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似燕归巢 gl免费阅读-gl晋江手机版(40)

gl免费阅读-gl晋江手机版(40)

    小莱追上楼,是你自己不争气啊!
    家里添了两个小人,也添了好多热闹,春天还没到,燕子已经飞回来。两个小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顶七八窝燕子。
    以后可有得热闹咯,姜建军舒舒坦坦靠在沙发上烤火看电视。
    回房间,方简坐在床上瞪她,小莱给她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白眼,都给你安排到面前了,你居然跑了,你真让我失望。
    方简愤怒捶床,哪有你这样的人,问都不问人家,我哪里说我要举高高了!
    难道你不喜欢举高高?我爸给我举高高的时候,你口水都快滴下来了,你羡慕死了吧。
    是有那么一丢丢羡慕了,方简长叹一声,可是我都已经二十五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给我举了,我爸不可能再举我,我也不想给他举当然也不可能让你爸举,那很奇怪欸!
    总之,过去是无法弥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是因为我二十五,也不是因为你爸或者我爸。
    小莱才不管,牵起她手晃秋千,可是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小时候简简姐姐的样子,小宝宝的样子,你要不好意思,那我来举你吧。
    小莱两手开始摆弄她,你跪在床上。手伸进她腋下,待会儿,我一使劲,你就自己站起来,然后我手一用力,给你信号,你就自己跳起来,从床上跳到地上,我再一提,你从地上跳到床上,左右各来一次,就是一圈,勉强代替举高高了。
    方简:我不跟你玩这种小孩的游戏。
    五分钟后,她脸都跳红,再来一圈!再来一圈!
    也亏得床结实。
    这一趟玩下来,两个人都累够呛,气喘吁吁躺在床上咧嘴傻笑,笑着笑着,方简又莫名其妙流起了眼泪,不怪她扫兴,情绪上来根本控制不住。
    小莱早就习惯她动不动就掉两滴眼泪,说些伤感话,她以不变应万变,直接洗脸睡觉。
    她刷牙洗脸的时候方简也跟着,用眼泪洗脸,小莱飞速收拾好自己,以冲锋的速度回到床上。
    方简几乎是踩着她脚后跟,抹完面霜后就不哭了,头靠在她肩膀上,开始絮叨:从小我的爸爸妈妈就对我不好,小莱,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一直这样的话,你会不会嫌弃我呀,因为爱和激情总是会褪去,我们要回归生活的呀,柴米油盐,生活琐碎小莱,你怎么睡着了,你怎么不理我,果然,爱会消失的,对吗?嘤嘤嘤
    面霜很贵,这种时候一般是不带哭的,但睡前最少也得絮叨上半小时。
    小莱起初是很烦的,后来习惯了,嗡嗡嗡嗡嗡嗡,当助眠音乐了。
    但也许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回家,小莱罕见短暂失眠,被迫听了许多,如果她睡着,方简嘟囔上一会儿就闭嘴,她睁着眼睛,就必然要有回应。
    小莱想装睡也是没有用的,方简会给她设置陷阱,比如现在,她闭着眼装睡,方简手撑着脑袋盯她一阵,无声息地起身,下床,穿上拖鞋,拧开门把手,小莱立即睁开眼睛,你去哪里?
    方简幽幽,你没有睡着呀。她立即回到床上,你听我说
    被拎着耳朵硬塞了许多,倦意袭来,小莱耷拉着眼皮半睡不睡,方简失去关注后,起床故技重施。
    这次小莱没有睁开眼睛,方简打开门出去,小莱感觉到她不在身边,雷达拉响警报。
    这是她和方简在一起后练出来的本事,担心她出事,睡眠也保持三分警惕,立即翻身起床去找,方简就站在走廊上等她,女鬼一样,你没有睡着呀。
    我睡你个头!小莱一巴掌拍她头上。
    她不是故意的,病发时没有自控能力,只是太渴望关注和爱,事后也非常后悔,不停地道歉,说着说着又稀里哗啦哭成一团。
    最近这种症状已经缓解了许多,从一周两次减少到一周一次。精神病就是这样,和精神病在一起也是很累的。
    每当方简这样问的时候,小莱总是很有耐心地安抚道:别担心,你总会好起来的,我不会嫌弃你的。
    在小莱的鼓励下,方简也学会自我安慰,我知道的,我相信你的,不然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完全可以装作不认识我,不理我的,对吗?
