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噩梦失控 分卷阅读35

分卷阅读35

    一个地方。”
    送我们去一个地方?
    这么突然?让人连个准备都不做?我有些发愣,不过下一刻我就反应过来他所用的称呼是在与我讲话,就说明这句话必须是要我做出回复。
    去哪里?这是每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必然要问的一个问题。
    “主子说,这是几位一定都非常想到达的地方。”西装说的模棱两可。
    我心说我现在最想回家,莫非你家主子能把我送回啤酒村去?
    花寒听后就道:“喂,昨天我们过来的时候你可没说后来有这么一出啊,那我们不是之后的路线都要在你们所规划的行程上?不去!我们凭什么要听你们主子的鬼话,让我们去哪儿就去哪儿?”
    “因为我所接到的消息也是刚刚主子所告知的,当初带几位过来的时候并未考虑过此事,还请几位多多谅解。”西装依旧彬彬有礼,一副绅士的模样。这人骨子里的傲气早已经给磨灭的丝毫不剩,更多的就是稳重,每个人的生存之道都不同,而这个西装的脾气如此之好,想必也是费了很大一番功夫。
    “你先告诉我们,就是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安莫冷声道,毫无波澜的眼眸静静盯在西装身上。
    我看西装稍稍顿了一下,似乎还是想委婉的拒绝告诉我们,但安莫身上的气场太强,我看他的眼眸中虽说只是一片平静,而宁静之下却是深深暗涌的波澜,就这么安静的盯在西装身上,却隐隐带着几分威胁之意与隐藏的杀气。
    西装一直都是语气特别客气的绕过我们的问题,精神动态也一直稳定的很,而就在安莫盯着他提出问题的时候他的精神动态却轻微出现了一丝恐惧。果然一物降一物,不过正常人就算只是这样被安莫单纯的盯着也会心生出一股寒意吧。
    西装迟疑了片刻后终于开口,他说:“主子让我带你们去的,是亚特中心城市的军队总部大楼。”
    “为什么要去哪里。”
    “因为他们的总部,已经被人为炸毁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七十九、炸毁的中心总部
    “乔的总部被人给炸了?”花寒不可思议地道,之后那西装又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他便又来了一句:“谁这么好人?快告诉我我以后给他送个锦旗过去。”
    我心说能把乔总部给炸毁的人,那就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谁还会在乎你那破锦旗?不过话说回来?怎么这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事件的作俑者又会是谁?莫非乔在外还有不少仇家,看不爽于是就组了个团一起炸人家总部去了,后来还能让我们捡个剩?
    不过谁啊本事那么大,竟然直接打到内部去按炸弹了?
    西装看我一脸纠结,就轻叹一声,估计也是在责怪自己屈服于了安莫的气势,他道:“我们主子知道你们不愿意错过这次的好机会,便让我送几位过去,总部那边的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分部的军队还在支援的路上,地域的总督现在也正在总部。”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问道。
    “昨日午后左右的时间,不过主子刚刚才联系的我,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这么一情况,并非有隐瞒各位之意。”
    我这时就心感奇怪,我和他们主子没什么交情啊,这么照顾我们干啥?就问:“那千面神皇为何要告诉我们此事?他不是身为在我们之外的势力么,这么一来岂不就过于偏袒于我们?”
    “主子说,这是他曾经欠下几位的,只好以此作为偿还。”
    我看其他人都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花寒这时也算压下了脾气,他不解道:“他欠我们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见过你们家主子?”
    西装倾了一下头,转过身淡淡道:“主子的私事我也并非事事了解,还请几位别再难为我了。直升机在门外已经备好,还请各位速速到达。”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听西装所说的,这个千面神皇看样子还是我们都所认识的人,而且还欠下我们一个人情?不过他究竟是谁呢,我们的记忆里根本没有对此人的任何印象。
    还是说,他以不同的面貌出现在我们身边,而我们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怎么想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可是这一路过来路人甲乙丙简直太多,用排除法的话怎么也算不出来这个神秘的千面神皇究竟是谁。不过倒也罢,我们与其在这里一个劲的猜测,那还不如直接登上神皇所安排的直升机,也算是领了他这么一个人情。
    乔也算是够郁闷一阵子了,自己的总部竟然被人给炸了,看样子损失还挺严重。西装仅仅说的只是他的总部给炸毁,却没有其他人对军队的势力更深一步的进展,这难道说明谋划的一方只是想给乔一个下马威而已?
