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快穿之娇花难养 论如何在淫秽世界1V1(53-54)

论如何在淫秽世界1V1(53-54)

    傅程君眼神落在范紫静的身上,看她坐在自己旁边,随手就用小叉子插起一块切好的蜜瓜送到嘴边,“要喝酒就吃点东西垫一垫。”
    他嘴里还有一股酒香,刚刚抿了一口才咽下,一张嘴就喷洒在范紫静的脸上。
    范紫静动作轻盈流畅,潋滟的桃花眼眼尾泛着粉嫩,抬眸间在那妆容的装点下,风情万种。
    傅程君的手一下就把人搂在了怀里,他力气极大,范紫静的鼻子差点就撞到了他胸口上。
    “怎么这么招人呢?”他轻念了一句,纷乱的环境下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听见这话。
    范紫静笑了起来,手指滑在他颈间落在那喉结上,轻轻点了点:“没给你丢人吧。”
    傅程君俊脸含笑,索性把头埋在了她的肩颈处,深深的吮了一口,不言而喻。
    毕涛在旁边看了受不了的朝着褚迎道:“啧,你看看,这地方还能容得下我们吗?”他瞧着就快合在一起的两个人,嘴上不饶人。
    褚迎在旁边也笑,不过是笑毕涛:“你旁边还有小姐姐呢。”
    还是毕涛之前从舞池里自己选的,如今被冷在旁边,也没太尴尬。
    说话间,毕涛就把女孩子搂到了怀里,他有些艳羡的看着傅程君和范紫静,自是能发现两个人那绵绵情意,和单纯只是为了泄欲的那种感觉不同。
    一时间也难得想谈恋爱了。
    等傅程君松开范紫静时,脖间已经红了一小块,两人喝了几杯酒,范紫静拉着傅程君就下了舞池,随着音乐摇摆。
    她今天本就刻意打扮了一番,喝了酒之后脸颊微红,动作大胆,本就是个会跳舞的,跟着音乐鼓点挺胸扭动,摇曳着身子。
    两手存心在傅程君身上抚摸,在那两侧樱点上,指腹来回摩挲。
    傅程君被她挑的心神不宁,欲望高涨,最后直接把她抱在了怀里,不让她胡乱的动弹:“昨晚没满足?”
    所以今天又来诱惑他。
    范紫静嗔了他一眼,双手反着勾着他的脖,腰背在他胸口上下扭动:“这正经的跳舞。”
    傅程君笑的胸口都在震,大手触着细腰,那挺勃的肉茎全然不掩饰的顶在她的股间:“再正经,它可忍不住了。”
    范紫静被他这么说的动作收敛了些,倒没再挑拨他的情欲,那肉茎片刻间,就缓缓消退了下去。
    等两个人再回卡座的时候,卡座上的场面倒是让范紫静愣了一瞬。
    其中一个男人是毕涛,另外一个男人是之前坐在最边上的,两个人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此时衣衫半退,胸前乳肉晃悠悠的映在人前,两个男人眼眸发红的肏弄着女人的小穴。
    鼓噪的音乐也遮盖不住两个女人的娇喘呻吟。
    褚迎看到两人回来,笑嘻嘻的道:“你们一走他们就发情了,我们给录着时间呢,看看毕涛和普应到底谁更持久。”
    “要赌一把吗?红的是毕涛,蓝的是普应。”
    范紫静这才发现桌上摆了两个颜色的杯子,上面压着不少钱,还有身上没揣钱,拿表放上去的。
    傅程君侧目看范紫静,看她略有惊讶的模样,恍然间想起来,小姑娘可能没见过这种场面,他拉着她坐回座位:“吓到了?不想看就不看了。”
    这就是他们以往开发出来的游戏,毕竟总有两个人发情的情况,索性赌上一场。
    傅程君年轻时候也玩过,不过最近几年他倒是少有和朋友一起发情的时候,
    范紫静若有所思的收回视线,眼前这一幕实在是淫靡,可是在这个世界里,好似也是喝水一般常见,没什么可惊讶的。
    “毕涛和普应谁更厉害些?”她问。
    傅程君见她没有被吓到,从包里随手拿了一沓钱,放在了红色的杯子上:“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这下只等结果了。
    好在,没让众人等太久,范紫静和傅程君回来之前就已经做了不少时间了,现在刚好是个收尾,最后以毕涛四十八分五十二秒获得成功。
    傅程君投的钱一下就赚了翻,他推到范紫静面前,范紫静瞪了他一眼:“我哪里有包装这些。”
    傅程君笑着把钱收了,用手机转账过去。
    只听见手机叮的一声,提醒声响起。
    范紫静没去看,眉眼一抬,就问傅程君:“学长,要不要拼酒呀?”
    傅程君是个中老手,看了她一眼,“明天还要上课呢,少喝点。”
    他语气平淡,可是短短一句话甚是挑衅,范紫静坐直身子,较了点真:“谁喝还不一定呢。”
    那丹凤眼微微上挑,最后也没驳了范紫静,两个人先是玩了一阵行酒令,不分上下,都喝了不少,后又玩了玩筛盅,这下范紫静输的惨了些,一连灌了七八杯下去。
    瞧见范紫静身子都开始粉红了,傅程君摁下她还想摇晃筛盅的手,不让她玩了。
    范紫静哼了两句有些不爽,等过会儿傅程君看时,已经窝在她坐的位置阖眼睡去。
    还是个小孩子,酒量也太小了。
    傅程君忍不住摇头,看到她无意识的搓了搓胳膊,把西装外套盖了过去。
    论如何在淫秽世界1V1(54)
    酒过半巡,时间早已悄悄流逝。