    小莱说对呀,方简说:可是我真的值得被爱吗?我觉得我很差劲
    然后新的一轮又开始了,小莱这次也是真的要睡了,睡前告诉她,明天要上山去看狗,果园,还有宝珠和琥珀,要不要睡觉你自己看着办。说完倒头就睡。
    山里家家户户都早睡,犬吠辽远,北风在窗缝里呼呼作响,被子里暖烘烘,方简眨眨眼,起身轻吻过她额头,牵起她的手,头靠在她肩膀,小莱,我爱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还没完(叉腰
    感谢在20220619 22:11:05~20220620 20:03: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口可乐、不知道取什么比较酷、EV、半路打劫的橘猫、小初五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hy 30瓶;酥肉Su.、一禾 20瓶;葱油面 10瓶;天黑 8瓶;干啥、念初凉、SHIKI、小喵真可爱 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3章 正文完
    一觉睡到自然醒, 方简摸出手机看时间,居然才早上七点,小莱早醒了, 正撅着屁股贴着窗帘缝看外面,今天要出太阳,我们去山上玩。
    这个点姜建军已经从山上溜一圈回来了, 方简洗完脸下楼, 将要穿越客厅走到院子里去活动活动四肢, 姜建军从厨房里走出去, 径直走向她,方简立即站好,毕恭毕敬, 叔叔早。
    他点点头, 绷着脸扯着一边衣兜, 方简立即捧起双手去接,这个严肃的黝黑中年汉子从左边兜里抓出一把喔喔奶糖,右边兜里抓出一把亲嘴烧,堆满她的手心后面无表情地走开。
    方简张大嘴巴, 原地呆立几秒,捧着这堆小零食回到楼上房间,两眼亮晶晶,小莱你看,你爸给我的!
    小莱正在铺床, 回头看一眼, 给你就吃呗。
    他干嘛给我这个?他专门去买的吗?方简把这堆小零食放在书桌上, 两手撑着桌面, 若有所思。
    小莱问她:你又打算抽什么风。
    她把这堆小零食两个各一组分好队, 收进书桌抽屉里,告诉小莱,也是告诉自己,一天吃一点,慢慢吃。
    小莱说:吃完再去买呗。
    方简说不一样,不一样的,你懂吗?小莱敷衍哦哦两声,随她去了。
    早饭是姜建军做的手擀面,煮到八分熟时丢一把院子里掐的小青菜,烫熟捞起,搁调味料,淋一层肉哨,舀两瓢辣椒,抓一大把葱花,拌匀面上再窝个猪油煎蛋。
    吃饭的时候三人散开,姜建军端着面碗蹲在门口,小莱把碗搁在膝头,蹲在地上背靠沙发,两眼眨也不眨盯着电视,只有方简坐得规规矩矩。
    面吃到一半,方简滑到地上,跟她肩挨肩蹲着,学着她把碗底搁在膝盖上,嘿嘿傻笑。
    一顿饭唏哩呼噜吃完,方简自觉去洗碗,姜建军也不跟她客气,打声招呼溜溜达达上山去。小莱提上箩筐,筐里装了火钳,水和土豆,也带着方简上山去。
    雨后初晴,日光白亮,天空湛蓝无云,视野极为辽远,南方天气一出太阳就非常暖和,出了镇子没走几步身体就热起来。
    乔木凋零休眠,松柏一类常青不败,野草不分天时,一茬枯萎一茬紧接着又冒出来,远处能看见大片的青翠,待走进,零星绿意也无。