    不过这倒也是够了,我原以为乔在自己的地域一向都安全的很,没想到自己的总部竟然就给人随随便便的炸了。我这时又想起了以前的redeption,它前后几次的爆炸与最后的毁灭都是归结于我们自己内部人的叛乱,而且这些防范系统极为高强的地方只要一出事,绝对就是因为对自己内部的人防不胜防所引起的。莫非乔的总部也是由于起内讧,所以才造成当下这个结果?
    该啊,我心里突然一阵幸灾乐祸。
    西装带领我们走出别墅,在靠近海岸的一端平台上正停着一架直升机,而直升机旁边还蹲着一个看似很敦厚的面孔,走近一看我发现这不是当初带我们躲避虫灾的那个老实司机吗?哟呵这人原来还十项全能,不知道什么坦克轮船会不会开?
    司机看到我们就站了起来,对我们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x大人和几位朋友都来了?我们要赶快启程,中心城那边现在可热闹着呢,再不快点可就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心说等我们过去那得更热闹,到时候你直升机在上面一圈圈转着就来回看我们打着玩儿吧。
    ? ? ? ? ? ?
    登上直升机后的一段时间,安莫依旧保持着他一向的漠然态度看着外面天空的云层。克尔斯就问我到达中心城之后有什么打算,我就说继续开打呗,本来我们就没有要留下乔的意思。启动魔洞之眼、绑架整一座城市的人作为祭祀品、毫无节制的抽取星球的能源……这种种罪名都够他死上几千回。幸好我们阻止了他魔洞之眼的开启,否则那就真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战了。
    对于一切损害星球的事物,我都必须要将它消灭掉。我双手撑在脑后看着外面的天空,心说道――因为我就是x,我继承了x的使命,继承了他的意志。米诺在寻找继承者的时候跑遍了无数个星球,然而却只有我一个人的精神能够与x完全符合,怎么说,我一直以为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所选择的,但总的来看,这也算是我早就注定的宿命吧。
    只希望这个宿命最后不会落到一个可悲的结局。我无奈地想着。
    就是因为命运才会牵扯我们这些原本不相识的人聚在了一起。一直追随着x脚步的安莫、不背叛特种兵荣誉的克尔斯、为了赎罪的凯诺与花寒,我们现在都聚在这架直升机上,前往着我们最终的目的地,可以说是能够结束命运所带给我真正使命的目的地。
    这一路上死了太多人了,所以无论怎么说,也是该结束这场战争的时候了。千面神皇算得倒是很准,不过乔的总部被炸毁一事我总是感觉很蹊跷,可就算再怎么猜测千面神皇也不会站到我面前解答我的疑惑,所以最后干脆也不想了,任着直升机带我们在空中往中心城的方向驶去,我环着手臂打算稍稍小憩一会儿。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抬头望去,只见那一双没有任何蓝色波澜的双眸正看着我。“我感觉很快一切就都结束了。”安莫喃喃着。
    我点点头,拍了拍他的手道:“嗯,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就回家。”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进入了亚特中心城市的上空,隔老远我就看到一股黑烟蔓延至天空之上,看样子那边大概就是乔被炸毁的总部了。
    距离太远,但我还是放开能力察探了一下下面的精神动态。“很混乱,很多人都在逃离。”我讲道,伸手往那黑烟的地方指去:“那边已经没有任何精神动态了,说明一片都是自己内部军队的人,我无法探测到他们军队的精神。”
    直升机离他们的总部越来越近,在还有几公里左右的距离,安莫就道:“我们在这里下去。”
    “在这里?”一直对直升机有阴影的凯诺当然不理解他的做法,就问为什么。
    “我还是不够相信那个千面神皇,他既然知道我们与乔势不两立,那作为局外的势力怎么说也不应该这样帮助我们,更何况我不知道他欠过我们什么东西。”安莫淡淡道,他伸手撑着机舱顶身体向外探去:“我们自己过去查看,这样目标也不至于那么明显。去看看,乔他现在究竟是处于一个怎么样的情况了。”
    说着,安莫对着外面纵身一跃,身体快速降落下去,他控制着身形在空中旋转盘旋着。安莫对于高空降落这一动作可以说熟悉的不亚于点头举手,他知道什么样的降落方式更能安全平稳准确的落在自己想要到达的地点。
    我转过头看向凯诺,只见他自安莫跳下去的那刻一脸惊悚就没恢复过来,而且他根本没有我们这样的身手,这可怎么下去?我看他这惊恐样就忍不住想安慰几句,开口就道:“没事,你不是说过你很禁摔――”
    那从这地方摔下去无论什么东西都能直接成饼了,想到这里我忙住口,把凯诺干脆丢给克尔斯和花寒,反正这两个人的身手应该也足够带一个人下去。
    就说“你们俩负责把我们会长大人带下去哈,我先走一步!”说完在凯诺更加惊恐的表情下也向外跃了出去。
    真是服了,这家伙跟着我们这么久什么没见过,看到我们高空坠落竟然还给吓成这样?我有些无奈,下坠的重力带起一阵阵强风刮着我的耳朵,呼呼的风声钻进耳膜引起震动相当刺耳,我瞅准安莫落下的方向也展开双臂向那边盘旋而至。
    不知是最近事情发生得太多脑子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怎样,我就这样注视着下面的建筑,一直傻乎乎的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距离只剩下十几米左右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赶快释放风系魔法缓解惯性保障自己的安全降落才对!可是我怎么还傻愣着在这里啊!这样没几秒之后我绝对是一团血肉模糊的模样出现在安莫面前!
