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口罩后,眼中的犹豫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意料之中的坦然。
    “是你……”安莫皱起眉头,几分愤怒的情感渐渐蔓延至他沉着冷静的精神动态。
    安莫也认得他?这个人究竟是谁?我来回看着首领与我们队伍的人,一时间陷入疑惑之中。
    克尔斯惊讶的看着首领,然后大声嚷嚷了起来:“原来你还没死!”
    在心里暗骂一句,这么说只有我一个人不认得这个家伙?果然半路插过来就是了解不透彻情况啊!主管见我依旧很迷茫的样子,轻笑了一下,然后对我提示道:“小奇,你还记得你刚来不久我们的那次任务吗?”
    “任务?”我想了想:“是营救被亚特绑架的武器开发部门主管乔,乔……”我恍然大悟,抬起头看向首领:“莫非就是你!?”
    乔对我微微一笑,恰好弯到好处的唇角与狐狸般的弯眼竟然给人一种媚惑感。“x,你还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只是失忆而已,可怎么会变的这么差劲了呢。”他的语气听起来感觉有些惋惜,放下撑着下巴的手拍了拍手掌,好似一个指令般他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围了上来。
    “废话我就不讲那么多了,作为亚特的首领我为了阻止redeption对其进行地域开发,于是不得不隐藏身份打入敌方的公司,当把它所有的门路都摸清楚以后这对于我们的战争自然是大大有利,所以在这之后我就要想个脱身的方法嘛。”
    说着,首领他敲了敲脑袋一副无奈的样子:“不过呢,没想到我的面子竟然那么大,部门竟然派了三个精英部门的特种兵来营救我,所以为了能够让你们无功而返我也是下了点功夫,甚至还当了一段时间的死人。”
    “可是之后我们找到的那具尸体,检测结果的显示明明就是你……”主管看了一眼敌方一步步逼近的战士们,手中的手枪也上了膛。
    “这种东西只要找个替死鬼,再买通一个人改动一下结果数据不就好了,轻而易举的事情。”首领笑道,似乎在嘲笑我们的无知一直还蒙在鼓里。
    “首领你简直棒极了,亏我还因为第一次任务就这么糟糕而愧疚了那么长时间!”面对逼近的士兵我张开手臂,数十只召唤兽被我释放了出来,张牙舞爪的魔兽们从我身后飞奔着过去将士兵们撕成碎片。
    我的举动直接宣布了战争开始。
    “你们还有没有高等的召唤兽?擒贼先擒王,把首领先弄下来再说!”眼见着即将一片混战,我转过头对他们喊道。
    安莫手中的赤色长剑呼的一下蹿起了几丈高的火苗,熊熊火焰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一般,手臂一屈长剑勾起一条猩红的完美弧线,随之安莫对着首领的方向猛地蹿了过去。
    “这次我不会轻敌了。”
    “喂!”没等我叫住他,安莫已经和首领纠缠在了一起。在冰雪泛着的寒冷蓝光中,金属碰撞的火花在雪层下来回闪显着。
    随着安莫的带头行动,克尔斯举起巨刃也随之杀了过去,士兵们听从首领的指令朝着我们飞快涌了过来,我放出的几只召唤兽也依次被敌方击中要害,纷纷幻成一缕烟雾飞向空中消逝不见。
    主管的枪法很强大,他在没有浪费一颗子弹的情况下,枪枪准确射入目标先后击退了数名士兵,随后他的准星越过无数障碍准确的瞄在远处首领的身上。在首领与安莫一次次迅速的交手中主管依旧稳稳盯在他身上,我知道主管在等待时机,他要把子弹的准确性提到最高并且误伤性降到最低。
    不过……