    山里有一股厚重的植物香气,一路无话,唯有彼此粗重的呼吸声和行走的脚步声,以及风温柔摇晃山林的簌簌声响。
    往农场去还有水泥路可以走,狗和马都养在农场里,除了跟着姜爸巡山,猎狗也负责保护农场的禽类,跟山里的野畜斗智斗勇,马在车子不便进出的深山里,偶尔帮着驮一驮货物。
    狗跟着姜建军巡山去了,方简只见到了宝珠和琥珀,品种是当地特有的矮脚马,个头不高,耐力好,擅长在险峻的山道上行走。
    琥珀还是一只不满三岁的未成年小马,性子活泼,小莱好久没回来,它大概已经不记得她,叫了几声都不应,农场草地上撕蹄狂欢。
    妈妈宝珠则稳重得多,有一双马独有的忧郁温和的大眼睛,它迈着小碎步颠颠过来,拉长脖颈,温顺地低下头颅,准许她们摸一摸它,跟它说些人话。反正人类就是很喜欢自言自语,成熟世故的琥珀妈妈很有耐性。
    农场的张叔跟她们打招呼,放下烟斗拿了一副鞍子过来给马装上,小莱利落翻身上马,方简也在张叔的帮助下成功坐到了马背上。
    安全起见,只在农场里小小遛两圈,方简手抱住小莱的腰,看她熟练操控缰绳,身子上上下下,不一会儿屁股就开始疼。
    下了马,小莱向张叔讨一块豆饼来喂它,琥珀这时候才凑上来,趁着它低头吃豆饼,方简抓紧时间摸它两把。
    离开农场,继续往山里走,穿过一大片野生的松林,再翻两座山就到姜爸的小木屋了,在避风的山麓里,四周围了简易的木栅栏,里面一间白色活动板房,一间纯木结构的主屋,外墙用红油漆刷有防火标语。
    旁边另有一间半人高,近两米长的大狗屋,方简好奇凑近了弯腰看,里面猛地窜出一只长条黄家伙,闪电般躲到屋前铁桶后,好奇探头往外瞧,小脸、圆耳朵,黑眼睛,毛茸茸。
    黄鼠狼,很常见的。小莱临空踢一脚,它耷拉着尾巴飞快逃走,站到栅栏网一块大石头上,挺起上身,像个人一样两只前爪搭在石头上看她们。
    小黄!方简冲它招手,它扭头逃到山林里去。
    还没到果园,先遇见几颗野栗子树,桃阳地势较高,山里的栗子晚熟,成熟的野栗子掉在地上,鞋底踩住滚两圈,朝开口用力一挤,黑褐的板栗滚出来,不用弯腰,火钳一夹就到了箩筐里。
    捡够三人的量,她们继续朝着果园进发,桃李凋尽了叶子,柑橘和橙子都已经采过两轮,没剩下多少,沿排水渠一路往里走,搜寻隐藏在枝丫间的橙黄果实。
    采了小半筐,边走边吃,她们开始比赛吐籽,看谁吐得远吐得高,小莱一直输,输一回背着她走一截,还嘴硬,我只是让着你。
    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小莱寻了片不长草的石头地,捡来树枝搭柴堆,火旺起来的时候把土豆和板栗丢进去。
    期间她一直紧张地四处看,方简问她做什么呢,鬼鬼祟祟的,小莱说:不知道我爸在不在附近,他不准我在山上烤东西,我跟我哥一直背着他偷偷烤,不过你放心,这片石头地很安全,也没有风,一个火星子都飞不出去。
    你爸知道了要怎么样。方简问。
    小莱说:要挨揍,要被揪耳朵,因为耳朵不长记性。
    方简犹豫:那我们不要烤了吧。
    小莱满不在乎,难道你不想吃烤土豆和烤板栗?如果我被揪耳朵,都是为了你。
    方简:明明是你自己要吃!