    我一下就毛了,双手一发力就引出了魔法,瞬间一片巨型漩涡就从我身下蔓延开来,下坠强大的惯性被上升的剧烈风力一顶,我就感觉整个人像直接被拍在一道无形的墙上几乎吐血。虽说重力是抵抗了,可由于离地距离还是太近,我几乎整个是直接摔在地上,最后我只听到我全身的骨头都发出一声闷响,脑袋嗡的一声就几乎要失去意识。
    我这时在心里直骂自己傻逼,心说怎么这也能忘,那这一跳不就直接跳鬼门关里了么!现在伤到哪里都好,只希望没有骨折,这种情况要是骨折了那就基本等于死了。
    我懵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疼痛,于是□□着从地上翻了过来,安莫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见此忙往我这边赶过来要扶住我。我看他一脸的惊讶,似乎不明白我怎么无缘无故连魔法都没有释放就直接倒地上了,我也懒得作出解释,靠着他喘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缓过来。
    接着我就感觉一股辛辣从喉咙涌出,我弓着腰咳了一声,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淌了我一下巴,我心说这次摔的真是够他妈惨的。不过咳出一口血之后气却顺了不少,就摆摆手示意安莫我并无大碍。
    安莫皱了皱眉头说要我小心点,我就道只是失误而已。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究竟在想些什么,哀叹一声将嘴里残留的血液吐掉,擦拭着嘴角向天空望去。
    克尔斯和花寒这时已经带着凯诺相当平稳的落了下来,幸好这三个人足够的慢,才没有看到刚刚我那丢人的一幕。
    凯诺不明情况就给直接从直升机上拽了下来,一落地他的脚就软了,我们让他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我也趁机休息休息检查了一下自己,好在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x的身体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柔弱。
    安莫还想说些什么,我忙用眼神示意他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他顿了顿,上下打量我确认我真的没有事情后才点点头。
    凯诺缓过来之后我们这才开始注意所降落的位置,是一条看似很繁华的商业街,高楼顶端还挂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美人在做着广告,有些店铺甚至还大敞着店门。只不过这条商业街现在除了我们几个外,便再无另人了。
    “都跑了,风声闻的到是很及时。”安莫四处看了看,然后转身走到一辆轿车旁,在下一秒整个人就已经进入了车辆内部的驾驶位上。
    “嘿,这招不错啊,学会了那天下就没有进不去的门了。”花寒见此,有些羡慕道。
    过了不一会儿安莫便发动车子向我们驶了过来,车停在我们面前,他打开车门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道:“不如,我们去做乔最后的一批客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
    ☆、八十、欢迎光临
    公路上,被丢弃的车辆横七竖八霸占着一切能够行驶的缝隙,看来有一部分实在惜命的人是弃车而逃,于是这些车辆便成了我们现在较为严重的阻碍。
    “中心城给炸了他们是激动些什么?连车都不要了?”花寒看着窗外零散的车辆,当看到某一车型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伸手指向一辆车:“你们看!那抵得上我两年的工资,很贵的!”
    凯诺白了他一眼:“行了,回来的时候让你开那辆,现在你别这么丢人行吗?”
    “谁让你们公司以前工资发的那么不尽人意啊……”克尔斯在一旁接着话,尽管声音特别轻,但坐在前排的我还是听到了。
    说实话,一直以来我还真没注意过特种兵精英部门的工资,因为x在钱这方面根本不需要我担心,给我留下的卡就算挥霍也足够个半辈子了。可我依旧心感好奇,就转头问安莫道:“1st的工资很糟糕吗?大概多少?”