    “主管!你倒也是顾一下子自己啊行不行!”我围在主管身边将想要乘人之危的士兵一个个消灭掉,有几个已经溜到了陌流之源的洞口,我一回手炎系魔法喷射而去,他们直接化成了一片灰烬。
    主管眯起眼眸极为认真的盯着首领的方向,他缓缓道:“你懂什么,远程准确的枪法绝对要持枪者专一,我要是顾得了自己那等一下倒地的就是安莫了。”话音刚落,他瞳孔倏的缩小了起来。
    随着一声枪响,我远远望去,只看到空中首领的身影为之一震,随后他整个人有些狼狈的坠落了下来,就好似被猎人击中的一只断翅黑鹰,坠落的时刻还在努力挣扎。首领不断平稳身形释放魔法想要降低落地时的冲击力,然而在空中的安莫带着一团烈火已经向他迅速冲了过去。
    “不错嘛神枪手……小心!”我正要赞赏他,一转头就看到主管背后一个士兵正对他举起了长剑。
    主管头也不回,只见他持枪的手臂向后探去,一声枪响之后身后的士兵直接倒在了地面。“神枪手的名头我估计可坐不住,因为我没有子弹了。”主管满脸无奈,反过手枪直接使用枪托将前来的士兵击晕。
    我掏出枪刃向他丢去,主管接住之后又是一连串行云流水完美准确的射击。一个魔法过后我对那边正打得起劲的克尔斯喊了一嗓子:“小藏獒给我把刀!”
    话音刚落,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我的脑袋就直直射了过来,我暗叫一声不好随后立即偏过头,就在武器带动的一阵强风扫过我耳旁时,我伸出手迅速抓住了飞驰的刀柄。随手抹了把脸上的冷汗,之后我握着匕首跃起身跳上断层对着地面上的装甲车直接冲了过去,同时我释放强烈的魔法攻击也向着那些载满士兵的装甲车呼啸而至。
    克尔斯你扔武器的时候能不能看着点儿避开我的要害,这不简直是要人命呢吗!
    跃上冰雪的断层后我看清了敌方的所有军队势力。七八架直升机环绕或停留在首领带下去的军队炸开的空洞两端,漫无边际的雪原上布满竖立着敌方的士兵,装甲车上的士兵们见到我的出现,机关枪对着我的方向就是一串连续的攻击。
    子弹像散开的大网向我笼罩过来,我立刻蹲下身,随之以我为中心从脚下快速蔓延开一片猩红的法阵,再站起身手掌对着子弹射来的方向,面临一切的攻击力量在瞬间消失,对面的战士们见子弹一瞬间统统消失不见,眼中纷纷闪现出几丝惊讶。
    时间仿佛定格一般整个场地倏的安静了下来,两三秒后,随着一声爆炸产生的巨响,敌方雪层之下爆裂溅起一片冰渣,带有攻击力的精神朝着敌人的方向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扯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脸,我甩了甩手臂一步步向敌方踱去。
    夕阳西下。
    雪原的皑皑白雪被残阳染成血色。
    一枚子弹擦着我的脸颊呼啸而去,几粒血珠渗出滑到嘴角,我后退几步拉起领子擦拭着伤口,眯起双眼眺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雪原上散布着亚特的士兵。
    拖了这么久,人海战确实好用啊,这回真的是快要成烈士了。
    主管明显对于一对一的战争表示为不赞同的一方,于是他也加入了安莫与首领之间的打斗,三人的攻击力都很强大,那打斗的阵势仿佛要将断层部分轰出更为巨大的空洞似的。
    下面的士兵解决了差不多,克尔斯扛着巨刃也跃到了地面之上,但当他看到后面的阵势时他不禁一咋舌,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着脸道:“有没有搞错?都打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多人!?”
