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宋北云 679、六年4月12日 晴 奸邪起狡猾

679、六年4月12日 晴 奸邪起狡猾

    客堂之上,气氛冰冷。
    老狐狸和年轻的猎手的第一次交锋就在这里展开了,看似平平无奇的对白却是暗藏杀机,老狐狸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说错哪怕一句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只因面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老朽不过是个隐居之人,辛苦维持着家中上下的生计,何苦呢?何必呢?”
    “冯先生谦虚了,李唐之后,天下世家凋零,绅族壮大。这江南吴家、岭南周家、湖广冯家、巴蜀殷家更是以您冯家资历最老、根基最深,其余的都不足为奇。”
    冯会眼皮子轻轻坠下:“不对吧,宋大人。这江西徐家,你可没算上。”
    “江西徐家?”宋北云眉眼轻挑:“一个在册土地不足百亩的家族罢了,能如何?”
    冯会心中咯噔一声,迅速抬起眼皮:“徐家不足百亩?”
    “准确说是七十五亩地。”宋北云笑道:“剩余多为工厂、作坊等,农庄、农场、茶园是租赁皇家土地耕种。”
    冯家之田地何止十万亩,若是要细细的归纳,冯家的田产绝对在百万亩之上,虽看上去分的很散,但其实只会多不会少。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的法子妥当周全,而且前头还有一个徐家能顶着,但现在看来自己的动作已经皆在朝廷眼底,而徐家是真的绝……绝啊!
    正常来说,徐家这样的背景和资本,不可能会只有七十五亩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早早得到了消息将地给转卖了,至于卖给谁无所谓,反正他们现在身上就七十五亩地,也就是个好点的富户水准。
    而宋北云那头也是心里憋笑,他宋北云办事怎么可能让这帮人抓到把柄呢,徐家的地从开始公私合营之后,就逐渐以地抵资抵给了皇家,然后皇家再通过租赁的方式将地租给徐家耕种,再抽两份税收给国库,平衡了资金的流向问题。
    把柄?不可能的,每年加起来四成半的营收归了国库,天王老子来了也是没毛病的。而这样的税率天下只有徐家缴纳,户部的亲儿子。谁要动他,户部尚书能跳出来把谁给生吞活剥。
    而改革之后,这样的税制就要广泛铺开了,租用经营方缴一部分税,户部再自己给自己缴一部分税,将税收平铺。
    至于好坏先不提,反正至少徐家那边用的不错,国库那边感觉也很棒。
    “冯先生,你应知朝中改革之事吧?”宋北云主动打破了沉默:“其实冯先生这样的大户,朝廷说什么也不会亏待你们的,天下还得靠冯先生这样深明大义者来维护。”
    冯会抿着嘴,半晌不说话,但眼珠子却在转来转去,宋北云也不催促,静静的喝茶静静的看着管家给他添水换茶。
    “宋大人的来意,老朽明白了。可否容老朽与家中商议一番?”
    “那是自然。”宋北云起身:“三日之后,我还会再来,到时期望听到冯先生的好消息。”
    宋北云走了,冯会却坐在椅子上一脑门子汗,今日宋北云来一个要求没有提,但却已经把要求说的明明白白了。
    方才那么简短的对话,冯会已经感觉到自己面对的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巨兽。
    朝廷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了,简单说就是“徐家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给你们留下个一百亩的地,防止子孙后代没出息不至于饿死”。
    而剩下的,该上交的上交,该卖的卖。至于买卖价格,就得按照朝廷的规矩来了,想坐地起价?门儿也没有。
    不光他们要干,他们还要带领一众拥趸都来拥护国家政策。毕竟冯先生厉害嘛,冯先生能影响国策,冯先生手眼通天。
    那冯先生该不该杀?
    对方已经把结局都指明了,而且这三天时间就是给冯家选择的时间,造反可以、归顺也可以,人家都不在意的。毕竟今天来的士兵就已经告诉了冯会说:造反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
    每一条路都堵塞了,剩下的就是他自己选择了,而即便是这个选择也是别人给安置好的选择。
    憋屈,真的憋屈。说什么朝廷不会委屈,但真的委屈又能如何?人家手中有枪!
    这种事不可能双赢,必会有一方元气大伤,那么一方有枪一方无枪,伤的是谁?
    而宋北云说好了三天,他也就再等三天,他趁着夜色回到了江城,吃了些东西然后便开始写起了东西。
    直到晚上八九点的样子,他伸了个懒腰起身找到了晏殊。
