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似燕归巢 gl免费阅读-gl晋江手机版(31)

gl免费阅读-gl晋江手机版(31)

    工作人员是一位外貌四十上下的女性,穿白大褂,戴一副花框眼镜,很无奈地告诉她们,这是一只被弃养的实验犬。
    同一批实验犬,有一只小猎兔犬和一只斑点短毛犬,都被人领养了,只有这只,被领养了三个月后,上周被人发现连笼子带狗粮狗窝遗弃在实验室门口。
    小莱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狗懂得分辨谁是喜欢狗养狗的人,温热粗糙的大舌头舔过她手指,用鼻头把她的手拱起来,鼻头搁在她的手心里,眼睛亮亮地注视着她。
    方简问:为什么要遗弃它?
    戴花框眼镜的大姐笑一下,比格犬,很亲人,很温顺,但天性活泼,有些人只看它长得可爱,不懂它的性情,跟它相处不来,养一段时间,反悔了。
    方简明白了她的意思,它会拆家是吧?
    大姐点头。
    小莱起身,狗狗乖乖坐好,不吵不闹,只是仰头静静地看着她们。
    要好好考虑啊。大姐说:它已经被遗弃过一次了,如果你们要养,我可以把上一位主人留下的东西全都交给你们,但一定要考虑好。
    小莱没想养,养狗是件大事,尤其是比格犬,不能一直把它关在笼子里,房间那么小,哪养得了那么大的狗。再说她还得上学呢,方简也病着。
    她们走到门口,狗在笼子里喊人,低低呜汪了两声,方简回头看了一眼,狗干着急,又喊了两声,声音也是很乖的,方简怀疑大姐说的都是骗人,人家看起来很老实的一只狗。
    门合拢,狗呆呆站了一阵,缩着爪子趴下。
    到楼梯口,方简手握着楼梯扶手,垂着眼一动不动,小莱站在两级台阶下看她,二人无声对峙。大姐也安静地看着她们。
    有超过一分钟,谁也没说话,小莱泄了气,提步走上台阶与她肩并肩,养吧。
    走廊尽头资料室那扇大门又一次打开,狗也知道自己有家了,笼子里转圈蹦跶,呜汪呜汪叫。
    小莱跟大姐去办领养手续,方简把笼子打开,狗跳出来,围着她转圈,闻她,拿出狗绳它就乖乖坐下,尾巴摇得飞起。
    这是个长得很清秀的妹妹,眼睛大而亮,睫毛飞长,耳朵跟两把小扇子似的,手感柔滑温热,作为猎犬,四肢比一般的小狗粗壮,一看就是能跑能跳的。
    它一派天真懵懂,又很敏锐能察觉到人的情绪,方简捧着它的狗脸跟它说狗话,问它叫啥名,几岁了,狗当然不可能回答她,吐着舌头乐乐呵呵,小讨好的表情。
    前主人留下的东西不少,狗窝、狗碗、狗绳、狗粮、零食,除了笼子小莱全拿走,路上又买了菜,方简牵着狗,小莱跟个人形三轮车似的扛着一堆东西回家了。
    房东老太太坐院里择菜,看见方简和狗惊喜高喊一声,回来啦!好久没看见了,还带了狗来啊!
    方简答应一声,狗在小莱学校领养的。我之前病了,回家住了几天。
    老太太哎呦一声,她的关切不是作假,哪病了?还好吧?
    小莱站在楼梯上,割痔疮去了。
    老太太啊一声,你年纪轻轻就长痔疮啊!
    方简踢了她一脚,才没有!她胡说!
    老太太一个人守一大栋房子,儿女都在外地,老伴早死了,她人很热情,地里种的瓜和豆收获了,就给楼上租户们都送去一点。
    方简把奶奶做的剁椒给她一瓶,老太太留她们在楼下吃饭,小莱干脆就在老太太厨房烧菜。
    狗一路都很高兴,性格很好,看见人就凑上去闻,小莱把外面大铁门关上,方简解开绳子,狗满院子乱跑,老太太直夸它,好!是个好狗,咱这儿晚上有三只手来翻墙,你咬他们,好不好!