    “算少的了,”我拉下衣领,手臂中魔法的召唤石由于过度的使用已经耗尽了能源,看来有一段时间不能使用魔石攻击了。“如果不使用魔法攻击的话,大概需要多长时间能解决?”我问道。
    “哪有那么准确的时间啊,看心情照着打呗。”克尔斯立刻恢复之前乐观的心态,对着敌方就要冲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让他止住了脚步,天上投放下的火箭炮目标对准我们直射而来,同时大量士兵也沿着绳索从直升机迅速滑了下来。
    我轻轻呼了一口气,就在我正打算释放出大量精神攻击席卷过去的时候,由我面前倏的升起了好几丈的冰壁,火箭炮打在冰壁上炸出无数条裂缝,随之在敌方的队伍里面又迅速拔起了好几道寒冰所建筑的墙壁,冰壁分隔,同时也将敌方的势力直接分散锐减了许多。
    我转头看了一眼克尔斯,而他正扛着武器丝毫没有出手的动作,见此他也有些惊奇的看向我。
    不是我们两人,而主管安莫他们还在下面和首领纠缠着……
    是谁在帮助我们?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空中席卷至被隔离开的军队队伍,巨大的披风跟随他身后在空中来回飞舞着,被污黑包裹的人影就如一张随风轻盈飞舞的薄纸一般,在他身后大批士兵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就如风吹倒的稻谷般纷纷倒在了地面上。
    黑影在残阳染红的雪地上一闪而过,他轻轻的坠落进空洞断层之中,如一个巨大的噩梦般无声的笼罩在首领的上方。一张苍白的面孔隐约从披风竖起的长领中露出,当看清那人的面容时,我和克尔斯不自觉的异口同声――
    “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黑鹰天降
    他怎么会找到这里?他为什么会帮助我们?
    这是当时我的头脑里仅存的思考问题。
    尽管脸色苍白,但神情中依旧透露着无限柔情的尤尼克,尽管是处于凶恶的攻击状态,但身上却没有汹涌出浓烈的恶意与杀气。在那么一瞬我的内心不知怎么就有了一个莫名的肯定――现在攻击首领的这个家伙不是那个毁掉卡格塔、毁掉自己家乡并且要杀掉我的尤尼克,而是很久以前便消失不见、嘴角总会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无时无刻都能够给人带来温暖的那个人。
    一袭黑衣的尤尼克如同在扑食的苍鹰一般,双臂紧紧勒住首领的脖颈两腿盘在他的腰部。遭遇暗袭的首领先是一愣,随后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后拼命对着身后的人发出强烈的攻击,可尤尼克灵巧的躲避着攻击,就算手臂被对方抓的鲜血直流也没有丝毫松懈,任凭首领如何死力挣扎依旧纹丝不动。
    我看到主管与安莫互相搀扶着从陌流之源的洞口站起身,这两人显然是在刚刚的战斗被首领打了出去,尽管是二对一,但他们两个看起来却并没有占到多少优势。
    “尤尼克!”主管定神一看,随后眼眸里露出了惊喜的色彩。而安莫似乎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本已经反目的朋友如今却舍身相互,见此也是微微惊讶的看着他。
    原本对峙的局面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尤尼克直接打破。尤尼克的速度很快并且目标很准,几乎在瞬间就勒住了首领的脖子,尽管首领如何挣扎但他却如同一尊雕像般定在对方身上,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如果按照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那估计不出几分钟的时间首领就会直接倒在地上。
    毕竟致命的要害在人手上,这可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可也不知道是上天一向喜爱看事与愿违,还是人在危机之时都会爆发出一种特有的潜力,总而言之我们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了,首领的垂死挣扎就那么凑到巧处击中了尤尼克的弱处。只见从首领身上闪现出一股强烈的金色光芒,这个邪恶的个体在那瞬就如一个带着光明的太阳般,可惜这些光芒却不能带来希望,相反,它是完完全全置人于死地的毒刺。我站在断层的顶端都能够感受得到由此发出的巨大攻击力,更何况正与首领亲密接触的尤尼克。距离对于他来说也是致命的。
