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 第796章:用我教你的方式喂

第796章:用我教你的方式喂

    “灵渊?”炎姬不解:“他不是叫迦阎吗?”
    “他真名叫灵渊,是当初扶……”国师意识到自己口快说多了,立马停了下来。
    “灵渊倒是比迦阎好听。”
    “名字而已,叫什么都一样。”迦阎并不在意这些,又问:“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去?”
    “……”君澜懒得理他。
    “我很好奇,你这是要让他们回哪儿?”国师敢肯定,灵渊口中的回去,绝对不是指回苏家!
    难道……
    是回灵渊当初离开后所去的那个地方?
    如果是这样的话。
    苏宁失踪的半个月里,也是在那个地方遇到的君澜吗?
    国师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这两个人,绝对有秘密!
    炎姬见国师满脸沉思,心知是迦阎透露的信息有点多了,引起了国师的怀疑,便赶紧道:“我们会尽快把手头的事情办好,不让你等太久。”
    “哦,那我等着。”说着,迦阎也坐了下来。
    “你这是不打算走了?”炎姬嘴角一抽。
    “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跟着你们。”
    “……”
    君澜逐渐暴躁。
    国师只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看来这段时间,他也得密切关注一下这三个人,看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时间飞逝。
    转眼又到晚上了。
    因为客房被毁,炎姬只能换房睡,而迦阎也在这家客栈落了脚。
    君澜为此气了一夜。
    那能怎么办呢?
    只能哄呗。
    炎姬坐在他身旁,手里端着果盘:“小澜澜,来,吃点水果消消火。”
    君澜扫了果盘一眼:“你喂我,不然我不吃。”
    嚯。
    还有点小脾气。
    炎姬憋着笑,拿起一颗剥好皮的提子喂给他,然后又问:“甜吗?”
    君澜没说话,将她抱坐在腿上。
    炎姬挑眉:“你这是干啥?”
    君澜:“吃水果可消不了为夫的火,但抱你可以。”
    说着。
    他自己拿起果盘中的提子轻轻咬住,然后嘴对嘴喂到了她口中,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浅笑:“这样更甜,学会了吗?”
    “咳——”炎姬有点不太好意思:“那什么,我看你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这水果你便自己吃吧。”
    她怕再这样喂下去得出事……
    君澜将她抱得更紧,防止她逃跑,而后又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现在抱着你,腾不出手来,只能你喂我了。记住,用我刚才教你的方式喂。”
    炎姬耳尖有点发红。
    她迅速拿起一颗提子送到他唇前,目光却没敢看他:“我只会这样喂,你爱吃不吃。”
    君澜轻笑,倒也听话的将提子吃了进去,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唇碰到了炎姬的指尖。
    炎姬仿佛触电似的收回手。
    亲娘她四舅姥爷……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
    不行不行。
    不能再这样了。
    不然真要出事!
    炎姬正准备找个借口逃离,喂提子的那只手却被君澜抓住。
    她疑惑抬头一瞧,却见君澜伸出舌尖,在她沾了提子汁的指尖轻轻……舔……舔了一下!
    卧槽!
    不带这么玩的!
    小澜澜,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性感吗?
    炎姬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奈何君澜握得太紧,她便也没法了。
    “夫人,这个也挺甜的。”君澜笑得像个邪神一般,嘴角的弧度透着点坏。
    “你、我……”炎姬突然不知该怎么回话。
    “噗——”君澜失笑,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瞧给你吓得。放心,我知道你昨晚受累了,所以今夜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他的媳妇儿,他还是会心疼。
    总得给她休息的时间。
    炎姬轻哼,起身从他怀里出来,然后将果盘放在一旁,佯装生气的说道:“你还捉弄我,今晚你不准在我房里睡!”
    音落。
    君澜突然拉着她的手,将她重新抱进怀里,然后一翻身,两人便滚到了床里边。
    炎姬故作挣扎:“你松手。”
    君澜抱得更紧,直接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听话,今晚还会打雷,还是为夫陪着你比较好。”
    说完,在她唇上亲了亲。
    那温柔的眼神,让炎姬连装都装不下去了,虽然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但双手还是不自觉地抱住了某位爷。
    君澜勾唇:“这才乖。”
    言罢。
    他手一挥。
    烛火灭。
    房内格外的安静。
    可是没过一会儿,炎姬却又道:“小澜澜,你说,如果咱俩走后,苏宁不能修炼一事又该作何解释?”
    她这个冒牌的苏家六小姐倒是在这段日子里大放异彩了,可当真正的苏宁回到苏家后,所有人就会发现,这个真正的苏宁又如以往那般,没有修为,无法修炼,搞不好又要受尽冷眼了。
    而且苏老爷子和二位长老也会很失望。
    还有那个三皇子,想必又要用曾经眼光看待苏宁了。
    君澜将她的脑袋揉进怀里,声音有些慵懒:“不必担心,一切交给为夫,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好好睡觉,不然一会儿我就不让你睡了。”
    闻言,炎姬赶紧闭上眼睛。
    君澜无声笑了笑。
    房内,又重归安静。
    一夜好眠。
    ……
    第二天。
    清晨。
    迦阎不知哪里又惹到君澜了,两人从客栈打到外面,国师还屁颠屁颠的跟过去看热闹,顺便当起了裁判。
    而客栈的屋顶上。
    炎姬、宫少宁、灵枫、小女娃、灵猫正排排坐在一起,目光追随着打得热火朝天的俩人。
    炎姬咬了口包子:“都从地上打到天上了,他俩啥时候才能停?”
    瞧瞧下边那群吃瓜群众,眼睛都看直了。
    灵枫哭笑不得:“我原本以为,只有我家主子才会有气得君公子大打出手的本事,没想到那位公子的本事也不小。”
    炎姬挑挑眉:“要论点火的本事,你家主子可比不过迦阎,迦阎只需要往我家小澜澜面前一站,两人就得打起来。”
    毕竟迦阎曾经伤过她,这件事在君澜心里就像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一样,轻轻一点就炸了。
    不过——
    也不能让他们一直打下去啊。
    她早饭都吃完了。
    炎姬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裙,一个飞身落在了地上,并说道:“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了。”
    君澜一听,哪里还有打下去的心思。
    “我要去陪我家夫人了,你自便。”


同类推荐: 快穿:女配又跪了撩神[快穿][黑篮]运动系女友炮灰攻略天后有个红包群天王的专属恋人女配逆袭日常[穿书]怼不死你亲死你[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