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苟延残喘 yцsℍцщцЬīz.cōм 乏

yцsℍцщцЬīz.cōм 乏

    青年的身子白皙纤细,却不像几年前那种病态的瘦弱。张朝欢的体温偏低,抱起来总像是搂着一块无暇的白玉,入手皆是细腻顺滑的肌肤。
    郑雪锦将他压到床上,手指从他的鼻梁往下滑动,最终定格在下唇上。他轻轻肉了肉,感慨道:“好软,朝欢真可爱。”
    张朝欢闭上双眼:“主人喜欢就好。”
    其实,二人私下有个小约定,平日里他们算是半个父子关系,但在床事方面就以主仆相称。
    郑雪锦伸出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找到朝欢身下的入口处,便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张朝欢无声地吸了口气,因为郑雪锦的冰凉的手指乍一进入火热的洞穴,带来了反差的刺激感。
    虽然在性爱方面张朝欢早就做了无数次,但他的穴道仍是那么紧致、让人流连忘返。
    对于他们这种专为情欲而生的小宠,不需要过多前戏。
    “呼唔……主人,进来吧。”张朝欢轻声道。
    下一秒,肿涨的巨物立马深入了他的身体。
    张朝欢浑身一颤,抖着嗓子呜咽了一声,不由自主地抱紧了郑雪锦的肩膀。
    太突然了……
    他的腰刺痛了一下,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摩擦过身体里某一点的快感。张朝欢死命咬着下唇承受撞击,身体紧绷,口里不断溢出小狗一样细小的“呜呜”叫声。
    软软的声音让郑雪锦微皱着的眉头更深了些,他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直让小狗狗不停地压抑着呻吟浪叫。
    张朝欢舔了舔干涩的唇,杏目里的生理泪水在黑夜里闪着光亮,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郑雪锦能想到张朝欢现在是一副如何淫荡的表情,光是靠着想象以及身下的温暖,他就有些无法忍受。
    一小时后————————————————
    张朝欢面上的绯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漠困倦。
    “唔……哈啊……”他小声打了个哈欠,捋了捋皱皱巴巴的床被,倒头就睡下了。
    困啊,好累……
    郑雪锦这时也收整好情绪,看了眼身后的一团小东西,轻轻地走到门口拉上了门。
    空气再度安静下来,张朝欢睁开了眼,半眯着的双目里充斥着晶莹。
    本身就处在黑暗中,越是独自一人,就越是无法控制脆弱的情绪。
    他将头埋进被子里轻声哭泣,虽然声音不大,却是令人听后心情极度压抑。张朝欢的身上是彻骨寒心的冰冷。为什么会冷啊?他的心脏因为悲伤,像是被人揪来揪去一样疼,引得四肢的血液凝固一般,让他失去知觉,所以,暖被也温暖不了寒心。
    自从郑雪锦给予他自由后,每一次做爱结束,张朝欢总会悄悄哭一次。也许是几年的养尊处优让他毛病更多、更加娇惯,总之,张朝欢已经失去了先前的淡定。
    以前的淡定啊,是因为心死和绝望。而一旦有了类似伤感的情绪,那么,就是生活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很可怕,他的生活不能有希望,不能再为任何事情有期待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道理谁不懂?但侥幸的心态,才是最恐怖的。因为巨大的失望,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一想到这里,张朝欢吸了吸鼻子,强压下所有的情绪想要快些睡着。若不是看他微红的眼角,没有人知道他刚刚哭过。
    如果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就好了……
    在他刚刚看到班里的孩子们时,张朝欢心里一阵接一阵的羡慕嫉妒,不过他释然了:像他这样的x玩具永远不会有出路。
    就这样吧,苟延残喘在这黑暗的世界里。
    张朝欢想起以前自己对外面事物强烈的好奇心,不禁讽刺地笑出声来。如果给他一次机会,他好想杀死幼时的自己——杀死那个心存善良的孩子。这样,不就没有了现在可怜的自己了吗?
    呵,可悲的张朝欢啊,现今只是因为怕疼而不敢自杀。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他是懂的。看,至少现在的物质条件b绝大多数人要好无数倍,就用财物和享乐来麻木自己那肮脏不堪的灵魂与肉体吧。
    张朝欢笑了笑,有些轻松地闭上了眼。生活永远都是这样,他若是不喜欢,上帝又怎么会听他的呢?挨着吧,挨着吧。
    接着,他便来到了梦境中。
    也许在梦里死去才是最幸福的吧……?
    张朝欢永远都是那样悲观颓废,也永远不会改变。事实上,其实是这个社会不给他改变的机会。
    翌日清晨,天稍微亮了些。可是由于厚重的窗帘的遮挡,屋子里昏暗一片,只剩从窗帘缝隙里逃进来的细细的一道光。
    被褥被掀起来,张朝欢肉了肉惺忪的睡眼,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管家:“现在……几点了啊?”
    管家看了看表,用温和的女声道:“五点四十。”
    “……好的,稍等我穿下衣服,您先回去吧。”他从床上下来,谢过管家后在衣橱中寻找华南一中灰白相间的校服。
    校服不是很合身,有些大了,张朝欢一个十九岁的孩子的身形竟然与一群十六岁的孩子差不多,也倒是白白定制了特t校服。
    用黑色细绳扎起头发,他找到了入学时戴的鸭舌帽。不过……也许再加上个口罩会好些?
    有什么必要啊,防备年少的孩子。难道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吗?
    屋里回荡着轻微的叹息声,缠缠绵绵像是没有尽头,昭示着声音主人的无奈与自嘲。
    大概是h清辞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吧。
    时间太早了,郑雪锦还没起来,于是司机就单独送他去华中。
    一路上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四下张望,只是端坐在车里,看上去像一座死气沉沉的雕塑。可偏生,这雕像又是那么漂亮。
    离着学校不远,能看到几百个学生在晨跑,他们的动作和队伍很整齐,除了灰色如雾霭一样的校服外也都充满朝气。
    “少爷,到了。”司机看了看后视镜道。
    张朝欢点了点头,难得露出笑颜。
    这样一来,一个周就能休息四个晚上了。(ρò㈠捌αc.còм)po18ac.com
    --


同类推荐: 媚肉之香(高H,短篇肉文合集)淫液香水系统娇妻偷偷被人骑情欲深渊(未完结)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长日光阴(H)【快穿】诱行(H)予你高潮_御书屋