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快穿之娇花难养 ρо1⑧м.cом 论如何在淫秽世界1V1(49)

ρо1⑧м.cом 论如何在淫秽世界1V1(49)

    笔帽一合上,傅程君抬眸间就瞧见范紫静朝着自己嫣然一笑。
    他轻笑两声,从座椅上起身拥着人走了出去。
    范紫静静笑不语,等两个人上了车,她才问:“今天公司是出什么事了?”
    她侧着眉眼看着傅程君,瞧见她眼底隐隐的担心,傅程君淡定道:“没事,一个药出了点问题。制药上药性出现偏差,很正常。”
    范紫静也看得出来,毕竟从来办公室到现在,她都没有看到男人焦头烂额的神情,反而极为镇定从容,俊美的脸庞游刃有余的处理着事情。
    “学长,你们公司有什么好玩的药吗?”她看着从后面超车而过的汽车,微微皱眉问。
    范紫静对药物的兴趣也不是一两天了,傅程君听着她的话就知道她脑子里定然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普遍的药物。”他解释道,“提升性欲的、增加敏感度的、美白私处的、缩阴还有之前给你擦伤口的那种药膏之类的。”
    这些药没一个正经的。
    这些药物放在正常的世界里哪有这般堂而皇之的,也是在这个特殊的世界里自然而然的成为龙头企业。
    需求量大利润也高。
    范紫静想了想,问:“有推迟月经的药吗?”
    “很早就有了,不算是什么新鲜的。你想要?”傅程君下地库,打着方向盘停车。
    范紫静歪头看他:“想都要一份,万一哪一天想用了怎么办?”
    傅程君把车停好,解开安全带,一边瞥她一边笑,视线在几处暧昧的地方扫了扫:“我还不能满足你了?”
    范紫静嗤嗤的笑了两声,伸手就勾住了他的脖颈,两团绵软压在他的胳膊上:“就想要你肏我,天天肏,都不够。”
    傅程君嘴畔一勾,拍了拍她的臀肉,“老实点。”
    范紫静直起身把手收了回去,跟他笑了笑,下了车。
    一路打情骂俏上了楼,正在开门时,忽而那头的大门打开,高弘扬步履蹒跚的走了又出来,瞧见门口范紫静站着,酡红的脸微微一笑,就要过来拉她的手。
    傅程君猛地眯眼挡在了范紫静的前面,浑身气势一下凛然不可直视。
    高弘扬脚步一顿,喘着粗气道:“紫静,我发情了,唔帮我”
    范紫静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跟高弘扬提了那个要求,谁能想到当初广撒网,现在接二连三的碰到报应呢。
    傅程君的视线从高弘扬的身上落在范紫静的脸上。
    只见范紫静的手搭在傅程君的胳膊上,露出那张白净精致的小脸:“不好意思啊,弘扬哥,伯母在家吗,你要不然还是找伯母吧。”
    高弘扬的眉头一下紧拧了起来,他想问范紫静,可目前身体情形等不得他,只能回身就回了家。
    进了屋,傅程君才慢悠悠的问:“拒绝了人家没事吗?”
    范紫静一说话,傅程君也就基本上能猜出是个什么情况了。
    他也只是皱了皱眉,估计以往高弘扬也算是范紫静的床伴,发情的时候总会需要人帮忙,他自然是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
    范紫静脱着衣服,闻言扭头似是委屈般的道,“我都说了只想让你肏,你还说。”
    傅程君一时间有些怔愣,她一开始说这话,他还以为是玩笑,可现在又提这话,能听出几分认真,让他居然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ρ⊙18ё.c⊙м(po18e.com)
    两人倏然间就安静下来,范紫静低垂下眉眼,咬着唇看着一旁,说了句:“算了。”
    她提着步子就要往里面走,傅程君下意识的就拉住了她的手腕,随即笑着把人拉到怀里:“怎么还生气了。”
    “没有。”范紫静闷声道,眼神躲闪着不去看傅程君。
    抱着人坐在沙发上,傅程君把手臂环在她的腰间:“那就只让我一个人肏,嗯?”
    范紫静目光清澈的看着眼前的茶几,嘴角微微上翘,装作几分欣喜又强作镇定的腔调,应了声:“嗯。”
    她坐在男人的怀中,腰肢轻摆,微微拧蹭,脸朝后面扭去就去亲傅程君的唇。
    本就是有着几分火气,轻轻一挑,那欲火霎时就烧了起来。
    范紫静尤为主动的,勾缠间只是把男人的裤子褪下到膝盖,自己也只是脱了裤子,上身还穿着那一字肩打底衫。
    扶着火热的肉茎就坐了下去,蜜液疯涌而至,肉茎一进去就湿滑的包裹住。
    傅程君的两只手被她摁在头上,她力气不大,男人甚至可以轻松的挣脱,只是范紫静这般模样让他有些忍俊不禁,不但没有挣脱反而配合的把双手插到沙发的靠背后面。
    小穴紧密的收缩吮吸着硕大粗长的肉棒,她就跪坐在傅程君的大腿上,腰肢柔软摇曳,膝盖抵着软塌,一会儿上下一会儿前后的抽动着。
    两只素白的细嫩的手也不安分,从脖颈一路抚到胸口,把那胸前的乳尖儿挑逗硬了,又忽而一口咬上他的喉结。
    傅程君吃疼的皱了皱眉,下一秒,湿滑的小舌就舔在那刚刚她咬的地方,喉结滚动间,一股酥麻由上而下的弥漫到四肢。
    “程君”范紫静的吻就在傅程君的颈间,手指抚着他的脸颊和脖颈交接处,“学长”
    因为自己扭动而造成的喘息格外情糜,“舒服吗?”
    傅程君喉结一动,忽而间在她抽出肉茎的瞬间,狠狠的贯穿到最深处,闷声道:“舒服。”
    --


同类推荐: 我的双胞胎老婆乱欲-利娴庄综漫之无限绿帽海贼王之欲望系统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完全摧花手册外传小西的美母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