    安莫这时候正努力的在无数车辆的空隙中穿梭着,他的盗车技术极强,而开车的车技却可以说是一般,横路的车辆居多,所以一不留神他就一头对着一辆车直接栽过去。安莫忙顾着前面的道路所以暂且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路线,然后把车驶入绿化道下面一条较为偏僻的小路,这小路一看就是绕的远路,平时没有什么车从这里走,不过外面的公路已经堵的不成样子,条小路倒反而成了捷径。
    到了能够正常行驶的道路后安莫才道:“1st的工资?我觉得还好吧,最起码比其他部分高出三四倍。”
    安莫说出一个价格,高的简直让我咂舌,那这么说x留给我的那张卡里面的数字还是算少的,这么高额的工资redeption还真敢付。不过转念一想1st可是整个公司的主力,而且总人数也就那么三四个,这种身价倒也算是可以配得上。
    花寒一听就几乎要对着他那个会长咆哮了:“为什么1st的工资比我们多那么多――”
    “这事儿你得去问我父亲他老人家,想见他,回去割脉吧!”凯诺捂住刚刚给花寒震到的耳膜,没好声地说道。
    克尔斯暗自在一旁窃喜着。见后面三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家伙我不禁摇了摇头,心说现在比工资有什么用?你们身上没他妈一个人是带着卡的,到最后不还是得靠x留下的。
    安莫也觉得后面的人有些无奈,扶了扶额头好笑的摇摇头,便继续专心地开自己的车辆。
    他这一笑看起来就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味儿了,果然把情绪表达在脸上,怎么说也是看起来比较贴切啊。
    我们一路朝着中心总部驶去,驶出小路后又登上了一座高桥,不过幸好桥后的一路并没有过多的车辆,之后的路程倒也顺畅的很。花寒看了一路的车型,而后面凯诺和克尔斯给他带的也来劲了,我扯了扯嘴角瞥了后面人一眼,心说还好没坐后面去,我对安莫道:“这多好啊,这回这边一劳斯莱斯那边一兰博基尼,后面这三个人看得到还是热闹的很。”
    安莫弯眸道:“没什么,随便他们去吧。”
    我无奈叹口气看着外面的街景,干脆也加入了他们的观车行列。
    ? ? ? ? ? ?
    我们左拐右拐了几个岔口与死路,期间还包括堵死在某条街不得不更换车辆,真正到达中心总部的外围街道时,已经是之后一个半钟头的时间了。
    安莫将车停了下来,花寒这时候也收回心探出头打探着外面的情况。“侦查部的那个,你有发现什么吗?”克尔斯转头问他道。
    花寒手指撑着下巴,收起了先前的俏皮样,所替换的则是侦查部执行任务时特有的警惕与严肃。“先在这里等等,别着急。”花寒道,他盯着不远处被建筑所遮挡的中心军队楼看了一会儿,又上下打探了身边的楼层,片刻后他道:“右边三点钟方向建筑顶端有一名狙击手,我们现在左边的这个楼房里面有一个监视者,估计是用来给乔放哨的。只要我们一踏入中心总部的地区,那不出一分钟乔他就会接到消息,而我们进入的同时那狙击手可能也会发起攻击,如果是好的狙击手可以在短时间内命中两人,和子弹比速度我们划不来。”
    他把车门的挡风玻璃按上来,然后探来前面对安莫问道:“你觉得以你的驾驶技术,从这里到总部大楼最短能用多长时间?”
    安莫抬头注视着不远处的总部大楼,道:“这不能看我的技术,要看整辆车的性能才行,然而从刚刚我这一路看来这辆车表现的并不怎么尽人意,所以躲子弹的话你还是歇会儿吧。”
    “好咯。”花寒郁闷的挠了挠头发,似乎有些无可奈何。
    我把我的枪刃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把武器的杀伤射程是800米,但子弹却能打到2000米,如果我能够先一步把那个狙击手打下来,事情岂不就会更好发展一些?
    这么想着我正想摇下车窗察看那狙击手的方向,这时安莫却拉了我一下,我转过头,他伸手指着前面的方向,说:“你们看。”
    我向那边望去,只见在远处烟雾弥漫的街口处缓缓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那人影一步步缓缓的朝我们迎面走来,就在他的身影变得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向我们走来的人影竟然是……
    乔。
    乔双手插着口袋依旧一副慵懒样,盯着我们的车向这边靠近着。搞什么?知道我们过来就打算过来接待吗?而且怎么他自己总部给炸了还一副这么高兴的样子?莫非受打击过度整个人都傻了?
