹲在他身边撑着脸,看着菜园里我根本不认得的奇怪植物。
    “苹果?橘子?香蕉?”
    “这些不都是树上的么?”
    “哎这样啊?那草莓?西瓜?”
    “不是。”
    我眯起双眼打探着这些植物,无奈x没有植物图鉴的技能,所以怎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咂咂嘴只好作罢。“对了安莫,你都喜欢吃些什么?”
    他说了一句语言有些模糊,我并未听懂他讲了什么。
    “什么?”我一时没听清楚,于是站起身看向他。
    他摇摇头,嘴角的笑意只是越发的明显,但看得我心里却有些毛毛的……毕竟一个面瘫笑起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克尔斯中午便赶了回来,很凑巧的赶了个午饭的时间,我要的糕点与安莫的鸟笼他都完成了任务。让我有些惊悚的是,安莫他竟然去后院抓了只麻雀,然后把鱼缸里的那几条金鱼捞出来,放进了鸟笼里……
    托人照顾那么多年的金鱼,今朝回来就直接喂鸟了。
    吃完午饭后克尔斯去了书房看书,而我则在大厅的沙发上闭目休息着。
    安莫拿了一小盆桑葚过来,我看他换了身衣服似乎有出门的打算。“去哪里?”我接过桑葚,看着他问道。
    他从柜子上拿出了一把十字弓弩对我晃了晃,然后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我像储备粮食的仓鼠似的塞了满嘴桑葚,看他出了门于是我端着盆子跑上了书房。大藏獒和小藏獒都趴在书房的沙发上,头上盖着一本书看样子是睡着了。
    我对着卡特砸了一颗桑葚过去,大狗脑袋一顶头上的书就飞了出去,它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直接咬住了我丢去的“暗器”,然后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声音惊天动地。
    克尔斯给卡特的动作吵醒了,他拿下盖在脸上的书本看到是我,于是露出了一个睡意十足的笑容。“嘿,修。”
    果然阳光系和闷骚系的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
    我把那盆桑葚递过去,克尔斯的眼睛立刻变的亮亮的:“谢谢修!”
    “你总算不叫我x了啊。”我对他的称呼满意的点了点头。
    克尔斯嘿嘿了几声:“x是你实验的一个称号,我现在要是再这样叫不就有些不妥了嘛…”
    “最近小日子过的不错,公司那边的人对西特卡亚这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他们与亚特的战争不得不说打得也挺闹心,休战了将近一个月左右,现在的战士们差不多应该都留在总部,我们又在政府的区域下,所以他们大概没有什么心思再放在我们身上。”
    “这样最是好,让我们也省了不少事,虽说redeption现在都是些残兵败将,但能躲的我们还是要尽量躲避,把损伤度降到最低。”
    “明白。”
    与克尔斯又在书房闲聊了一些,直到楼下的房门传来了声响,我们探出头向外面望去,只见安莫肩上扛着十字弩,一手拖着一只美丽的鹿走了进来。
    莫瑞的别墅四周都是丛林,倒也确实是个打猎的好地方,只可惜我之前去试过几次但结果都不太理想,只是一些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松鼠,带回去自己都嫌丢人而且我还没沦落到吃松鼠这个地步,于是我直接把它们给放了。
    生活无疑就是发现上帝究竟给你封死了多少道门的过程。
    对于我这个在x身体里的家伙,唯一大敞开的门应该也只有战斗力了吧……
    晚餐的时候我们多了一道熏烤鹿肉。
    只有在用餐时间能够难得见上一面的莫瑞先生,今天出来的时候拿了一份报纸给我们:“这是今天的报纸,看头条。”
    我和克尔斯一人拿着一边把报纸摊了开来,但是当我们看到首页那大大的标题后,正在喝咖啡的克尔斯一口就喷了出来。
    “不是吧!这样补偿金都拿不到啊!”
    只见报纸上印着这么一行大大的标题「redeption1st三人回归,亚特之战壮烈牺牲」。
    “redeption公司先前逃离的三位精英部门,在经历无数挫折反省后深刻意识到自身的错误,由于认错态度良好redeption公司大度的接纳回三人。在与亚特地域如火如茶的战争中三位1st英勇战敌,不幸身负重伤,在紧急抢救无效后……”
    “别念了。”安莫抬起头扫了一眼那份报纸,瞬间燃烧起的火焰就将报纸变成了一团黑屑。
    我将那团黑屑扫下桌,愤愤的插起熏肉塞到嘴里:“这回多好啊,从今天起我们三个就是烈士了。”
    “公司内部一定是出问题了。”
    “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对外宣布这么一个结果。”
    莫瑞这时有些幸灾乐祸的插了一句:“如果你们需要补偿金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去拿。”
    我直接白了他一眼:“您还真有胆啊去可就回不来了。”我想了想,继续道:“看来凯诺现在要控制公司也是有一定的难度,对于高层的管理人员,想必与他最为亲密的侦查部大概又在做些什么清扫工作。”
    克尔斯放下叉子,支起手撑着脸:“我不觉得仅仅依靠那个家伙就可以打赢亚特。”
    “以后说不准还会出现更多与尤尼克一样的改造武器,除了他们的会长,其他部门的人倒还是一个比一个尽责呢。”
    “谁知道呢,反正已经与我们无关了是吧。”安莫慢条斯理的用着餐,动作倒也是极为优雅。
    粗略的吃完了晚餐,我出门跃到别墅的屋顶上,周围很安静,没有危机的精神让我放松着警惕。
    一轮明月悬挂在别墅的上空,皎洁的月光洒下似乎在轻轻诉说着什么似的。感觉如果一直这样安逸下去,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  秋奇一直都很逃避战争与麻烦,这种难得的安逸一直都是他所向往的
    不过只可惜美好的事物总是持续不了太久的时间,肩上担负起重任,即将开战
    ☆、三十七、夜袭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站在一片黑暗之中,四周的处境完全看不清分毫,然而我却察觉出无数的精神动态在周围游动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