    极为强大的攻击力使他不得不放出对抗的魔法护盾保护自己,可就在尤尼克受到攻击稍作停顿的01秒,首领已经迅速扯下他钳制在自己喉咙的双手。尤尼克重心不稳向前一个踉跄,首领眼神在瞬间变得阴暗得很,他顺势得把尤尼克的手臂往右侧猛地一拉,只见他再松开手时尤尼克的一条胳膊已经软绵绵的耷拉在身体一侧。
    尤尼克本就苍白的脸颊因攻击的疼痛变的更加惨白,不过他没有因疼痛而停止攻击。他伸出没有给拉脱臼的手臂幻出自己的黑色长剑,长剑落入手后他不带一丝犹豫又重新冲了过去。
    黑色的老鹰誓死击败自己的敌人。
    主管与安莫手持武器凑过去想看准时机过去一起帮忙。虽然心里还是不明白尤尼克怎么突然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甚至有想过这可能是一个计谋,但他现在正拼命为我们对抗首领与我们一同战斗,就凭他这点,在心里我就已经将他重新归于伙伴的行列了。我顿了顿,一招手和克尔斯也跳了下去,打算与他们一起战斗。
    可是尤尼克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将首领引离陌流之源的方向,并且与想要携手相助的我们不断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
    “安莫,你带着他们快离开这里!”在与首领的交手过程中,他转过头对我们大声吼道。随后一偏头一个暗系魔法擦着他耳边打了过去。
    安莫的瞳孔有些放大,蓝色的瞳孔里似乎在不停闪烁着什么。
    “不行!”
    安莫用力摇了摇头,以他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丢下朋友自己逃跑的,他握紧红刃,随后举起长剑对着首领冲了过去。
    首领腾出手对着安莫的方向一指,手中的攻击已经储满危险的力量正要发射而出,尤尼克身形轻巧躲过面前的攻击,微微一侧挡在发射至安莫的魔法面前,同时十足威力的魔法攻击也从手心之中射出。
    魔法与魔法的碰撞生成了巨大的破坏力,两人同时被爆炸击的后倒了几十丈,首领一个不稳狼狈的倒在地上,抬起头时嘴角涌出的鲜血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白色的衣领上。
    安莫伸出手扶住快要倒下的尤尼克,我们赶快围过去想要查看他的情况。尤尼克显然比首领的状况糟糕很多,他吐出好几口鲜血,眉头紧皱脸色不正常的发白,身体软软的靠在安莫身上,好似连开口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你怎么样了?你怎么会找到这里,为什么要帮我们?”安莫扶着尤尼克让他坐在地上,同时释放出治愈魔石想给他医治伤口。
    然而尤尼克却已经无法再回答他的问题,他轻轻的推开了安莫,望着安莫那包含惊讶的蓝色眼眸,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摇了摇头,费劲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别,别浪费时间了……”
    我和克尔斯相互对视了一下,之后同时站起身挡在尤尼克面前面对着远处的首领,只要他一有攻击的动作,那我们就绝对不带有任何犹豫,绝对拼尽全力向他攻打而去。
    我们一定会这样做,为了陌流之源,为了尤尼克。
    一向处事淡然的安莫这回也着急了起来,他焦虑道:“你什么意思?你现在伤成这样我必须要给你治疗,我……尤尼克你做什么!”
    安莫突然大吼一声,我以为又遇到了什么突袭忙转过头想看是怎么一回事,可一回头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向我涌了过来,没有丝毫攻击的力量,甚至还带有几分保护的意思,可是它却将我整个人向后大力推去。
    我措不及防直接被推了出去,待倒在地上再抬头一看,发现我竟然被那股力量推倒了陌流之源的地域,克尔斯等人也倒在我身边,他们也是一脸不明的诧异之情。再向洞口望去,洞穴之外遥远的距离竟然只留下了尤尼克一个人,而且由他身上释放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收回。
    他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全部推到陌流之源里面?