    我心想着,这样当然是最好不过,那我们就不用再费力气和他打一架了。
    安莫蹙眉看着他靠近着,似乎也不明白乔是以什么心态向我们走来。我伸手拍了拍安莫的肩膀问道:“我们要不要下去?”
    安莫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叹了一口气,活动活动手骨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乔看到我们出来后,嘴角便上扬起一道弧线,他就这么安静的走到离我们距离二十米左右的地方,这才停下来笑望着我们。
    我们一行人也站出来分散与他对峙着,五个人怎么说气势也把对方孤身一人给压下去了,花寒一出来看到他就揶揄道:“首领大人,您怎么还亲自出来了?莫非得知我们要过来,就一个人出来要迎接我们?”
    乔看了他一眼,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抽出环在胸前,看起来并无任何不悦,反而弯着眼眸道:“你们这些天倒是少了不少人么,主管和那个女人呢?他们怎么不见了?”
    一听这话我就有些来气,冷笑道:“还多亏你的福,把维安洗脑洗的倒也透彻,埋得很深,一次性就拖下了我们两名队员。”
    乔听后挑了挑眉头,笑道:“那还真是多谢x大人的夸奖了。”说完,他顿了顿,又继续道:“我亲自过来当然是来欢迎你们光临我中心总部的,只不过没想到啊,主管和那女人运气不够,我还没把他们迎来。”
    我就道:“还欢迎些什么,你的总部都已经给完全炸毁了,你是来欢迎我们几个来给你送重礼的么?”
    乔并不在意地挥挥手,他指了指我们脚下,道:“总部算些什么,人没了可以再招,势力没了可以再建,而你们却是千年来的稀客,我当然要来欢迎一番,因为你们自从踏入我总部地区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之后绝对不会再活着出去。”
    “话放的倒挺大。”我眯起眼眸道,同时开始警惕起四周。虽然察觉不到他们的精神动态,但这条街道暗涌着的杀意却越来越浓郁了。
    “听说你们里面有一个侦查部的小朋友。”乔手指微屈托着下巴,笑意越发的浓郁:“你们可以告诉他,自现在起他就可以离职了……”说着,他托着下巴的手指朝着我们一指,几乎就在一瞬无数红点便向我们涌了过来,等我有所反应之后我发现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被点了三四个红外线的光点,这些光点死死咬住你的身形跟随你移动着,无论你如何摆动却依旧摆脱不了这些红色的光线。
    红外瞄准器,这么看来那些人应该都是躲在我们四周的建筑里,人数居多,枪可能更多。我心想着。
    我听到花寒在后面骂了一声,似乎没料到这些人竟然会被自己的侦查所遗漏,这次的错误犯的可够大的了,搞不好乔几句话之后我们就直接给毙了。
    让我面对什么都好,但我最烦的就是和枪械打交道。
    毕竟在这些不长眼的子弹面前我们怎么说也是不占上风,魔法启动之前还有两三秒的反应给你防御,可这子弹一出嗖的一下就过来了,我又不是火云邪神,上哪儿躲的开这玩意。
    我们五个人里面唯一能躲过子弹的也只有安莫一人,可我们四个总不能都给当成炮灰吧?说来这倒也是好笑,我们一路经历了这么多,许多困难都熬过了,而最后却竟然会败在一颗小小的子弹上面。
    冷静,先冷静下来,我抬起头默默注视着头顶的建筑。那些人应该都是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我数了一下我们几个人身上的红点,发现这大概有十五个左右的狙击手。他们都带有亚特军队特有的手环,所以我无法探测他们的精神查询位置,那现在能赌的倒也只有对方的速度和距离了,怎么说对于我的精神攻击完全免疫的倒也只有乔这一个变态。
    在他们察觉到危机对我们发起攻击之前将其制服。我心说着你们可别离我太远,否则死不透彻的话一会儿遭殃的就是我了。
    我深呼一口气看着对面的乔,没有丝毫犹豫,在一瞬间强大的精神攻击就从我体内涌出向四周扩散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
    ☆、八十一、一对一
    我感受得到我所发出的攻击撞击在那些人的精神上,我一边庆幸着还好这些人没有首领这么变态,一边享受着他们恐惧蔓延而至给我带来的那种满足感。
    说实话,这样表达出来感觉我也像个变态一样。
    那些聚在我们几人身上的光点立刻就消失了,我随后听到几声闷响,一抬头发现几名狙击手已经从楼上坠下来掉落在了地上。
    我为了以防万一又释放了一次精神攻击,这次的范围更广攻击更为强烈,不过似乎附近所对我们能够产生威胁的人在第一次攻击时就已经全部消灭了,连一开始的那个狙击手也一半身子悬在了半空处于半死状态。
    精神攻击看起来很牛叉没错,但使用之后我就一阵的头晕目眩,心说果然是好久没用这种攻击了,副作用带来的不适感简直太难受。我扶住额头有些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安莫和克尔斯立刻过来扶住了我。
    花寒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看这些狙击手莫名的都倒了下来,就忍不住道:“总督,你请的这些人不行啊怎么一个个都跟喝醉似的?”