    狗说:汪汪!
    小莱上楼拿了砂锅下去,先把牛腩炖上,才把狗窝安置在卧室外面的小房间,都不用人招呼,狗自己上楼来认家,扭着屁股屋里屋外巡视一圈,走到床边,爪子搭在床尾先回头看一眼,小莱指着它,你不准!
    狗一下明白,这人不宠它,很严厉,马上退后,走开。
    方简站在走廊上给奶奶打电话,说和小莱在一起,明天下午回家,狗逛了一圈自己下楼找老太太玩去,一点不认生。
    小莱收拾完屋站在二楼走廊上往下看,老太太把切好准备用来炒菜的肉丝偷偷挑了点出来,煮熟给狗拌在粮里吃,狗吃完围着老太太狂撒欢,谄媚劲儿十足。
    在实验室笼子里看着多老实的一个,这才多久,连装都不装的,看它狂得。
    方简说:那人家高兴不行?人家有主人了,你不准人家高兴啊,换我我也高兴。
    小莱一点没冤枉它,这就是只心机狗,看得出这院里老太太最宠它,到起名的时候,俩人叫它什么它都不吭声,也不动,老太太随口一句,叫聚宝盆吧。它尾巴摇成螺旋桨。
    方简捂着嘴笑,跟你家的宝珠和琥珀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莱一想,也有道理,聚宝盆就聚宝盆吧。
    晚饭后坐在院子里聊天,老太太摇着蒲扇说,家里以前也养过一只狗,是只白狗,可漂亮,全身的毛没有一丝杂质,垃圾堆里捡来的奄奄一息的萨摩耶,起名叫玉如意。
    玉如意是老死的,死了五六年了,就埋在院子里的桃树底下,这么多年她再没养过别的狗,给比格犬起名叫聚宝盆,正好跟玉如意凑对了。
    方简最喜欢和老人家相处,看她慢慢悠悠说话,不时撇撇嘴,或是眯着眼睛笑。
    方简跟老太太说:聚宝盆是实验犬,就是专门放在实验室里,给人测试各种药剂配方的,生在实验室,能活着退役很不容易,都三岁多了。
    聚宝盆知道大家在讨论它,趴在老太太身边,摊开肚皮缩着爪子卖萌,老太太弯腰揉揉它肚子,它吐着舌头满地扭。
    牵狗出来的时候实验室的大姐告诉她们,今天下午再没人要它,它就要被安乐死了。
    这些话一般都是在领养之后才说,要是说早了,领养人一时爱心泛滥欠缺考虑,事后反悔,弃养,对狗来说是二次伤害,并不比被安乐死善良多少。
    小莱家里三只猎犬,看狗的眼光很毒,已经看出它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本质,训练了它一晚上。
    三年实验,都没把它的坏德行磨掉,我们碰上硬茬了。不好好训,以后怕是要上天。你看它各种小表情,明写了,我肚子全是坏水。
    狗在她面前很老实,给什么指令就做什么动作。方简觉得她太严厉,你要是当妈,小孩可受罪了。
    小莱说:你生啊?你跟谁生?
    方简趴在床上晃着两条小腿,万一呢,我还蛮想要个孩子的,可以领养,你不就是被领养的,你跟你哥。或者说资助几个孩子念书,一直供到大学
    小莱说:你那去领养呗。
    方简气得捶床,这不是在跟你商量!
    小莱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狗得了她释放的手势,自己回外间的窝趴着,下巴垫在爪子上睡觉。
    方简: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说有啥关系。
    小莱说:咱俩还没和好。
    方简:你就只会这句。
    小莱:不然呢?分都分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闻,词条,实在是让人心情很差,不想看了,却无法忽视,很痛心,却无能为力。除了无谓的呐喊,可是我们已经快连呐喊的权利都没有了。
    当然,从不乏罪恶,只是因为现在媒体足够发达,传播的速度足够广,而我们正在醒来。
    感谢在20220609 22:08:17~20220610 21:4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白粽子2007 1个;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iao 2个;EV、半路打劫的橘猫、aoi、初心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ask_荼 30瓶;44444、乃琳小姐的猫 10瓶;念初凉 2瓶;雨霖 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3章
    早就看出你是个两面三刀的坏东西, 给我下马威是吧?没有家法了!看看你干的好事,窝不睡,喜欢睡地板是吧?行, 以后都睡地板了。别拜我,我不是菩萨,今天早饭别吃了, 饿着吧瞪我做什么?你活该!