    “尤尼克!”安莫大喊着他的名字,他显然无法理解尤尼克的做法。突然他瞳孔里闪过一丝惊恐,仿佛在瞬间想到了什么让人恐惧的事情,安莫飞快站起身想要跑回到尤尼克的身边。
    尤尼克控制着洞口附近地面的碎石,使它们不断升起聚集遮挡在洞口,岩石越聚越大,几秒后洞口便已经被岩石遮挡住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洞口。
    对不起。
    他张了张口,从他的唇语我看到了这三个字。
    对不起什么?因为之前伤害了我们,与我们成为了敌人?
    正想着,随后外面的尤尼克便对我们轻轻展开了一个比往常更加温和的笑容,就在那个瞬间,这个微笑便刻印在我的内心最深处,无论之后时间如何冲洗都已经无法抹去它留下的印记了。
    尤尼克勾起的嘴角弧度带着无尽的温柔,弯起的金色瞳孔亮亮的反射着夕阳柔和的光线,仿佛什么隐匿情感包含在双眸之中,无法言语却只能靠笑容宣泄出来似的,眉眼间的笑意如同冬季里极为温暖的阳光一般,温柔了世界,却隐隐莫名带着几分悲壮。
    我看着他有些发愣,在这之后眼前猛的闪过一片血光,这个如沐春风的笑容瞬间被鲜血覆盖,首领冷酷到可怕的眼神与那个永远定格的上扬唇角便被冰冷的岩石完全遮挡在了洞穴之外。
    “尤尼克!!!”
    撕心裂肺的吼叫随之响彻在陌流之源上空。
    陌流之源的空气中弥漫着极为警惕的精神波动,米诺与x都不知去到了何处,不过以米诺现在的力量并不能对其抱有多大的希望的帮助。
    洞口的岩石不知被尤尼克动用了什么魔法,无论使用任何方法却依旧无法将其打碎,他一人去面对敌方,却把我们直接保护在陌流之源这个安全地带。
    “尤尼克他一个人留下来去对付首领,我们必须要出去帮他!”不死心的克尔斯双手撑在岩石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们。
    “他已经……”安莫喃喃着,不知是还不肯接受尤尼克的死亡,还是在思考尤尼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浑身带着杀意的尤尼克不见了,带着温柔微笑的尤尼克又回来了,可是那个温柔的尤尼克舍命保护我们,现在他正陷入了危机之中,两个人重叠成一个人,让我们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究竟是同一个人,还只是相貌相同性格却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在这之前我所探测的精神完全不是同一个,我以为以前的尤尼克再也回不来了,还是说就是两个不同的精神居住在同一个身体里?
    我不知道,我现在只能确定那个身为我们大家的伙伴的尤尼克,现在已经回归于美丽的陌流之源了。
    陌流之源的湖水突然发出了幽幽的绿色荧光,不等我们作出反应,在瞬间我们就被席卷的荧光包裹起来,我看不到安莫他们,只感到身体陷在这片奇异的荧光里一直在坠落着。
    轻轻坠落着,不知会落到何方……
    “星球的核心陌流之源已被图谋不轨的军队队伍发现,为了防止它陷入危机,我不得不隐藏起自己的形体将整个陌流之源进行转移……
    我也不知道下一刻陌流之源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会停驻在什么地方,我的能力估计无法再坚持离开这个地方接到秋奇的召唤亦或者求助,以后的路途你们要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协助秋奇一同守护着这个星球……
    相信只要缘分还在,你们会找到陌流之源新的地点,我与修尔德在这里等着你们,感谢你们愿意保护着这个星球。
    让我们期待着再度的欢聚……”
    飘渺的声音依稀回荡在耳畔。
    睁开眼,巨大的白色树枝交错遮挡住头顶的天空,透过树叶的空隙可以看到一只黑色的苍鹰在湛蓝之中展翅翱翔。空气仿佛冰冷的能在接触的皮肤上结出一层冰渣,蜷曲在地面的长形叶片泛着冷冷的荧光。
    我扯了扯嘴角,挂起了一个略带无奈的笑容。这不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初场景吗?没想到兜了一个大圈之后我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初始的地方。
    不过比起那个时候x的身体倒是长了不少,最起码长高了。我站起身揉了揉自己半长的头发,安莫他们就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现在一个个也正缓缓起身迷茫的看向四周,想必米诺刚刚的话语他们也都听到了吧。
    “这是什么地方?”克尔斯甩甩头,随后定睛看向四周。
    “这里是海奥姆附近的森林。”主管站起身扫了周围几眼。“所以我们现在是给米诺送了回来,把首领他们撇在雪极北了……还有尤尼克!”
