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快穿之娇花难养 ρò1㈧òяɡ.còм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

ρò1㈧òяɡ.còм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

    池闫走的第二天,谢怜接到了个电话。
    是一个叫做华珍的人,要约她喝杯咖啡。谢怜并不认识华珍,所以礼貌性的问了一嘴找她有什么事情,毕竟连名字谢怜都没听过。
    那头静默了许久,冷哼一声说道:“我是池闫的前女友。”
    谢怜怔了怔,随后有些不解,既然是前女友,为什么要联系她。毕竟同样换位,她不觉得郭恒会打电话给池闫,约池闫喝杯咖啡。
    “你该不会是怂了吧?这么怕出来见人?”华珍那头气势汹汹,仿佛是个女斗士一般。
    谢怜也在想自己该不该去,其实她心底知道华珍约她是为什么。
    毕竟,两个人的交集就是池闫。
    这个样子,有点像是以往池闫高中分手的女朋友过来找她诉苦,希望她能够帮她们说点好话。
    可是当时的她是池闫的跟屁虫,如今却是池闫的女朋友,关系不一样了。
    所以前女友找现女友的事情就变得暧昧了。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同意见面,她想知道华珍到底约她想干什么。
    “青云道摩卡咖啡馆,明天下午三点,我在那等你。”听到谢怜明天会去的回复后,华珍才挂了电话。
    谢怜轻轻的舒了口气,脸色平缓,眼神望了望手机,心底有了个想法。
    次日,摩卡咖啡馆。
    谢怜到的时候,华珍已经坐在了靠窗的一个角落位置,桌上不仅摆了咖啡,还点了些蛋糕,蛋糕已经吃了一大半,显然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
    从谢怜一出现,华珍就知道那个人是谢怜了。
    她没见过谢怜,也没弄到照片,那个被她安排去套近乎的女人只是说谢怜很漂亮,只要她看上一眼,就知道那人是她。
    她有些嫉妒的望着谢怜的脸,明明以往池闫从来不喜欢这种良家妇女类的长相,她记得他喜欢那种明艳的,就像是她的模样。
    紧抿的唇显示了她的不平静,她拿起手机给谢怜打了个电话:“靠窗直走到最后,我看见你了,你过来吧。”
    谢怜的目光朝着她说的位置瞧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华珍。
    她穿着精致,打扮考究,通身都是名牌,唇瓣涂的火红,比起咖啡厅里的其他人来说,尤为显眼。
    挂了电话,谢怜摁了摁,拨通了池闫的电话。
    之前池闫说了,如果有什么事,她解决不了的,就找他。
    谢怜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她就有点解决不了。
    电话接通的很快,那头池闫的声音显得有几分愉悦:“刚结束谈判,你这个电话打的正巧,再早点我都接不上了。”
    谢怜笑了笑,站在门边,还没走过去,“顺利吗?”
    “嗯,还行。你在干嘛?”池闫一边朝外走,一边问道。
    “有人约我喝咖啡。”她说,“但是我可能解决不了。”
    池闫挑眉,他就不在三天,就有人来找事了:“谁约你?郭恒?”能找事的除了郭恒,还有谁?
    谢怜摇摇头,意识到池闫看不到,又道:“华珍,你的前女友。”
    池闫脚步一顿,脸一下就黑了下来:“你不用搭理她,她不是我前女友。”
    前女友和女伴的区别很大,一个是有名分的,一个是经常换的。
    “我已经看到她了,我就是给你说一下,我不挂电话,你陪着我听她想说什么吧,我挺好奇的。”有的时候谢怜会有点轴,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不管别人怎么想的都要做。
    就像是瞒着池闫喜欢他这件事,打定主意要瞒着,就瞒到了现在。要不是他问她估计也能继续瞒着。
    池闫拦不住谢怜,只能黑着脸同意,连谈判成功的愉悦都消散了许多。
    他觉得华珍在找死。
    之前就说好了不要死缠烂打,如今还招惹上了谢怜。
    谢怜把手机翻过面,朝着华珍那边走去。
    手机放在桌上,谢怜没喝咖啡,只是要了杯清水,微微抿了一口,朝着华珍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华珍从谢怜坐下就开始准备了,直接切入正题的道:“你觉得你现在还配得上池闫吗?”
    谢怜微微侧脸,目光平静。
    “你已经结过婚了吧,”华珍准备一点点的打击谢怜,“结过婚的女人很掉价的,你知道你跟池闫在一起多少人说你是破鞋吗,你这样让他脸上很不好看。”
    “而且,你家也破产了,在事业上也帮不了他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贴着他,是因为如今没有人敢处理你家的事情吗,所以抱住了一个大腿不肯撒手。”
    见到谢怜的那一刻起,华珍就觉得谢怜不像是个开放的人:“就算你不肯撒手,池闫也不会对你新鲜到哪里去,不是吗?”
    “在床上,你能满足他吗?”她压低了些声音,可是脸上的嘲讽却十分刺眼,“你一看就知道在床上根本不知道回应那种,能满足的了他吗?”
    电话那头,池闫几乎要把手机给捏爆了,他妈的,华珍这个女人真的是想死了。
    谢怜忽然就明白了池闫对她菊穴的想法,此时此刻,虽然她一点都没有生气,可她对他也有了些许占有欲,池闫有过那么多女人,有没有一件亲密的事情,是别人没对他做过的。
    华珍后面说的那些,谢怜都没听进去。
    她其实都明白,华珍说的那些。
    可是,华珍说的这些之于她和池闫,并没有什么用。尤其是对她说这些话。
    她和池闫的开始,源于池闫想开始,所以就开始,如果真的想分开,她也会尊重他,静静的离开。
    “所以,你跟池闫在一起的时候,你是第一次吗?”她也一直都不懂,为什么女性对女性能够有那么大的恶意,用破鞋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她。
    离了婚,就是破鞋了吗?
    听了那么多,她才问了一句。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总(20)