    一大早方简就听见小莱在外间训狗, 床上翻了个身, 脸埋进枕头里, 扯了被子蒙住头。
    狗不服气,跟小莱汪汪汪吵起来,小莱让它闭嘴, 它当然不闭, 你一句我一句, 有来有往,比谁嗓门大。
    你等着,我去学了美声再来跟你吵,不过我劝你省点力气, 你早饭说啥也没有了,卖萌也没有用,你要知道这个家里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小莱气呼呼回房,狗跟在她屁股后面也想进来,小莱回头, 臂一横, 手一指, 狗呜咽一声, 老老实实趴在门口。
    还学什么美声啊, 你的海豚音呢,跟它对喊啊,比谁气更长。人家一只三岁的小宝宝,叫你骂得头都抬不起了,屋也不让进,这不是虐待?
    方简坐起来穿衣服,瞌睡还没彻底醒,在小莱身边总能睡得好。
    你去看看它干了什么,窝给它啃烂了,吃饭那个小桌,桌子腿叫它啃了半截,悄么声儿忙了一晚上。小莱说着回头,对着狗,真是辛苦您老人家了!
    还小宝宝,狗三岁等于人二十八岁了,快三十的狗了,三十而立懂不懂啊,还这么不稳重,还这么轻浮。
    狗耷拉着两片大耳朵,闭眼装聋。
    方简趿着拖鞋走到外面去给它开大门,它嗖一下窜出去,自己下楼找老太太去了。
    以后你有小孩也这么惯着?小莱取了衣架把一早就洗好的衣服晾起来,方简进卫生间洗漱,跟她隔了两堵墙吵嘴,我小孩怎么样关你啥事?分都分了。
    那边说:行,那你自己收拾起包袱滚蛋吧,马上滚蛋。
    方简说我不滚,房租我付了一半的,家具我也掏钱买了,凭啥让我滚蛋。小莱让她找把锯子,把房子锯成两半,自己揣兜里带回家去
    肖逢从朋友圈里看到她俩新添的狗,昨晚就发消息约了今天拍照,顺便野炊,狗也带过去,主题都想好了,叫《一家三口》。
    地点在大学城往东七八里地的茶干河水库下游,还接了个啤酒广告,肖逢那边带上火炭和烧烤架,让她们这边准备点肉食蔬菜。
    方简蒙头大睡的时候,小莱已经从菜市回来,鸡翅、牛肉都腌上了,烤生蚝和扇贝的蒜蓉辣酱也配制好了,蔬菜洗尽切好串成串,一样一样装在塑料方盒里,搬进车子后备箱。
    方简洗完脸进厨房,料理台上的白瓷盘里盛了两个煎蛋一根肠,还有半杯温牛奶。
    你吃过了呀?方简扬声喊。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光等着吃现成。你以后别来了,我忙前忙后,老妈子似伺候你,找到你这样的懒婆娘真是倒霉。
    刚在一起那段时间骂得都没这么凶,方简端着瓷盘靠在门框看她忙前忙后,自己也是个轻骨头,人家越骂得厉害她心里越得劲儿。
    小莱就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哪天她不骂了,就生分了,不好了。
    方简说:分都分了,还管什么勤快婆娘懒婆娘,人家又没有专门叫你做,哼,你还不是喜欢我?
    小莱在床边叠衣服,大小姐,吃慢点,别噎着,更小心呛了气管。
    方简:呛不着,好着呢,能活九十九。
    小莱:不寻死?吃饱了才好寻死。
    方简:我还真巴不得死你前面,没人伺候我,我可活不下去。
    小莱:吃也堵不住你的嘴。
    到带上狗出发的时候,小莱坐在副驾驶一直盯着她看,方简瞥她一眼,干嘛?