    主管面露惊色,他环绕四周希望能够在视野中出现那个黑色的身影,可惜在这个纯白的森林里,没有出现丝毫跃动的污黑。
    安莫沉默着,对于尤尼克的牺牲他没有任何言语,一直缄口不语,内心也依旧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似乎已经习惯了。
    最好的朋友突然成为了反目的敌人,当他出乎意料又变回原来的样子时,却因舍命相护长眠在了远处寒冷的北方。
    既然本来就会离开,为什么要寄于希望呢。
    他那句最后的对不起又响彻在我的整个脑海里。
    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性命保护我们,难道是为了赎罪吗……
    一时间一种名为悲伤的种子突然掉落在我柔软的心脏上,不需要任何水分与土壤,缠绕在胸口在瞬间生根发芽长成巨大的树冠,粗壮的树干在身体里膨胀着,心脏承受着它的重量而发涩发疼……
    那个即使在黑暗里依旧笑容能带来阳光般的尤尼克,那个唯一的尤尼克……
    消失了。
    一声短促的嘶叫在我们头领响起,极为清冷而冷峻,抬头望去,那只黑色的雄鹰盘旋在我们头顶的天空正大展双翼滑翔着,它对我们又发出了一声鸣叫,似乎在对我们倾诉着,随后从它身上掉落下了一片什么东西。
    仿佛如羽毛般轻盈的滑落下来,准确的对着我们飘了下来,待它离我们距离又近了些,我们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张薄薄的信纸,安莫向前走了几步一伸手接住了它。
    他随意的展开信纸,然而那上面竟然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一页字,当他看向信纸的第一眼后他的瞳孔便倏的收缩了起来,双眸随之也微微瞪起。
    “安莫,那是什么?”
    克尔斯与主管也围了过去。待我凑过去看向信纸的第一行字,然而就这么一行却让我惊诧不已。
    只见那张信纸的开头是――
    “至修尔德、安莫,以及那些我曾经的伙伴与朋友们,那些与我欢度时光,赐予我微笑的人们。尤尼克在此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后还是把尤尼克给写死了,这个算是本书前期的一个大暖男
    陌流之源受到侵袭,米诺最终选择将它与自己永久的隐藏起来,秋奇的隐藏医疗站也算是报销了
    下一章的主题大概还是会围绕着尤尼克,其实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自己创建的这个角色,名字也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才选择了“unique”的音译,而他的姓氏“戴”音译却是死亡之意(die)。或许从很久以前我就已经规划好他该走的路线了,只不过真正写出他的命运时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五十一、尤尼克的一封信
    至修尔德、安莫,以及那些我曾经的伙伴与朋友们,那些与我欢度时光,赐予我微笑的人们。尤尼克在此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封信大概会是我的绝笔吧,现在只希望黑鹰能够把它带给我的伙伴们,而我,在这封信中也将要把我隐藏了二十来年的秘密公布于众人……
    在这里首先我要对安莫与修说声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太弱了才导致自己的身体落在小黑手里,之后才做了伤害卡格塔的村民、伤害你们的事情。对不起,我对你们隐瞒了这么久,这件事情甚至连与我一同长大的伙伴都没有告知。
    因为我以为我可以压制他,可以控制他,我以为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可现在看起来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我是尤尼克,是你们一直所认识的尤尼克,即使有很强大的力量,却生性喜爱和平、喜爱微笑的尤尼克。
    在我六岁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会与村庄的其他人一样,在卡格塔这个小村里安静的度过平凡一生,安逸存活于星球上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与世无争,没有任何远大的理想与抱负。
    只想寻求于安逸的生活罢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有些不对劲,最开始只是有所察觉,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终于发现了奇怪之处在哪里――那就是每天在一段短暂的时间里,我的身体竟然是不属于我的!