    华珍当然不是,她之前谈过几任男朋友,不过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分手了。
    池闫是当中条件最好的。
    和池闫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她家才刚刚发迹,和池闫在一起后,一路顺风顺水,如今也算是圈子里的新人了。
    她自然而然的就想要更多了,想要从女伴的身份变成女朋友的身份。
    进而再一步,成为池家女主人的身份。
    所以当知道池闫回国前要和她断绝关系的时候,她才那么不甘心。一直想要跟池闫聊聊,但是池闫这人油盐不进,她想聊都找不到机会。
    也就是那次意外,她瞧见池闫和谢怜,这才托人拐弯抹角的打听起谢怜是什么来头。
    知道谢怜不过是个刚离婚的女人时,华珍就不把她当做对手了。
    更多婆婆好书敬请加入: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可还是要约人出来,见见聊聊,看看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就发现谢怜漂亮的过分,生生把她比了下去。
    如今说了半天,她以为谢怜无话可说的时候,她软软的顶上一句,顿时让人哑口无言。
    她咬咬牙,冷哼道:“再怎么我也没结过婚,总比你强。池家人还不一定能接受你呢,你且看着。”ρò㈠捌òяɡ.còм(po18wen.com)
    谢怜的目光瞥了眼电话,抿抿唇道:“嗯,我会看着的。请问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华珍简直不敢相信谢怜会是这样的反应,她说了这么多她就一点都不生气?也不为自己辩解吗?
    “看样子你是不会主动离开池闫了是吧?”她举起咖啡杯怒气冲冲的喝了一口,双目似火般盯着谢怜。
    谢怜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认真的问:“你是主动离开池闫的吗?”
    把华珍问的一愣一愣的,她要是自己主动离开还找谢怜干什么。
    “你都不会主动离开他,为什么我会?”谢怜不明白她的逻辑,“我和他在一起是我们两个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很认真的对着华珍说话,没有一丝敷衍,哪怕这个女人耀武扬威的对她,还一句好话都没有的劝她离开池闫:“我为什么要做让你满意的事情呢?”
    这话就差直接明白的问,你谁啊。
    华珍这下看出来了,凭着刚才的话,根本对谢怜一点影响都没有,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她顿了顿,脸上忽然扯出一笑,来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关的话:“你知道池闫的阴茎下面有一颗痣吗?”
    谢怜刚准备拿上手机离开的动作,顿住了。
    华珍瞧着她这个模样,总算是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真切的笑容:“你不知道吧,哎呀”
    电话那头的池闫也愣住了,随即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谢怜这个时候才真真的有些难受了,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只能说:“所以大庭广众之下,你说出这样的话,你觉得合适吗?”
    “你要替他四处宣扬吗?”
    谢怜说完这两句,再也不想听了,拿着手机起身离开,攥着手机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她出了咖啡馆,就把手机举在耳边,语调很轻,“池闫,你哄哄我,我有点难受。”
    池闫听完全程早就恨不得把华珍掐死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谢怜说。
    可她的语调永远都那么温和,如今温和之中带了些让人一听就知道的难过。
    “这都是你的过去,我不生气,就是难受。”池闫和华珍有过这么一段,所以谢怜知道这很正常。但是理智是一回事,实际上的情绪又是一回事。
    她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难受的想要哽咽。
    会忍不住想,原来别人也和他那么亲密,连她都还不知道他下面有一颗痣,那华珍是怎么知道的。
    是给他口交的时候发现的吗?
    一旦这么想了,脑子发散的更加厉害,在脑海里就已经脑补了各种各样的他们的亲密。
    池闫在那头脸色特别难看,身后跟着助理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电话里发生了什么,能让池闫的脸色段时间内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阴茎下有痣这件事,池闫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这种事情怎么安慰池闫也不知道,他就知道华珍的好日子到头了。
    可谢怜的情绪明显不好,他只能强忍着对华珍的怒,尽量平复下来,道:“阿怜,别想那么多,回来我给你个交代好吗?现在你乖乖回家,洗个澡。”
    “你如果想买东西就拿着卡刷,如果想看电视剧就看看,我会尽快回来的,和我保持通话,一会儿跟我视个频。”他说。
    男人笨拙的安慰,略微的安了安谢怜的心,她也知道池闫出去是为了工作,体贴的道:“嗯,我一会儿洗完澡跟你视频。”
    她想看看,池闫阴茎下面,是不是真的有颗痣?
    ————————————————
    下一章算不算色情视频?O(∩_∩)O哈哈~
    --


同类推荐: 我的双胞胎老婆乱欲-利娴庄综漫之无限绿帽海贼王之欲望系统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完全摧花手册外传小西的美母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