    酒吧内还是灯火喧嚣,只是傅程君几人都不似之前那般精神抖擞,一个个都靠在卡座的靠背上,慢条斯理的抽烟。
    毕涛他们身边的女孩换了一茬,不是之前的那些个了。
    “程君”
    褚迎正打算开口时,就听见一阵软糯的声音。
    原本安静的几人视线一下就看向了说话人那处。
    傅程君好看的眉眼微微一皱,不知什么时候范紫静已经睁眼了,喝了酒后的脸桃粉满天,眼睛像是含着水儿一样,偏生那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人,灼灼似桃。
    身上那件西装外套耷拉了一角,可以瞧见那精致的锁骨。
    “热好热”她扯着西装就要往下扔,一只腿已经抬起,勾在了傅程君的腿上,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就要坐在他的大腿上。
    那西装被揉皱了丢到了一旁,她撩起一捋长发别在后面,低声的索吻:“要难受唔”
    范紫静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声音里的娇媚半点没有藏住,全部暴露在人前。
    她背对着众人,纤细的纤腰和鼓囊的臀刺拉拉的映入众人眼底,只见她手指卡在了腰腿间,身子下弓,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退在了腿间,她微微战栗了一番,草草的脱在了地上后,就直接坐在了傅程君的身上。
    傅程君一开始还以为她喝醉了,等碰到她皮肤的时候才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是发情了。
    因为喝了酒,发情都带了勾引娇嗔的味道。
    他视线草草一瞥,猛地发现众人视线都盯着两人,确切的说,盯在了范紫静的后背上。
    后脊没露白肉,尽数被黑裙包裹,浓黑的长发又披散在后面,只能看到那细白的两腿搭在傅程君的腿上,一晃一悠的缠着傅程君的腰背。
    不知怎的,傅程君心底猛地涌出了一阵不快,特别是发现他们毫不顾忌自己的视线,依旧不变的模样后,更加不愉。
    他拧着眉,拿起旁边褶皱的西装外套套在范紫静的肩膀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范紫静搂在怀里。
    此时的范紫静哪里安分的了,就像是个美人蛇一般在傅程君怀里扭,比之前在舞池里舞动的还要过分,贴在他胸口的时候,索性从胸上把乳贴都给扯落出来。
    “要要肉茎要肉棒啊程君呜呜呜”小脸闷在傅程君的怀里,带着急躁和哭音,着急的扯着傅程君身上穿的那个衬衣。
    傅程君力度夹的更紧了些,“先回去了,她明天还要上课。”
    毕涛愣愣的看着傅程君半抱半搂的准备离开,开口挽留:“不是发情了吗,做完再走。”ρ⊙18ё.c⊙м(po18e.com)
    傅程君摆摆手,连个解释都没有的,去门口把范紫静的羽绒服给拿回来,把那身子全部裹在里面,拦腰一抱,出了门。
    一下子,毕涛颇为可惜道:“真的绝了,程君这个女朋友。”
    长得好看,性格也算玩的开,又这么有风情,做个爱都让人看了欲罢不能,极尽勾引,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偏偏只觉得美不胜收。
    傅程君的车停在了路边,只是从酒吧走去车上的距离,他就已经发现范紫静已经完全不清醒了,在怀里不断扭蹭,没有了内裤的小穴,淫水全流在了那亮片的流苏裙上。
    他本来打算找个代驾开回去,现在却是没有这个功夫,直接把范紫静扔到了后座上。
    关上车门欺压而上。
    那短裙卧躺的姿势什么都挡不住,潺潺淌着淫水的粉嫩蚌肉,还有胸前鼓囊囊撑起的白乳,她几乎躺下的瞬间,就张开了两腿,白嫩的手指在那花核上来回戳弄。
    “要快点疼”范紫静已经憋得难受的脸色涨红,整个人像是要窒息了一般难受。
    她的手急切的去扯下傅程君的裤子,瞧见那肉茎跳出,眼神呈现一股痴迷的状态。
    根本不需要润滑的,已经足够湿润的小穴,硕大的肉棒一举顶到了最深处。
    “啊好舒服”她立刻喟叹出声,两腿缠在傅程君的腰间,不让那肉棒逃脱开。
    她自己自发的伸手揉搓着胸前的白乳,从裙中捧出,白细圆润的指尖来回捻弄着胸前樱粉的地方,“好深嗯啊好爽啊”
    傅程君的呼吸在看到她这个模样也不自觉的加重了,低头吮住她玩弄的那只乳尖儿,舌尖舔舐扫动着她的指腹。
    狭窄的车内,呼吸声交缠在一起,整个温度都因此升高。
    车外摇摆不停,时不时能听见女孩低低喘息淫叫的声音还有肉体拍打在一起重重的声响。
    ——————————————————
    不敢看评论,呜呜呜,我没更新情欲,我有罪。
    --


同类推荐: 我的双胞胎老婆乱欲-利娴庄综漫之无限绿帽海贼王之欲望系统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完全摧花手册外传小西的美母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