    被另一个人操控着自己的身体,即使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甚至是夜晚的几分钟。刚开始我当然有些惊恐,但时间久了习惯之后,我竟然产生了一个与它交流的想法,于是我开始试着和身体里的另一个人进行交谈。
    每天在纸张上给他留下一段文字或者写下对他提出问题,看到他的回话之后继续给他留言。
    由于他出现的时间非常短暂,而且对我也没有过多的影响,所以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乡民、母亲、朋友、安莫……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告诉任何人我与另一个人共用着一个身体。
    随着本子上的对话越来越多,我对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便也有了一定相对的了解。
    他说他叫小黑,很简便的称呼,就像我叫尤尼克一样,他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他嗜打斗,每次出现都会在村后的空地练习自己的能力,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受自己是存活在这个星球似的,并且他还有很大的野心,他并不满足于只在一座小村庄里生活,他想去更远的城市。
    从他写下的语句中我仿佛能听到他高傲的口气,看得出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家伙,和我软弱的性格完全相反,他的脾气非常暴躁。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尽量与小黑和平共处,什么事情都顺着他的意愿,毕竟在同一个身体我不愿与他正面再发生什么战争,而且……
    我似乎和他永远都碰不了面吧。
    不过还好他仅仅出现的短暂时刻也不会给我造成多大的麻烦,于是我便默许的接受了他的存在。
    与小黑共用一个身体的日子又这样持续了几年,直到后来我开始接触了村庄外面的生活,于是随便也借此了解了我身体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大概这就是人格分裂的症状吧,两个相反的人格居住在同一个身体,他们一开始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直到某一天主人格察觉到自己的私密物品移动了位置,发现了种种入侵的现象,结果在这个时候,次人格出现了……
    在成长中小黑的脾气也越来越差劲,甚至有好几次差点与村民大打出手,并且叛逆心越来越强,离开卡格塔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有好几次我回到身体的时候,竟然都发现自己正在通往城市的路途上……
    自那时开始,我就明白了小黑这个人格对于我自身来说已经有一定的威胁了。我是主人格,身体属于我的时间当然比他多得多,可仅仅这样我也不愿意让他再留在我身边,不愿与这样一个性质恶劣的人格继续共享同一个身体。
    我怕小黑会伤害村民,也怕我自己瞒不住母亲,于是便说谎要离开村庄前往城市去找一份足够赚钱的工作。其实在驻足城市的这段时间我四处奔波,我在寻找将小黑至于死地的办法,我想要毁灭他。
    身体本就属于我,剔除一个莫名出现的副人格,我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即使小黑是副人格,他却也占据着身体的一部分,他察觉到我要将他踢出身体,于是他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他强制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从最开始出现的几分钟后来到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最后甚至可以做到全天占据我的身体。
    对于性格懦弱胆小的尤尼克来讲,小黑强行占据身体的行为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而小黑成为主人格再将他挤为副人格更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知道如果身体最后的赢家真的是小黑的话,以他嗜好杀戮的个性那绝对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会惹出星球上的灾难……
    我费尽全力压制住了躁乱不安的小黑回到了卡格塔,究竟是要告诉家人我的病情,还是自己一个人承担下来?
    辗转反侧夜不能眠,然而在再三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