    晏殊此刻正在窗口看着月色写着词,但怎样写都感觉词不达意,心中多少有些烦躁了起来。
    刚巧此刻宋北云过来找他玩,他将纸上的词递上前:“你看这词,看着就不舒服。”
    “自己慢慢想。”宋北云拿着一副扑克牌:“来打牌啊。”
    “你又整了什么新花样?”
    宋北云嘿嘿一笑:“我来教你词。”
    “什么词?”
    “博弈。”
    晏殊挠了挠头:“你是欺负我脑子不好么?”
    “不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博弈的核心是什么?”
    宋北云盘腿坐在了矮榻上,开始哗哗的洗起牌:“今天我先告诉你什么叫博弈。”
    其实宋北云的核心斗争理论就是几大博弈类型,开局三板斧打得对方毫无招架。
    要说博弈就必须从博弈论开始给晏殊解释,再通过细化到各种类型的博弈,这其中零和博弈和非零和博弈是比较重要的环节。而再从中引申出关键并非使用“最优的方式”,而是走出“最有可能击败对手的方式”。
    关于博弈的课程一晚上当然是讲不完的,但晏殊是怎样的聪明,虽然这段时间他因为经验的原因被人为降智了,但很多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层玻璃纸,随便一怼就劈开了那层屏障。
    这对一个顶级聪明人来说,提出一个概念就足够了,有时候就连宋北云都不得不承认世界是有参差的,如果单论智商的话,不如张清是肯定的,那是个绝世天才,她前段时间因为要确定时间分割已经开始折腾各种概念公式了。而其他人的话,晏殊可能也是他比不过的人之一。
    “为什么如此复杂的东西到你嘴里便简单了呢?”晏殊将扑克牌铺在了桌上:“所以一切有输赢的,就属于零和博弈对吧?”
    “如果在赌场中,那就是正和博弈,没有赢家。因为赌场是要抽水的啦。”宋北云笑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就像两国打仗,我卖军火,他们都是输家,最后他们打仗是为了我打的。”
    晏殊竖起大拇指:“容我再想想。今日你去那冯家怎么样了?”
    宋北云将那个冯会的意思转达给了晏殊,两人这么一合计,他应该是动摇了。因为冯会是个老狐狸,他自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自家的根基。
    但问题在这里,他现在就陷入了和宋北云谈判的怪圈,但实际上他绝对不可能会赢,因为无论他怎么选择都会走入事先被设置好的区域中。
    这就是个非零和博弈的应用,冯会必然是会输的,只是现在就看他输多少了。
    谈判?谈判那是在确定他已经失败的情况下才能开始谈判,与其说是谈判不如说是讨价还价。
    可是讨价还价也只是在许可范围之内进行讨价还价,最终的主动和决策还都是被宋北云把握在手中。
    这种才叫掌握局势。
    换句话说,我有跟你好好谈的能力也有掀桌子的筹码,而你啥也不是。
    “如果最初我们没有走工业化,没有官职和兵制的改革,你猜猜现在咱俩是什么下场。”
    “哈哈哈哈……”晏殊往床上一趟:“听说你某一个岳父还在琼州吧?”
    宋北云也是跟着笑了起来:“你可以替我去瞧瞧,我的话基本就被埋在某个乱葬岗了。”
    “你用这么多年布了个大局啊。”
    “不是我布局,是刚好身在局中。”宋北云指着自己:“我,一头风口浪尖的猪。哪怕什么都不干也是扶摇直上九万里的。”
    “那你说,如果没有你,我会是如何?”
    宋北云想了想,大概给晏殊讲了一下他的可能。宰相么,肯定还是能当宰相的,但却是一个专业的文人宰相,特别婉约特别放浪,能吃能睡,弟子每一个都了不起。死之前其实大宋也还可以,但死了没多久大宋就凉了。
    “是啊……辽国、金国、草原,哪一个都是如狼似虎哟。”晏殊摇头道:“如果不是一系列改革,我们怕是连西夏都打不过。大宋无马,干他妈的石敬瑭。”
    “哈哈哈,能将晏大才子弄到说脏话,石敬瑭也算是个能人了。”
    晏殊头枕在脑袋下,看向天边的明月:“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大宋入主中原,威慑四海。”
    “不不不。”宋北云摆着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来:“我希望的是让这片土地充满生机,不知道未来如何至少在咱们手上别留下什么遗憾。百年千年之后,要让一个儒雅随和但强大健壮的国家仍然屹立在这片土地上,每一年都是它最强的一年。”
    晏殊倒上酒:“来,敬此国一杯。”


同类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宋大明寒士柏林1943帝国吃相代汉神话版三国天下豪商天启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