    我是带你吃!给你这个城里来的千金大小姐开开眼!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柴火半湿,飘出一股熏眼的浓烟,圈火堆的石头全烧黑,烟冒得差不多的时候,火猛烈燃烧起来,太阳底下火焰是半透明。
    方简很没有见识地瞪着这簇新奇的火焰,这还只是开始呢,还有许许多多的新奇在后面等着她,春花秋实,晴霜雨雪,在小河边,在森林里,在树荫下
    姜小莱带着她,在成年后把一个孩子在童年真正应该经历的完整经历一遍。包括挨揍。
    柴堆烧尽,把烧得焦黑的土豆和板栗从火碳里扒拉出来,板栗全部被烧得爆开,剥开的果仁缭缭冒白气,土豆用棍子敲打掉外面的黑皮,等凉得差不多捡起来吃,满口都是淀粉浓郁的香气,两人十根手指头和嘴唇外面一圈吃的黢黑。
    吃到一半的时候,小莱忽地挺起上身,我爸来了!
    方简茫然四顾,没有啊。
    我听见狗叫了!她飞快捡起地上几个没吃完的黑土豆,拎起箩筐撒腿就跑,方简不明就以跟着她跑,听见姜爸在山顶上大吼一声,姜小莱!
    声色俱厉,像一只愤怒的雄狮。
    她们牵手在山道上狂奔,脚底每一次着陆都带来一股酥麻的震痛,橘子、板栗、土豆从箩筐里掉出去,沿山势滚得飞快。
    呼喊着,尖叫着,风迎面吹过来,揉着灿金的日光扑到脸上,身体腾空,感觉背上就要长出翅膀,马上乘风飞起来了。
    是自由的小鸟啊!
    (正文完结)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提前放出来了,后天,也就是周四开始更番外(手腕有点痛,让我休息一下下),这本番外内容不少。
    春信那本没写番外,确实是没啥好写的了,该写的都写完了,再多就会破坏掉结尾的美感。
    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百度汉语释义为:一个想像的、偏远的人间乐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无法抵达的香格里拉。
    而这一本,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感谢在20220620 20:03:51~20220621 15:53: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可口可乐、EV、半路打劫的橘猫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念初凉、唐景、哈 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4章 番外一:《病院日记》
    时间:管它的
    天气:早上下雨, 中午放晴,下午也是晴
    周一没有早八,周六不用早起抢琴房, 时间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早已失去了记录的意义,唯有天气的变化, 让我感觉世界仍在运转, 而我也还在毫无指望地活着。
    前几天, 跟隔壁床张姐闲聊时, 听她说,她女儿每天都要写日记记录心情,她让我也试着写写, 因为我不喜欢跟人说话, 她担心我憋坏自己。
    所以方纯来看我的时候, 我让她给我买了日记本和笔。
    张姐患精神分裂症,她的世界极其丰富,常常上一秒把床铺弄乱,下一秒又嘟嘟囔囔爬起来整理, 跟弄乱床铺的那个人格吵架,然后赌气。
    有时候气得厉害,连饭也不吃,我得去帮忙,假装惹张姐生气的那个人格就在旁边, 教训她, 骂她, 让她给张姐认错。
    她的精神分裂已经演化出人格分裂, 按理来说, 应该被安排到重症病房的,但她人很好很温柔,医生把她安排跟我和另外一个抑郁症女孩住在一起,让我们互帮互助。
    我们住的三人间,我在靠窗的床位,中间是张姐,门边是宋菲菲,她才十七岁,上高二,已经是重度抑郁了。
    抑郁很痛苦,我知道的,我的运气也许好一点,我有感觉很快乐的躁狂状态,她没有,她的天空一直都是灰色的。
    上午收到本子的时候,我跟宋菲菲商量,我们一起来写这本日记,我写的可以给她看,她写的可以给我看,但是她现在状态很差,昨天闹着要撞墙死,被约束带捆起来了。
    希望她早点好起来。
    恋耽美


同类推荐: 当废宅得到系统淫女大家庭(H)凤妃天下【完结】美男个个都好涩死对头,我们配一脸相濡以“默”来自东土大唐的女和尚凤飞偏偏兮,四海求凰(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