    小莱笑着说:我觉得你打方向盘的样子特别帅。
    方简抿着嘴唇笑,不时侧首看她一眼,小莱轻声:看路了,真讨厌。
    车跟着导航走,出了城,下环城路拐进一条乡道,往前开五百米,停在路边草丛里。
    下坡一大片石头河滩,河水清亮,微微泛绿,水很浅,最深的地方也就没大腿。河对岸的高山上一股飞泉,泉水溅到浅滩上,滩子边还有个黑黝黝的被野蕨挡了一半的山洞。
    这地方不错。小莱跳下车,高举双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肖逢先去开后备箱看东西,狗咻一下窜出来,一脚踹在他胸口,方简喊了一声,它子弹一样眨眼不见,再显出身形已经跳河里刨上了。
    肖逢还带了人来,是新找的模特,躲在河边搭的小棚子底下,看见狗喊了一声,衣服都没脱就跳下去了。
    他抱着狗一身水滴滴答答上了岸,小莱这才看清他,很秀气的一个男孩子,中长发,高瘦。
    介绍一下,薛允。
    肖逢把肉和菜搬到支好的烧烤架旁边。
    薛允把狗放地上,狗又跳进河里,他哎了一声,无助地看向小莱,小莱一挥手,随它去,淹不死的。
    薛允才十九岁,刚上大一,周末在咖啡店兼职,肖逢用忽悠小莱那一套把他忽悠来拍照。
    双方相互介绍过,肖逢让小莱多带带他,教他点技巧,小莱说好,薛允很乖地喊她姐姐,方简甩着钥匙过来,狐疑地看向他们。
    今天这组照片说是《一家三口》,其实没方简什么事,拍的是小莱、薛允和聚宝盆,肖逢设计的,拍一组姐弟,气氛小温馨小暧昧。
    肖逢最近又有了新想法,准备开店卖衣服了,卖男装,薛允就是他找来的新模特,先预热一段时间,让他露露脸,熟悉熟悉镜头。
    聚宝盆喜欢收集树枝,摇着屁股尽往草窝里钻,小莱领着薛允去河边,让他摆几个姿势看看。
    方简两手叉腰站在烧烤架旁边,肖逢埋头摆弄机器,工作需要哈。
    我知道。方简扯了折叠凳坐下,你怕我捣乱啊?
    肖逢笑嘻嘻的,酒广告拍完给你们单独拍一组,湿身的,拍不拍?
    方简给自己开了一听可乐,没说拍不拍,只是笑,嘴角都快咧到耳根,站河里拍啊。
    肖逢一指对面河滩上的小瀑布,咋样,飞流直下三千尺。
    可乐喷了她一手,她仰脖哈哈笑。
    河边两个人转头看过来,方简敏锐捕捉到小男生眼尾一抹害羞的飞红,他脖子是扭过来了,眼睛还盯在身边人脸上。
    我觉得他不行,太青涩了。方简把可乐瓶用力掷在一旁折叠桌上。
    肖逢笑容玩味,那你教教他?
    方简说:现在就拍?
    肖逢不同意,晚点吧,别吓坏人家了,刚有点状态。他举着机器过去,小莱牵着薛允,仰头甜甜一笑,薛允登时魂飞魄散,快门咔咔响。
    小年轻给她整得五迷三道的,姜小莱确实也招人喜欢,身段正脸蛋俏,一股机灵劲儿,笑起来最好看,又乖又野。
    方简鼓着腮帮子坐在那看,心想怪不得肖逢非把小莱叫过来,看那二楞子浑身冒傻气,明显是着了道了。
    恋耽美


同类推荐: 当废宅得到系统淫女大家庭(H)凤妃天下【完结】美男个个都好涩死对头,我们配一脸相濡以“默”来自东土大唐的女和尚凤飞偏偏兮,四海求凰(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