    乔看到我的攻击后并没有任何表示,他注视了我许久后竟然伸手拍了拍手掌:“不错,不愧是x啊。”
    我暗骂了一声,心说自从那次孤注一掷用尽全部能力对抗你失败后,整个人倒也放聪明了许多,尽管说了以后再也不会释放过多能力威胁到自己的安危,但刚刚那两次却也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果然,以前玩游戏里那些放大招之后要恢复一两个钟气力的设定还不是骗人的,毕竟大招通常都耪ㄌ臁
    “你怎么样,还能不能撑着?”安莫一手扶着我凑在我耳边轻声道。
    我盯着前面的首领轻笑了一下,然后道:“这不算什么,别忘了,我可是最强的实验体x呢――”
    我加重后一句的尾音,眯起双眸挑衅般盯着对面的人。我当然不会忘记与他第一次交手他就把我弄得那么惨,可谓是整个就把我打回了原型,之后的几次都是安莫所出手,我并没有与他做出更多的正面交锋,按他的心理一定是觉得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其实我对他的仇恨早已经根深蒂固,我只不过一直是在观察他最大的实力究竟是如何罢了。
    从他上一次逃跑来看,我就已经有那么一个大概了。
    乔抬起头看了看建筑上狙击手的方向,笑道:“也是,如果x真的发起威来,那我的这几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么说着他渐渐收敛起笑容,直视着我们这边缓慢道:“那就废话不多说了。”
    倏的一道光芒划过我眼前,待我再仔细一看,乔的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泛着金属银光形状如弯月般的武器,尽管相隔的距离有些远,但我还是看出了这是一把很长的刀,加上手柄大约两米左右,比乔的身高还要多出几分。刀背呈龙牙锯齿,而连接手柄的那一部分却被雕刻出一个类似于凤凰的圣鸟模样。
    长刀的出现瞬间就带起一阵杀意向我们压制过来,武器可谓是一分长一分强,与乔交手数次而只有如今他才亮出武器,显然这次肯定不是什么玩玩的态度了,而那长刀与我的短枪刃相对抗,我首先就已经不占有任何优势,安莫的红剑与克尔斯的巨刀还勉强能与其相对。
    看来这次还真是背水一战了。
    我按捺着精神上带来的不适,推开安莫扶着我的胳膊站立起来,怎么说也不能在士气上先输了对方。安莫自乔的武器出现以来就一直死死的盯着他,他从没有认为自己能够轻松取胜,所以他一直带有着高度警惕与防卫。
    乔毫不示弱的盯着我们,只见他随手挥了一下手中的长刀,身旁的建筑随即被刀刃带动的力量豁开一条巨大的口子。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我们,随后便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我们飞驰了过来――
    “欢迎光临!”
    ? ? ? ? ? ?
    在下一刻一道风从我耳边掠过,安莫几乎在同一时刻也向首领冲了过来,我只看到安莫的手对着那长刀就挥了过去,正心说这是要空手接白刃?不能啊安莫还有这种技能?正想着呢只听到金属撞击响亮的“铮”一声,银白色的火花相当刺眼的从两人之间迸了出来。
    我愣了一下,随后出了口气,原来这家伙是之后把红剑唤了出来。
    红色长剑的气势丝毫不被凤凰刀所迫,如一条火色的长龙般与长刀相互交错着,红与橙的光芒如扫射般带着巨大的攻击力就从两人的方向向四周扩散了开来。
    魔法带起的数枚火焰从安莫另一只手飞射出来,在空中勾起几道弧线直对着乔的面门就射了过去,乔挥动与红剑纠缠在一起的长刀猛的将安莫推了出去,同时自己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